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環評

哪些環保學官出賣東海岸杉原海灣?

台東縣政府於97年6月9日緊急發函通知第六屆環評委員有關美麗灣渡假村新建工程之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會議臨時改期至97年6月15日星期日召開,並不顧台東環保團體提醒上屆環評委員的提問還沒解決而不應表決下,關起門來表決通過第五屆環評委員要求立即停工並罰款的該開發案。這可能是環評審查會在星期日召開並通過的台灣首例,值得我們解讀。

美麗灣渡假村的基地原為台東縣府所屬的杉原海水浴場,台東縣政府與美麗灣渡假村在93年12月14日的杉原海水浴場BOT合約上,已提醒此一6公頃的開發範圍應由業者做環評的情形下,台東縣政府於94年3月間同意其分割出一塊0.9996公頃,接下來,環保局承辦人員於旅遊局簽稿會核單中,就「徵求民間參與杉原海水浴場投資經營案」是否需辦環境影響評估案一事,會核表示:「本案經書面審查未達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認定標準第31條第1項第13款規定,依法免實施環境影響評估。」亦即以開發面積在山坡地不超過1公頃為由,而稱免環評,讓業者得以申請建築執照而在無環保規劃下大興土木,並超建、超挖,並棄置大量廢棄土於海灘,造成泥流排入珊瑚礁區之事實。

環境與健康: 
經濟: 

蘇花高的危機與轉機

2008年總統大選前不到二十天,環保署又投下了一顆手榴彈,決議蘇花高環境影響評估有條件過關,讓關心蘇花高的人士一陣錯愕!後來因為傅崐萁立委在立法院點名環評委員偷渡及圖利財團,令環評委員大為光火,決定無限期擱置蘇花高案。

3月3日蘇花高第四次專案小組審查會場外,環保署另設旁聽室,裡面贊成和反對的人馬,壁壘分明。在只能各派十名代表發言的情況下,贊成派裡的縣議員、業者輪番上陣,口才便捷,有人強勢,有人軟調。反對派裡年輕人居多,再加上環保團體代表;會後我聽說,有些人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陣仗,有點心驚膽跳。

蘇花高計畫於1999年9月15日送環評說明書到環保署審查;2002年12月24日行政院核定建設計畫;2003年12月12日行政院函示暫緩動工;2005年12月27日逾環評法三年應開發期限;2006年另送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至環評委員會。經歷九年時光,來來回回的討論,參與的人士,進進出出,檯面上可能有上千之多,檯面下更不可記數。畢竟我們只有一個花蓮,蘇花之間的生態應如何維護?花蓮整體規劃方向如何?此事不但花蓮人關心,全台灣的環保團體都關切。

特定議題: 
環境與健康: 

蓋不完的選舉高速公路

上週環保署召開「蘇花高速公路環境影響差異分析」第四次專案小組會議,主張興建的花蓮縣立委傅崐萁全程坐鎮「監督」,最後在會議不公正、主席張子敬強力主導之下,決議將建議環評大會「有條件通過」蘇花高興建案,而且將蘇花高切成山區與平原兩階段,以蘇澳到崇德間的山區路段為優先。

這項決議一出,立即遭到環保團體重砲批評,主管環境影響評估的環保署,以專業中立為名,將最後建不建的決定權推給政治人物,甚至是總統大選後的新政府再做最後決定;而應當為政策方向負責的行政院與兩黨總統候選人,又都一致表示要「尊重環評」,環評通過就興建。事實上,蘇花高環境影響評估早在八十九年即已通過,目前審查的是交通部為求路線調整而提出的環評內容變更申請,沒有過不過的問題,因此環委若基於專業認為蘇花高不該興建,只能不斷要求補件再審;然而當蘇花高的規劃已經與八年前差異甚大時,全案實應重做環評。

原該固守專業的環保署被民意代表綁架,為趕在大選前兌現陳水扁宣示的「任內一定興建蘇花高」的支票,而政治人物又不敢為政策方向負責,為了選票兩邊都不敢得罪,只能模模糊糊地打太極假裝「依法行政」,在該專業的不專業、該負責的不負責之下,「有條件通過」就是不負責任的表面「妥協、折衷」而已,在政治決策黑箱中,選舉高速公路早就是既定方向。

