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資源回收

生物可分解塑膠,能治好我們的塑膠依存症嗎?(上)

近年來國際上減塑的聲浪一波強過一波,生產塑膠造成的碳排放、塑膠中的各種添加劑所造成的健康危害,塑膠垃圾不僅充斥土地、甚至在海洋中形成一片面積有三個法國大的垃圾島,更別提現在已經被許多科學家觀察到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這些議題早就不再只是過去少數聲量微薄的環保團體在角落裡苦口婆心,而是世界上各大主流媒體也在大聲疾呼。因為人類真的怕了吧,過去一世紀以來我們對塑膠養成的依賴症,已經變成了無法戒除的毒癮,一邊帶給我們方便與快樂;一邊慢慢毀滅我們的世界。

於此同時,人類仰賴科技來解救我們的期望不曾減少,於是生物可分解塑膠異軍突起,儼然以減塑救星之姿降臨:「我是塑膠、但我是環境友善的塑膠,相信我,不用再煩惱丟塑膠垃圾的問題了」。但真的是如此嗎?我們是否能夠全心去擁抱生物可分解塑膠,將減塑什麼的都拋之腦後,還是要稍微回憶一下過去是否某些偉大的科技進步到頭來卻付出了代價,而要環境及後代子孫去承擔?

社會: 

資源永續管理法:成為資源永續、世代共榮的台灣



《廢棄物清理法》自1974年7月26日制定公布施行至今,已有數十年實施經驗,惟因該法重點主要在於末端管理,在於避免廢棄物之清除處理再利用對環境造成污染危害,對於源頭減量之著墨相當有限;且即便《廢棄物清理法》在末端管理方面已發展出諸多機制,比如流向申報追蹤,卻因受管制者為追逐龐大不當利得而頻鑽漏洞,而無法有效抑制非法棄置事件頻傳現象,突顯其管理機制仍亟待補強。

這其中,如何借鑒我國四合一資源回收制度的管理方式,讓事業廢棄物的處理業者必須在政府派人駐廠監督下「辦好事、再拿錢」,同時讓處理業者以收購方式向清除業者收取事業廢棄物,以抑制不肖業者為追求不當利得而非法棄置或露天燃燒事業廢棄物的動機,將是遏止不法的重大利器之一。

而原本目的在補《廢棄物清理法》之不足而於2002年7月3日制定公布的《資源回收再利用法》,在源頭管理方面仍有強化空間,且該法關於資源回收再利用的運作管理機制,與《廢棄物清理法》有所重疊,有待進一步整合。而整合、補強兩法的必要性,在近年的時空背景下,更為顯著。

環團肯定環保署限用免洗杯政策 但盼擴及非連鎖飲料店業者及含塑淋膜紙杯

日期: 
2021/12/22 (週三)

【看守台灣新聞稿】

在環保界引頸企盼下,環保署終於預告《一次用飲料杯限制使用對象及實施方式》草案,要求販賣手搖飲料、現場充填咖啡的連鎖業者,必須提供5元以上的自帶杯具價差優惠(業者可選擇對不帶杯具的消費者加價5元以上,或選擇對自帶杯具的消費者折價5元以上),以鼓勵民眾自帶杯具,減少免洗杯的使用,同時也可促進可重複清洗使用的循環杯具租賃市場。

該草案同時禁止「所有飲料店」使用保麗龍等發泡塑膠製造的免洗飲料杯,因為發泡塑膠材質在環境中容易碎裂,如果被亂丟,會比非發泡塑膠飲料杯產生更大的環境問題。這草案並授權各縣市主管機關,得提報禁止「所有飲料店」使用任何塑膠材質免洗杯的實施日期,讓願意積極作為的縣市,可以提早禁止所有塑膠材質免洗杯。

環保署怕紙容器回收率太高?找不到非法業者只好拿回收業者墊背?

20210601-1.jpg

自疫情爆發以來,餐點外送與外帶行為大增,紙餐盒使用量也大增,根據環署統計,2020年紙餐盒回收量(15.9萬噸)接近2019年的兩倍。近來疫情更加緊繃,令人不得不擔憂今年紙容器用量會進一步增加。然未聞環保署抬出減量措施,反而得知其要調降紙容器的回收清除處理補貼費率以及處理業向回收業收購的最低價格,理由是國際紙價上漲。

原來,疫情導致的生產斷鏈,使得過去一年來疫情控制良好的台灣漁翁得利,出口量增,加上果農豐收、宅經濟火熱,紙箱需求大增;但另一方面,不僅國際原生紙漿因為疫情導致勞力短缺而減產價揚,進口廢紙也因為缺櫃問題而量跌價揚且運費增加,致紙廠原料成本提高,且產品供不應求,這使得國內廢紙收購價跟著水漲船高,已從中國禁用洋垃圾以來跌到谷底的每公斤不到1元,開始往昔日合理收購價回升。環署以此為由減少對紙容器的補貼,看似合理,實則無理。

社會: 
環境與健康: 

2021台灣現況:反焚復燃 (電子書)

書本封面
NT$250.00
價格: NT$250.00
社會: 

#我要轉帳/劃撥/刷卡購書,要轉到哪個帳戶呢?詳情請按我!

環境生態系列叢書 E019

看守台灣研究中心著;

定價:新台幣400

售價:新台幣250(電子書)

要求回運12倍底渣 不利環保


2021-0412-theme.jpg

2017年台東把自高雄回運的底渣,回填到太平溪出海口的綠地

高雄市之前幫台東縣燒垃圾,並要求回運底渣,依據上月(3月29日)媒體報導1,還有兩萬噸尚未回運。高雄市長陳其邁於是請台東先把底渣運回,再來協商,意指台東若不把這些底渣運回,也就別想把垃圾送到高雄燒。陳市長並表示高雄市空氣品質不佳,希望逐年降低垃圾焚化量,包括外縣市垃圾代燒量。表面看來,陳市長不虧職守,穩穩守住高雄利益,但仔細一想,擁有最多焚化處理量能的北高兩市都要求那些仰賴其代燒垃圾的外縣市必須回運12倍底渣的作法,其實是最不公平正義的遊戲規則,同時也失去了政治高度,迫使各縣市必須各自為政,無法合作一起解決環境問題。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資源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