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社會公平

環保署怕紙容器回收率太高?找不到非法業者只好拿回收業者墊背?

20210601-1.jpg

自疫情爆發以來,餐點外送與外帶行為大增,紙餐盒使用量也大增,根據環署統計,2020年紙餐盒回收量(15.9萬噸)接近2019年的兩倍。近來疫情更加緊繃,令人不得不擔憂今年紙容器用量會進一步增加。然未聞環保署抬出減量措施,反而得知其要調降紙容器的回收清除處理補貼費率以及處理業向回收業收購的最低價格,理由是國際紙價上漲。

原來,疫情導致的生產斷鏈,使得過去一年來疫情控制良好的台灣漁翁得利,出口量增,加上果農豐收、宅經濟火熱,紙箱需求大增;但另一方面,不僅國際原生紙漿因為疫情導致勞力短缺而減產價揚,進口廢紙也因為缺櫃問題而量跌價揚且運費增加,致紙廠原料成本提高,且產品供不應求,這使得國內廢紙收購價跟著水漲船高,已從中國禁用洋垃圾以來跌到谷底的每公斤不到1元,開始往昔日合理收購價回升。環署以此為由減少對紙容器的補貼,看似合理,實則無理。

社會: 
環境與健康: 

專用垃圾袋全面降價?反映成本才是正解!


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提出垃圾清運政見,要讓市民倒垃圾更方便、更環保、更省錢。具體作法包括增加定點清運地點和時間,提升清潔隊員福利並讓他們有便利的機具設備,同時還要設置智慧垃圾收集機與資源回收機等設施。

檢視其政見說明,可知這位曾任台北縣長的候選人,確實有看到新北市及許多其他縣市的垃圾清運問題。目前全國除了台北市外,垃圾清運大體採取沿線收集模式,也就是垃圾車與資收車沿著大街小巷慢慢開,播放〈少女的祈禱〉提醒住戶出來丟垃圾;這些清運車輛每條大街小巷都要跑,沒時間停下來等民眾,因此常見太晚出來的民眾拎著大包小包追著垃圾車跑。而在台北市,垃圾清運採的是定點收集、分日分類的模式,垃圾車與資收車會定時於定點停個十分鐘左右,讓附近居民拿垃圾出來丟,且每週一、四、六和二、五收的資源物是不一樣的,如此可藉民眾之手,讓資源物先粗分類,以減輕清潔隊後續細分類的負擔。至於晚歸上班族,垃圾車是否定點定時停下來對其意義不大,如果社區裡沒有回收站,根本沒有倒垃圾機會,於是有的把垃圾偷塞到公園垃圾桶裡,有的偷放在路邊一角,有的則拿到辦公室裡。

環境與健康: 

中部垃圾危機大解密——兼論環保署應有作為

今年中部四縣市陸續出現垃圾危機,台中、彰化的垃圾堆滿了焚化爐垃圾貯坑,南投、雲林的垃圾則暫時堆置在掩埋場上,致臭味四溢。其中雲林的生活垃圾,堆置在掩埋場待處理的量於最近超過兩萬多噸,迫使雲林縣長李進勇於日前親自北上立法院向環保署求援。然而環保署提供的解方,卻是要求雲林啟用設廠時問題重重、環評被行政法院宣告無效的林內焚化爐,完全無視該焚化廠違法設置、決策不當、決策過程涉及賄賂、業者於興建中擅自變更設計的問題,完全不像是一個主管環保法規、嚴守正義的機關,倒像是焚化廠業者的業務代表。

匡正不法業者 立委勿擋水污法

日期: 
2015/01/13 (週二)

日月光污染僅被判300萬罰金,引發社會要求加嚴修法。然而立法院本屆會期即將結束,被列為重大法案的《水污染防治法》修正草案卻受到莫名阻力,至今還出不了衛環委員會大門。

環境法律人協會、看守台灣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等環保團體監看去年12月31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第28次會議iVOD錄影,發現有部分立委疑似受違法污染業者操弄,用似是而非的理由拖延議事,讓這部匡正業界行為的重大法案無法出爐。環團認為委員會中爭論的提高罰則、拉大懲處級距、納入畜牧業,對守法業者都不會造成影響,但卻能嚇阻違法業者,並賦予執法機關合理的裁量工具,做出符合社會公平的判決。因此,今日召開記者會,嚴正要求這些立委自重,呼籲立法院盡力於本會期讓水污法補強修正通過,才能遏止惡意污染行為。

不修上限,只是便宜了違法的大企業

水污法的罰則訂定於二、三十年前,一般事業最高罰鍰為六十萬,與最低罰鍰六萬僅十倍的差距。然而今日經濟水平提升,最高罰鍰已相對低到無法嚇阻違法行為;另外,財團與中小企業的規模及污染能力天差地別,原先的罰鍰級距已無法使刑度、裁罰與違法行為合乎比例,更讓執法機關難以執行。

經濟: 

最高所得狂想曲

已經連續幾個月,都經過那間施工中的大樓,五十米的高空中,掛著一個長臂吊車,高高的鷹架圍著綠網遮住了大半的天。上禮拜人行道圍住了外面,正把原本的樹木用窄窄的磚頭圍起,鋪上設計過的美麗地磚。這週地磚鋪好了,圍住的地方變成裡面,中午的烈日無情刺膚,工人頂著白色的工程安全帽,白色反光把黝黑肌膚上的汗水襯得晶亮。

這棟房子大抵成型,富麗堂皇的歐風裝潢已逐漸透出華麗氛圍,不知未來會是某間上億豪宅或是大樓商辦?能創造多少房地產值?在裡頭工作的人月薪不知能上看多少?但現在在這裡執行建造的辛苦工人大概不會是在裡面生活的人,他們的薪資可能是一天一千,極可能是零工性質。不過總是有最低薪資的保障,不致剝削吧,只是為何要定下最低薪資呢?

如果說法律是最低道德標準,那麼特地訂出最低薪資,就是因為這世界存在太多人力剝削,人性本貪,為求利益最大,會想盡辦法減少支出。所以必須保障最低薪資,讓勞動力獲得保障,是對人性貪念的消極制止。

社會: 
經濟: 

台電自己要破產,卻對民營電廠那麼好?

20140426occupyroadaction.jpg

兩年前,曾經有媒體報導,民營電廠靠台電,3年賺了526億元。估且不論這數字的正確性,但是看看台電編列的購電成本,卻令人感到不公義。台電自己的燃煤電廠一度電1.39元,給民營電廠的卻可高達2.39元;自己的天然氣電廠一度電3.91元,給民營電廠的卻可高達4.66元。

民營電廠的發電效率,普遍比台電的火力發電廠高(或者至少不相上下),也就是每度電的燃料成本,會比台電的還要低,而且人事與維護費用可能會因為經營效率高,而會比公家的台電還要低,為何台電反而用更高的電價,去向他們購電??

社會: 
氣候與能源: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社會公平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