特定議題: 
環境與健康: 

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書沒有說明的事

上週連日大雨特報,氣象報告很準確地預告了「超級豪大雨」,這種以前很少聽見的用語,現在成了真實世界發生的狀況,也許最近好天氣已經讓我們淡忘了先前天天陰雨綿綿的感覺,但是對於在基隆麥金公路或南投山區罹難家庭來說,那是永遠的失去與一輩子無法忘記的梅雨季。曾幾何時,梅雨季節時間延遲,而且單日暴雨,而又曾幾何時,極端氣候比我們之前經歷過的更反覆無常地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

以前工程學界常常以五十年、一百年的週期去計算工程所能抵擋天災的強度,並依照過去的經驗法則去規劃設計。然而麥金公路當初開通的時候,大概沒有想過,不用五十年,土石流的瞬間流量就會造成永遠無法挽回的天人永隔;中橫公路當初靠榮民胼手胝足打鑿、克服天險、人定勝天之後,大概也無法想像,現在不用到颱風季節,整條公路就會被阻斷、水流淹沒橋面路面的景象。

當代的天災肇因於人禍而只是以天災的型態展現出來,我們不知道自己開汽車排放二氧化碳之後,何時會遇到極端氣候的災難臨頭,工程師卻告訴我們,這一切工程都能夠克服,救災搶險變成現在不確定下的工程主調,而且當救災大帽子扣上的時候,環境價值就必須噤聲退位。一再地救災搶險成為下次災難的源頭則是下一次的事情,遇到了再說。

環境與健康: 

選舉高速公路又來了

甫落幕的全國NGO環境會議上,最受矚目的新聞就是致詞的陳水扁總統,竟然在環保團體面前倡言應當興建蘇花高。如果場景拉回到前幾年陳總統的大會致詞,雖然高談永續發展的願景,實際上口惠而實不至,但是至少行禮如儀,在環境會議上講一套符合環保團體期待的說詞,即使在其他場合講的話常常與此相反。如果再把場景拉到二00三年五月花蓮縣長補選,當時的陳水扁總統在沒有考慮永續環境的情況下,於選舉場合宣示「一定要興建蘇花高」,而結果民進黨縣長候選人游盈隆落選,新任縣長謝深山卻對蘇花高態度有所保留。

地球日環境會議前後,民進黨四大天王兩次黨內初選辯論,也都提到了蘇花高,全國NGO環境會議前,三位行政院長爭相推卸蘇花高興建責任,都聲稱是自己任內阻擋蘇花高有功;總統致詞定調之後,又變成環評如果通過,蘇花高當然要建。顯示蘇花高爭議之大,而建與不建,僅僅是政治考量,特別是每逢總統大選,就會成為綠色執政吸引藍色票倉的籌碼,其中沒有理性政策的公民討論空間。

環境與健康: 
特定議題: 
經濟: 

七百萬元的一堂課

台塑六輕因用水量未能於承諾期限內(前次六輕四期環評變更審查結論公告後的三年內,亦即今年1月19日前)降至其環評承諾的25.7萬噸以下,而遭到環保署依違反環評法第23條規定而罰款700萬元。為此,經營之神火了,特藉由為工商界發聲的平面媒體,發出不平之鳴,認為「企業若已經盡力節水,環保署還罰是怎樣呢?」「若要減產來因應,當初何必同意六輕擴廠?」倒因為果地將當年承諾置之一旁,不提當初是因為台塑承諾可於三年內將用水量降至每日25.7萬噸以下,前屆的環評委員才同意其擴廠。或許,經營之神之所以能成為經營之神,是因為其承諾向來就不是承諾?

我們很遺憾這700萬元,並沒有讓經營之神與經濟部正視到台灣水資源匱乏的問題,反而讓他們藉此要脅環署提高六輕四期用水量。更遺憾的是,台塑未能正視到環境問題對企業本身所帶來的風險,反而在中國泡沫經濟崛起所帶來的短暫商機與不落人後的好大喜功心態下,一步一步高築著通往西天之路。這並非危言聳聽,提高六輕四期用水量,首當其衝的將是台塑自己。

環境與健康: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環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