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生態保育

擺脫垃圾島污名 創建零垃圾生態島嶼


2015051403.jpg

擁有豐富海洋生態環境的小琉球,日前因為垃圾轉運契約於去年底到期,新的轉運契約卻因經費補助遲到而未能及時發包,導致垃圾堆積島上4個月,而爆發危機。雖然屏東縣政府緊急動員,並調度國軍協助,而能在短短五天內把垃圾打包,清掉450噸垃圾,但島上已有重啟小型焚化爐之議。究竟小琉球應如何面對其垃圾問題,以確保其風光明媚的吸引力?

山林水土: 

全球氣候變遷對台灣的影響

~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

在現代社會,人類排放的溫室氣體所導致的全球氣候變遷,是十分重要與急迫的問題;全球沒有一個地方,可免於氣候變遷的影響,當然台灣也不例外。在本文中,我們將一一介紹介紹氣候變遷對台灣的漁業、林相與候鳥活動範圍的影響。當然這些資訊都是參考國內外具代表性的文獻為基礎,因此也歡迎持不同看法的讀者多多指教。

也許會有人質疑台灣土地這麼小,我們能做什麼事來應對、或甚至扭轉氣候變遷趨勢?姑且先提供一個事實:小小的台灣於2011年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為11.31噸,排名全球第21名;而根據德國環境智庫「看守德國」(GermanWatch)與「歐洲氣候行動網絡」(Climate Action Network Europe)對58個高度關切國家的評估比較,台灣2014年的「氣候變遷表現指標」排名為54名,也就是在因應氣候變遷的作為上排名倒數第5名,相當丟臉。所以我們還有許多努力的空間。

經濟: 
氣候與能源: 

看不到的傷痕

提到日月潭,大概是許多人去到不想去的地方了。過去的日月潭或許像個不易親近的冰山美人,現在已像個鄰家女孩般,極易交往。身為台灣的著名景點,這裡舉辦過各式活動,花火、音樂、單車、遊艇、纜車,最有名的莫過於每年九月舉辦的萬人泳渡活動。可惜的是在向山BOT案引發卲族人的反彈爭議時,我們發現日月潭不只飯店引起爭議,專門觀光的遊艇,每天產生的人造船浪,早已造成整個日月潭邊的邊坡退縮,整圈坡土崩落,連帶以土壤為根的大樹傾向潭面,許多大樹更早已崩落,在水面載浮載沈,或已然沉落潭底。

日月潭最美的地方,就是她依山傍湖的清幽,可以到潭邊的步道走走,可以向上到慈恩塔上觀星,也可以乘坐遊艇欣賞湖光山色,近年來興起的遊艇和纜車觀光,大受歡迎,幾乎成為每個來到日月潭的人必遊景點。業者也大肆宣傳水路空旅遊套票,但少有人想到自己只是坐個船,也可能成為破壞環境的共犯。

環境與健康: 
經濟: 

地球正在加倍奉還:永續還有可能嗎?

日期: 
2013/12/01 (週日)
《2013世界現況》新書發表暨研討會 新聞稿

20131201SOW.jpg

在美國華府的「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Worldwatch Institute),將2013年出版的《世界現況》專書主題訂為「永續還有可能嗎?」,對世界是否還能永續發展下去提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環保團體擬給的回答是,有點「太遲了!」,快要沒有機會亡羊補牢。

環境與健康: 

以行動看守郊山、破除步道水泥迷思


日前幾位台北市議員先後分別批評仙跡岩、丹鳳山等步道工程整建,前者批評景美仙跡岩水泥石階與欄杆毀損剝離,使得「仙跡像遺跡」;後者則批評北投丹鳳山被山友走出來的路徑樹根裸露溼滑,要求市府興建花崗岩水泥石階,認為沒有水泥鋪面的步道像「鬼城」,而市政府則是回應每年編列三千多萬維護所轄步道,經費根本不夠。

議員與政府皆以「步道等於鋪面」、「沒有鋪面就是荒廢」的迷思,將天然透水、在地特色的土石小徑鋪上外來的水泥;而以為一勞永逸的水泥鋪面與裸露鋼筋卻毀損成為危險因子,造成工程發包永續,再多的經費都不夠用,這些作為正蠶食鯨吞今日台北淺山生態系的完整性,導致人們本想藉由走步道親近自然,然而鋪面工程卻使動植物生態棲地遭到破壞,而距離城市越來越遠。

2012年全國環境NGO會議,千里步道協會、荒野保護協會等團體提出「天然步道零損失、水泥步道零成長」目標。在此全球暖化、節能減碳的新思維下,不只是前述生態破壞的問題,進口的水泥材料在其從生產到棄置的生命週期中都不斷釋出二氧化碳,而且會蓋住天然泥土與樹根,造成土地缺乏保水環境;而天然步道不但走起來不傷膝蓋,降低熱島效應,且步道周遭生意盎然,只要透過適當分散的導水,就可避免溼滑泥濘,甚至運用在地石材重現古道人文特色。

山林水土: 
經濟: 

可持續性的水產資源管理


過去陳舊的水產資源管理,都假設棲地環境不變,以單一物種或族群為基礎,以達到再生產關係(魚類資源量與加入量(子代量)的關係,又稱為「再生產曲線」)的最大持續生產量(MSY;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為目標。也就是說在海洋生態環境維持穩定條件下,魚群可以年復一年提供人類使用的漁獲量的最大限度。但是實際上海洋生態系既不穩定又多變,魚群的環境承載量會隨著氣候變遷而變動,在有限的環境承載量下,不同魚群彼此間,透過密度依存效應又會牽動物種間的消長與互動。所以最大持續生產量的基本前提(如穩定環境、不同魚群彼此間不影響)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事實上管理水產資源也不能只著眼於單一物種與族群層次。

社會: 
經濟: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生態保育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