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生態保育

21公里的道路有多長?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21公里的道路有多長?它相當於頗受爭議的國道蘇花高(86.5公里)的四分之一;嚴重破壞水資源的北宜高南港頭城段(32公里)的三分之二。這樣的距離,在單調的西部平原上,僅僅是兩三個相鄰鄉鎮的連接,若以一般的行車速度,20-30分鐘即可呼嘯而過。但如果這樣的距離,穿過的是由豐富動植物生態系像串串珍珠般所連結的林地,我們願意花多少時間?

最近在台北的近郊烏來,一條21公里長的道路規劃案正在進行中。這條道路預定連結烏來跟三峽熊空,所穿過之地盡是中海拔原始林地。目前的這21公里景色,林木綿密;老樹枯藤裡,潛藏著許多驚喜,瀰漫著多少清新。僅僅1公里的路程,就可讓人倘佯半天。這21公里的土地,與涵蓋它的這片山林,是山羌、長鬃野豬、與許多現在已難得一見的動植物的家,而人類只是過客。然而人類若僅僅是為著這莫需有的30分鐘,而開闢這條21公里長、5米寬的道路,我們所損失的,將不僅僅是10.5公頃以上的原始林木,而是許許多多不復見的生命,與上蒼造化這樂園所需的千萬年的漫長時間。

山林水土: 

從禽流感談永續發展的重要性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最近禽流感的威脅讓數萬雞隻遭到撲殺。看到這樣的事件,常令人心中非常不忍。但這猶如在戰場上,人命關天的時刻,這種殺戮行為是受到默許的。更何況這些雞隻平常就是人們要宰殺來吃的食物,其生命的價值在人們眼中是不值一文的。於是,面對這樣的人造阿鼻地獄,誰能說聲不呢?

然而,人類今天所面對的這種傳染病的威脅,豈非源於這種不尊重生命的態度?為了以最少的土地成本,飼養最多的雞隻,人們以集約飼養的方式,將數萬隻雞擠在一個窄小的空間,然後施打抗生素、成長激素,希望這些雞隻在這種不健康的環境中不要生病,希望這些雞隻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長大成雞。也就是這種方式,提供了病原繁殖演變的溫床,而抗生素的施打,更讓許多病菌得以演變出抗藥性,而變得更強大。因此,今天的情勢,誰曰不是人們自作自受呢?

社會: 
山林水土: 

為澎湖織夢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日前(12月20日)有幸應邀到澎湖參加一個研習會,會後在澎湖當地友人的引導下,著實體驗了澎湖美麗的海灘、豐富的生態人文、與東北季風的滋味。尤其那東北季風之強,已經快要達到令人起飛的地步,加上研習會上有兩位老師皆提及澎湖發展再生能源的可行性,不禁對澎湖的未來有些許的想像。

澎湖地小人口少,人口密度並不高,而產業不足所導致的人口外移,或許也是為何澎湖至今尚能維持許多觀光資源、環境品質能夠維持良好的原因。然而澎湖並非只能依靠觀光產業所帶來的旅客來維持經濟;以其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許多永續發展的願景,都有很大的機會在此實現。

首先,就是豐富的再生能源,使澎湖有機會成為我國第一個擺脫化石燃料的縣市。澎湖夏天強烈的陽光,與冬天狂烈的東北風,都是源源不絕來自上天的禮物。若我們可以擁抱這些自然資源,不再以冷氣來排除夏天的熱氣,以圍牆阻擋冬天的狂風,而以環島而立的風車搭配建築物上的太陽能版,並將這些間歇產生的電能以電解水產生的氫氣來儲存,則現有的火力發電廠可以改為以氫氣為燃料的發電廠。如此澎湖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立即削減大半。將來待燃料電池的技術發展成熟,則面積不大的澎湖,更可在短時間內,將氫氣輸送系統建立起來,汽機車的加油站變成燃料電池交通工具的加氫氣站。則潔淨能源的美夢將可實現。

山林水土: 
社會: 
經濟: 

光鮮亮麗的背後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半導體之父張忠謀日前(11/21)在與來自美國的學習.組織.管理大師彼得.聖吉的對談中,強調科技發展對現代人生活的貢獻,他認為「現代人的生活都比三、五百年前的王公貴族還要好,這代表經濟發展是每一個人都想要的,沒有人希望生活水準倒退到過去的時代」,而他也相信「工業時代不會成為一個泡沫,而泡沫也不會破裂。」

就在此次對談的前一天,網路上傳來新竹公害防治協會的消息,其理事長鍾小姐在獲悉『新竹魚群暴斃,居民疑是竹科廢水造成』的新聞後,花了一天追查元兇,後來只知道地點是位在竹科旁的隆恩圳、水源橋下。淨竹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高先生於是感慨道:「隆恩圳的死魚事件,這不是第一次,也可能不會是最後一次!這已經不是新聞了,吸引不了媒體的關注。」「如果環境危機指標要以生命來交換,這幾次是魚,下一次會不會輪到人?」

山林水土: 

登革熱與環境、生態的破壞

作者:鄭廷斌﹝看守台灣助理研究員﹞

登革熱疫情再起,南部各縣市幾乎是全民總動員滅蚊,北部亦是戰戰兢兢的備戰,而各地滅蚊的不二法門除了清潔、大掃除外就是噴藥,室內、室外、田邊水溝到處噴,而噴藥到底對人、對其他生物、對整個環境有何影響,好像沒有多少人注意及關心,而噴了是否有效果?是否因此讓蚊子產生更強的抗藥性,下次再噴藥性更強的,而如此的惡性循環之下,只怕犧牲掉的是國民健康、及整個環境生態的破壞。

山林水土: 
環境與健康: 

儲水防旱,不急著蓋水庫--淺談分散式集水法

作者:邱奕儒﹝景文技術學院環境管理系講師﹞

據報載,經濟部水利署黃署長於日前表示,因台灣雨量分布不均、乾季太長,還需要再建五座水庫來儲水,方能因應台灣用水的需求,並將編列一千多億元的預算執行。至於興建水庫對生態的影嚮,則盼環保人土的諒解。

個人以為,興建大型水庫是集中式(centralized)的集水方法,可以解決水的問題,然而也會創造新的問題,應當是最後不得以才採取的手段。而當前最急迫的要務,應是優先建立起分散式(decentralized)的集水系統。片面由技術官僚宣示興建大水庫的決心,會有誤導民眾之嫌,非台灣的福氣。

興建大型水庫,誠如黃署長所說有生態環境的衝擊之外,還牽涉到跨世代公平性、區域間公平性、效率及風險性等問題。

跨世代間的公平性:台灣先天地質破碎、斷層分布密集,加上地形、水文及現有聚落發展的限制,適合蓋水庫的位址有限,猶如珍寶;而且一座水庫的壽命有限,儘管能做部份的更新,但百年後終仍難逃壽終正寢的命運。若將視野的時間軸拉長,每蓋一座水庫等於剝奪後代子孫一個蓋水庫的機會。如果蓋水庫是台灣人集水的首要方式,當水庫一座接一座報廢後,那台灣後代子民將沒水喝。

社會: 
山林水土: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生態保育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