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可持續性的水產資源管理


過去陳舊的水產資源管理,都假設棲地環境不變,以單一物種或族群為基礎,以達到再生產關係(魚類資源量與加入量(子代量)的關係,又稱為「再生產曲線」)的最大持續生產量(MSY;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為目標。也就是說在海洋生態環境維持穩定條件下,魚群可以年復一年提供人類使用的漁獲量的最大限度。但是實際上海洋生態系既不穩定又多變,魚群的環境承載量會隨著氣候變遷而變動,在有限的環境承載量下,不同魚群彼此間,透過密度依存效應又會牽動物種間的消長與互動。所以最大持續生產量的基本前提(如穩定環境、不同魚群彼此間不影響)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事實上管理水產資源也不能只著眼於單一物種與族群層次。

近代水產科學家建議以基於生態觀點的預警原則行滾動式資源管理(adaptive management approaches and application of 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來保育野生資源(圖1)。以往水產資源管理都以預測(forecast)的方法,以「地球無限」為前提,延長及擴大現狀。而滾動式資源管理則採取「地球有限」為前提的回推(back-cast)法,以「從將來看現在」,決定何時要做何事的政策。預警原則是「人類活動可能導致道德上不可接受的危害,對環境產生嚴重或者不可逆轉的損害,是科學上可能的,但不確定,我們應採取行動避免或減少危害的發生。缺乏完整科學依據,不應該當作是推遲成本效果評估的理由,以防止環境退化」。

滾動式的管理是一種動態編製計畫的方法,按照環境變化和計畫的執行情況,調整和修訂未來的計畫。滾動式管理基本上就是透過長期監測野生動物族群累積的科學數據,不斷的評鑑管理方案所產生的實質效益,並主動修訂管理方案,以為因應的一個持續微調的循環過程。例如當下管理北太平洋鮭魚具體滾動式管理行動包括:(1)分離野生和人工繁殖鮭魚的族群,以保護野生種及其遺傳多樣性;(2)修改河川孵化場設施的位置,避免由孵化場逃逸的鮭魚直接逃入海域干擾野生鮭魚,產生競爭或置換情事;(3)定期監測鮭魚的體長,年齡組成,繁殖指數(產卵量和卵大小),監測鮭魚群體動態;(4)復育對環境適應力強的野生鮭魚以因應地球暖化的威脅;(5)恢復飽受破壞蹂躪的河川, 例如拆除攔砂壩等多餘的河川橫斷結構物與重建沿岸生態系, 保障鮭魚的產卵場與育幼所。

我們需要教育大家,從傳統漁業科學一味滿足漁業產量的需求,轉變成一個基於生態原則,強調水生生態系統的保護和可持續提供海鮮給下一世代的水產資源管理,一個新的漁業科學水產資源管理觀念。思考該如何吃與吃什麼,以及其與環境及生態系有何關連,摒棄崇拜美食、浪費食物里程的習慣,這才是今後思考如何管理水產資源的重點。


圖1、水產科學家建議改變目前以人工放流補充消失的漁業資源管理之傳統窠臼,思考以奠基於生態觀點的可持續滾動式的資源管理方式經營野生資源。

20130218adaptive_management.png

⊙本文簡版刊載於2013年2月18日立報看守台灣專欄。

  • 作者:郭金泉/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
  • 發表日期:2013年2月18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