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生態限制

加州帕羅奧圖山麓自然保留區的故事— — 公民公投買地設置公園與全民公用地權的正義思辨

價值思辨
  1. 帕羅奧圖公民投票買地設置山麓公園
  2. ACLU公民訴訟要求山麓公園開放全民共同使用
  3. 環境服務公眾性的訴求,與環境維持的兩難

山麓公園簡介

山麓公園(Foothills Park)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帕羅奧圖(Palo Alto)市內,佔地 1,400 英畝,毗鄰波托拉谷(Portola Valley)、洛斯阿爾托斯山(Los Altos Hills)、皮爾遜 - 阿拉斯特拉德羅保護區(Pearson-Arastradero Preserve)和洛斯特拉科斯開放空間保護區(Los Trancos Open Space Preserve),綿延數公里的小徑穿過叢林、林地、田野、溪流、湖泊,是加洲灣區居民最喜歡的自然公園。由於面積寬廣及管制入園人數,野生動物多,鹿與土狼是常見的動物;也可能會遇見山貓。

總量管制,地球會希望年底與明年候選人提出來的政見

我國廢棄物問題嚴峻,日趨頻仍的廢棄物、廢土非法處置事件,象徵著合適的最終處置場址難覓、環境涵容廢棄物能力已趨於飽和、維護人類生存基礎的生態環境已退無可退的事實。因此,除了環團一再呼籲政府應支持民間版《資源永續管理法》草案的立法,儘速採取廢棄物總量管制手段,加強資源節約使用、明智運用與循環利用,透過源頭管理避免廢棄物產生以外1 ;近來立法院預算中心也發出警訊,指出全國垃圾掩埋場容量只剩9.74%的事實,呼籲政府應力推零廢棄,「應加強廢棄物源頭減量、分類回收措施,並規劃長程垃圾處理政策,邁向資源循環零廢棄目標。」2

環境與健康: 
經濟: 
社會: 

廢棄物危機四面八方襲來,2021年事廢成長率還猛超GDP ! 民團提立法草案 盼資源永續管理 與未來世代共享共榮(二)

日期: 
2022/06/06 (週一)

【環保團體聯合新聞稿】

20220606-theme2-framework.png

在世界環境日隔日,數個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指出,在諸多廢棄物危機四面八方襲來、環境千瘡百孔的同時,去年廢棄物產生量還創下新高,且成長率比GDP高出1.49% ,顯然經濟發展正帶領我們走向不永續的方向。為了避免社會、環境持續向下沉淪,年輕世代看不到希望,民團提出獲得數十個團體連署支持的《資源永續管理法》草案,呼籲政府能儘速參採立法, 建立顧及未來世代的資源永續管理架構。

山林水土: 
經濟: 

可持續性的水產資源管理


過去陳舊的水產資源管理,都假設棲地環境不變,以單一物種或族群為基礎,以達到再生產關係(魚類資源量與加入量(子代量)的關係,又稱為「再生產曲線」)的最大持續生產量(MSY;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為目標。也就是說在海洋生態環境維持穩定條件下,魚群可以年復一年提供人類使用的漁獲量的最大限度。但是實際上海洋生態系既不穩定又多變,魚群的環境承載量會隨著氣候變遷而變動,在有限的環境承載量下,不同魚群彼此間,透過密度依存效應又會牽動物種間的消長與互動。所以最大持續生產量的基本前提(如穩定環境、不同魚群彼此間不影響)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事實上管理水產資源也不能只著眼於單一物種與族群層次。

社會: 
經濟: 

環評的未來?


日前政府召開的產發會議在一片環保團體與勞工團體的抗議聲中落幕,對大多數人留下的印象,大概就是工資15K的糾紛搶走了絕大的注意力,但是其他勞工議題與環境議題,其影響之深遠絕不小於勞工薪資問題,卻反而沒在主流媒體的關注之列。此中最重要者,大概算是環評制度即將面臨的變革吧。

從產發會前某大企業主所發言論,認為環境保護的要求造成經濟、產業的障礙,到產發會要把環評的否決權取消並將環評權限移至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其中浮著一股耐人尋味的氣息,委實讓人難以釋懷。姑且不論產發會前後,產業界與政府相關部門對於環評問題的看法與會議結論的脈絡關聯如何,環評制度的任何變革,實際上仍是我國在制度面是否能夠確保最低標準永續發展的支柱,令人無法不正視之。

環評之所以重要,實出於預防原則,蓋環境的破壞一旦發生往往難以回復,不能事事等實害浮現了再來善後,因此在人類有限的知識內要盡量事先評量 可能的環境風險,避免不必要的冒進,同時也強迫開發者將環境因素納入成本考量中,而不是可以純靠毒物、污染標準這些已知的被動式控管來保護民眾的健康、安全與環境。也因此,個案性的EIA甚至發展至SEA(政策環評),以由更高的政策觀點對其下具體個案也能間接發生控管、預防的效果。

環境與健康: 
經濟: 
山林水土: 

台灣水產養殖產業的沉痾-逃避問題與引進外來種


台灣水產養殖已有300多年歷史。原生種虱目魚是台灣南部的家魚,也是台灣水產養殖之濫觴。早期中國四大家魚隨漢族先民由中國引進來台;吳郭魚則是在1946年自南洋引進,也是台灣那個糧食匱乏年代,提供廉價蛋白質主要的淡水養殖魚類。1960年代後期,台灣改以外銷與經濟掛帥,養殖魚種由草食性的淡水魚種,逐漸拓展到食物鏈上方的肉食性魚種,養殖方式由粗放式的食物生產導向,轉向超集約化單養的生意導向;80年代起的鰻魚和近期石斑魚養殖是最顯著的例子。

突破種魚在人為圈養環境自然產卵的瓶頸,分工量產餌料生物,分期大量生產種苗,形成產業鏈,是台灣水產養殖的強項特色之一。但是盲目一窩蜂搶進、導致生產過剩,產銷失衡,價格崩盤;另外養殖環境汙染惡化,又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海水倒灌、國土鹽化,面臨自然生態的反撲;此外長期濫用化學藥物(荷爾蒙、抗生素)、終至疫病爆發無法解決問題,進而頻繁改變養殖明星物種,甚至引進外來種企圖逃避問題,如此的惡性循環一再重演,卻也是台灣水產養殖的沉痾。

經濟: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生態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