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環境正義

旗山農地上的野蠻遊戲二部曲——爐碴是資源物還是廢棄物?

爐碴再利用到不當的地方當然是廢棄物

如果你問國小學生,解釋一下甚麼是資源物甚麼是廢棄物?小朋友會紛紛舉手告訴你,我家的冰箱放在家裡是資源物,丟在農田裡變成廢棄物。我寫得筆記簿是資源物,丟在路上變成廢棄物還會被罰錢。小朋友一致認為所有的物質不管它多貴多好,只要去到不當的地方當然是廢棄物。沒想到這樣的淺道理,政府官員不懂、企業家也不懂?因此廢棄物以再利用名義神奇化身變成台灣土地的野蠻遊戲。

20150427chisan-slag4.jpg

台灣因廢清法漏洞多,且未對廢棄物做明確的定義,所以每每在廢棄物清理訴訟時,不法者往往可利用現行法律漏洞尋找到自己行為合法化的野蠻空間,其中最常見的是「行政法規多、行政函文多、名詞解釋「眉角」特別多、實務見解分歧」。1

山林水土: 

旗山農地上的野蠻遊戲首部曲——水質水量保護區變成中鋼爐碴掩埋場

故事的開始就是荒謬的錯誤

旗山大林里俗稱圓潭的地方,東面臨山,水質清澈,水利署亦將該區劃設為水質水量保護區;由於水質清澈,當地居民長期飲用地下水(高雄市自來水普及率達96%)。居民多數務農,稻子、香蕉、檸檬、芭樂、木瓜、小番茄等作物,期間又有農民種植紅豔的火鶴花,溝榘中到處可見野生的黃金蜆棲息在清澈的流水中,這是台灣融合原始與祥和的傳統山林的田園景致。

高雄市民生飲用水主要是引自高屏溪溪水,因此高屏溪上游的高市旗山區被列為自來水保護區,為確保民生飲用水安全,環保署於2001年實施,鼓勵當地養豬戶離牧,其他可能造成水污染的畜牧業,若達一定規模也會被環保單位列管。

旗山大林里有一片共約6公頃的多筆土地,其中一大部分,原是一大型養豬場,在環保署鼓勵當地養豬戶離牧下,領取了補償金,並結束了養豬事業,但地主於2003年開始盜採砂石,挖深達十幾米,該農地變成為一個大水池,2006年高雄市經發局依砂石採取法處罰200萬,但這荒廢的大水池後來變成魚類與水鳥的天堂,也變成自然的滯洪池與水源地。

社會: 
山林水土: 

是怎麼樣的政府 造就這樣無法無天的大環境?


石門大壩

石門上下游非法活動猖獗 政府官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近來旱情讓大眾注意到水庫集水區管理的問題。石門水庫以及曾文水庫的泥沙淤積,讓水庫容量大幅縮減,無法留下更多雨水,而禍首是集水區的不當土地利用活動,破壞了水土保持,才會形成嚴重的土石沖刷。雖然法律授權相關主管機關管制集水區的土地利用行為,但政府實際作為在哪裡?為何我們要繳稅養不作為的政府,而當發生問題時,他們都不用負責任,反而還要向我們老百姓拿更多錢,編列更多的經費,去收拾善後,還要限制人民生活用水。真是奇怪ㄟ!

底下這個發生在桃園石門水庫下游不遠處的故事,同樣說明了,政府官員都睡著了,即使換了一個市長,還是止不住明顯違法事宜。

山林水土: 

官僚失職 滲眉埤遭嚴重汙染

日期: 
2015/02/09 (週一)

記者會照片

石門水庫有效蓄水量已不到五成,水位拉警報!春節後桃園市必將進入第二階段限水。在水情吃緊情況下,寶貴水資源卻頻受污染。位於桃園大園鄉與蘆竹鄉交界20公頃的滲眉埤,過去是周邊120公頃農田主要灌溉水源,桃園市環保局發現業者可能將廢酸溶液和含戴奧辛的灰渣,直接倒進滲眉埤,才造成池水和底泥的重金屬污染。

台南社大團隊調查發現,滲眉埤底泥受到銅、鋅、鎳、鎘等重金屬嚴重汙染。台南社大、綠色陣線協會、看守台灣協會等環保團體及立委林淑芬、周倪安委員今天召開記者會公佈民間檢測數據,並要求桃園市環保局,應立即採取強力作為,不要再縱容污染行為人,同時公佈其去年採樣檢測結果,劃定污染管制區,設立警告標示與圍籬,並於釐清案情後儘速採取整治作為。

相關新聞報導: 
其他背景資訊:

匡正不法業者 立委勿擋水污法

日期: 
2015/01/13 (週二)

日月光污染僅被判300萬罰金,引發社會要求加嚴修法。然而立法院本屆會期即將結束,被列為重大法案的《水污染防治法》修正草案卻受到莫名阻力,至今還出不了衛環委員會大門。

環境法律人協會、看守台灣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等環保團體監看去年12月31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第28次會議iVOD錄影,發現有部分立委疑似受違法污染業者操弄,用似是而非的理由拖延議事,讓這部匡正業界行為的重大法案無法出爐。環團認為委員會中爭論的提高罰則、拉大懲處級距、納入畜牧業,對守法業者都不會造成影響,但卻能嚇阻違法業者,並賦予執法機關合理的裁量工具,做出符合社會公平的判決。因此,今日召開記者會,嚴正要求這些立委自重,呼籲立法院盡力於本會期讓水污法補強修正通過,才能遏止惡意污染行為。

不修上限,只是便宜了違法的大企業

水污法的罰則訂定於二、三十年前,一般事業最高罰鍰為六十萬,與最低罰鍰六萬僅十倍的差距。然而今日經濟水平提升,最高罰鍰已相對低到無法嚇阻違法行為;另外,財團與中小企業的規模及污染能力天差地別,原先的罰鍰級距已無法使刑度、裁罰與違法行為合乎比例,更讓執法機關難以執行。

經濟: 

滲眉埤悲歌

在今年(2014年)10月24日,我們來到了桃園縣大園鄉與蘆竹鄉的交界。此趟並非為了觀光,而是應大園鄉菓林村居民之邀,對緊鄰滲眉埤的一座中小型焚化廠(宇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造成周圍環境的汙染,進行實地勘察。而剛到當地,自救會居民首先帶我們在埤塘周圍觀察,緊接著前往緊鄰埤塘的宇鴻焚化廠大門口,此時即從焚化廠飄來一股股的臭氣。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環境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