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水污染

台灣離糧食危機有多近——彰南農地變工廠,工業廢水來澆灌?


20200418-theme.jpg

二林精機產業園區預定地。 圖片來源:彰化環保聯盟。

近年來中美貿易大戰,全球產業鏈面臨重組,並引發台商回流潮;過去近一年來中國更在面對香港反送中運動與武漢肺炎時自掘墳墓,讓各國徹底認識中國政府專制虛偽面目,而加快了這股產業鏈重組的腳步,並促使國際關係產生突變;而在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下,許多企業還來不及調整就已不支倒地,全球未來政經面貌極度不穩定;在此同時,全球氣候變遷腳步加快,科學家不斷警告現在已進入氣候緊急狀態,全球各地氣候紊亂所釀起災害層出不窮,比如澳洲森林大火、孟加拉寒流、非洲蝗災,人類生存基礎岌岌可危,部份國家人民已面臨生命威脅。

環境與健康: 

陳菊包庇中聯毒害水質水量保護區 國瑜放任不作為

20200205-theme.jpg

高雄旗山農地被非法回填中鋼廢爐碴,事發至今已經近七年。雖然法院已判決這是不對的行為,這是廢棄物非法再利用;雖然法律有授權環保主管機關在行為人不清理時,得代為清理,但這批數量高達百萬噸的爐碴,如今還是填在哪裡。這個國家社會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且讓我們把這來龍去脈與最近行動記錄下來,讓大家來檢視,一起來督促政府趕快作為!

社會: 
經濟: 

循環經濟的另類荒謬——蓮溪埤的非法掩埋


高雄路竹區的蓮溪埤,是二仁溪的滯洪區,腹地廣大,許多水鳥棲息。這裡曾是一塊美麗的溼地,也曾經被規劃為水庫,根據部落格「半竹野紀」的記載:

蓮溪埤位在路竹鄉最北邊的二層行溪畔,……很有可能就是二層行溪以前的河道,退化而成的牛軛湖,……蓮溪埤並無所謂上下游,水源應該多來自雨水及地勢影響而蒐集,現今蓮溪埤附近除埤塘外,還有廣大的溼地,也是白鷺聚居的場所,其可以灌溉的,應該也僅限於其週邊往北到二層行溪畔的農田。

蓮溪埤曾經被試圖規劃為水庫,不過後來似乎放棄了這項計畫,這項資訊可以參閱右側地名檢索系統的「高雄縣-路竹鄉-『連溪』」相關敘述:「由於蓮溪為本縣西北部一帶範圍最廣的一個淡水貯水窪地,在剛終戰後自來水尚未普及的時代,曾經被附近數鄉人士,委請臺灣省公共工程局(省住都局的前身),於民國52年規畫將之建為「蓮溪湖水庫」,計劃以二層行溪為水源,成立一個範圍含蓋茄萣、湖內、路竹、阿蓮、田寮等鄉的區域性自來水供水系統,但因所需工程費用龐大,財源籌措困難,以致未能付諸實現。」1

掩埋場錯在那?——反駁富駿聯合聲明

日期: 
2018/08/14 (週二)

【環保團體聯合聲明稿】


2018081401.png
遙望馬頭山。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申請於馬頭山開發掩埋場的富駿公司和其夥伴可寧衛公司,於8/14日在蘋果、自由等平面媒體頭版刊登一則聲明「掩埋場有錯嗎?」,抱怨該案環評審查三年多來,遭反對者使盡全力抗議,甚至屢屢訴諸司法加以阻擾。他們認為掩埋場是不可取代的環保設施,而該案開發「牽繫著台灣未來廢棄物最終妥善處理的命脈」;言下之意,希望取得政府和社會大眾支持,讓他們早日通過環評,儘速開發。在此先就富駿場區有無常態地下水、司法不起訴及馬頭山區域有無地下水,特反駁如下:

循環經濟的另類荒謬——枋寮養殖專區以事業廢棄物當回填土


屏東縣枋寮鄉新龍村,是漁業署規劃的番仔崙養殖專區,台灣石斑產業的重要產地。原在外開店的陳右穎四年前回鄉,接手養殖。陳右穎說,番仔崙養殖專區養的魚種有石斑、龍膽石斑還有午仔魚,目前外銷以中國為主,年產值大概超過10億左右。由於外銷價高,當地居民幾乎全靠石斑魚維生。2018年3月起人和村1處魚塭,遭回填惡臭的不明廢土,整片土地滿溢噁心的泥臭味,旁邊的謝姓養殖戶更說,最近天氣開始變熱,他的魚塭鄰近廢土,深受其害,除了受到土方落塵影響,每天上百台砂石車經過,養殖的蝴蝶魚被震動嚇到不敢吃飼料,全部翻肚,一池就損失百餘萬元。魚塭旁的水池和塭堤盡是魚屍,在夏日高溫曝曬下,魚腥味非常難聞,自己養的3隻狗也不知為何陸續暴斃,令人驚恐。


20180813-01.jpg
番仔崙養殖專區——以事業廢棄物當回填土。

2018年5月23日自由時報地記者陳彥廷有如下的報導:

經濟: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水污染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