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永續發展

2013世界現況──永續還有可能嗎?

美國知名環境智庫「看守世界研究中心」每年就永續相關主題出版《世界現況》專書,如在2012年時主題是「邁向永續繁榮」,充滿著樂觀、進取的氣息,但今年主題竟是「永續還有可能嗎?」,打著大大的問號。看到這個疑問句時,閱聽者第一個反應,大都是「真的太遲了嗎?」。在年尾時談這個議題,似太遲了。

「是否永續?」要能以定量來衡量。關心環境的科學家群已找出9個地球界限,用以衡量及監測永續性。就所知數據,目前人類已跨越其中兩個界限,第3個界限也已部分逾越。這些被逾越的界限包括:生物多樣性的損失率、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氮循環。另外的地球界限如:磷循環(和氮循環共同為一個界限)、海洋酸化、全球淡水使用、土地利用變遷、大氣中細懸浮微粒、平流層臭氧消耗、化學物污染等。其中的平流層臭氧消耗,是有所改善;餘均朝惡化趨勢發展。

地球及生態圈的正常運作對人類福祇是無比重要,它是人類發展的自然資本,但目前經濟系統卻不予計價,而採取駕馭環境以取得最佳產量、短期利益的作法,不顧自然資本耗竭,如何能達到永續?像近來媒體所關注的清境農場民宿氾濫與日月光廢水汙染後勁溪,正是典型例子。我們應把地球資源及生態圈的貢獻,顯現在金融及經濟交易系統中,而不能讓真正寶貴卻未被計價的事物任人類「營利」活動(毋寧說是「自殺」活動)糟蹋。

永續快樂的練習方法

買了新包包,吃了一頓燒烤,怎麼還是不夠快樂?曇花一現的快樂本身什麼時候變成了奢侈品,到底要怎樣獲得永續的快樂?

不同的階段的人生會追求不同層次的快樂,物質享樂只能滿足了我們淺層的愉悅,這個愉悅是短暫的,最多持續一個月,最短可能下一刻就消失,只有深層的滿足才是我們追求不完的人生課題。可以這麼說,物質享樂是強烈的、即刻性的回饋,不過它很容易遞減,需要越來越強刺激才會達到同樣程度的快樂,所以沉溺在享樂中只會愈來愈空虛,這種類似成癮的症狀是需要覺醒的,讓我們從現在開始練習,往前踏步,達到自己靜心踏實的境界。

快樂要從珍惜擁有開始。拿出紙筆,列舉出每一樣自己擁有的事物,無論是一個檯燈、一面鏡子、一張舒適的床單或是滿櫃子的衣帽,洋洋灑灑列入清單中,溫暖知心的朋友、身體健康的父母、可愛撒嬌的寵物,這些更是支持自己的無形資產,也都大大方方的列進去,透過這種簡單隨性的紀錄,我們應該可以隨便寫上一百多項,過程中不但能回憶相關事物的美好,更清楚了解自己是如此的幸福。從今天開始慢慢培養攝影以及日記的興趣,記錄生活中令人感動的小事件,例如陽台的小辣椒長的鮮豔,小孩子童言童語透露的純真美好。

地球正在加倍奉還:永續還有可能嗎?

日期: 
2013/12/01 (週日)
《2013世界現況》新書發表暨研討會 新聞稿

20131201SOW.jpg

在美國華府的「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Worldwatch Institute),將2013年出版的《世界現況》專書主題訂為「永續還有可能嗎?」,對世界是否還能永續發展下去提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環保團體擬給的回答是,有點「太遲了!」,快要沒有機會亡羊補牢。

環境與健康: 

你拿生命換什麼


任何以勞力換取金錢的人,若曾不小心丟了一筆錢,即使額度只是一個月的月薪,還不到傾家蕩產的程度,都會有心如刀割的感覺。許多家庭糾紛,也會圍繞著金錢打轉,即使親如兄弟、夫妻。明明只是一張薄紙,但許多人重視它的程度,卻如性命一般。貪欲或許仍不足以充份解釋這種對金錢的感覺,但「惜財如愛命」這句成語,卻如實道出了另一重要原因:以勞力取得的金錢,確實是人們拿生命換來的。

生命是一個有限的連續存在。而要維繫這短暫的連續存在,是有一些基本需求的,如食衣住行等。另外,人們為了讓這短暫的連續存在有所價值,會去追求這存在的意義。為了這些基本需求與精神需求,人們投入了一大段生命,換取金錢,只是因為根據人類社會自己訂定的規則,金錢是換取物質與服務以滿足這些需求的一個媒介。因此對金錢的追求,事實上很大一部份代表著人們對自己生命的呵護與期待。

因此企業家眼中的人力成本,其實就是生命成本。企業家投入了員工的部份生命,拿來換取什麼,決定了員工這段生命的價值。由於人們不只是對工作之外的生命有所期待,也對工作期間的生命有所期待;因此若工作也能帶來價值,那麼人們生命的效益,才能發揮到最大。是以國家的產業政策,決定全國人民的部份生命效益,全國生命效益(姑且稱之為Gross Life Efficiency)最大的國家,人民最幸福。

社會: 

可持續性的水產資源管理


過去陳舊的水產資源管理,都假設棲地環境不變,以單一物種或族群為基礎,以達到再生產關係(魚類資源量與加入量(子代量)的關係,又稱為「再生產曲線」)的最大持續生產量(MSY;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為目標。也就是說在海洋生態環境維持穩定條件下,魚群可以年復一年提供人類使用的漁獲量的最大限度。但是實際上海洋生態系既不穩定又多變,魚群的環境承載量會隨著氣候變遷而變動,在有限的環境承載量下,不同魚群彼此間,透過密度依存效應又會牽動物種間的消長與互動。所以最大持續生產量的基本前提(如穩定環境、不同魚群彼此間不影響)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事實上管理水產資源也不能只著眼於單一物種與族群層次。

社會: 
經濟: 

想像一種環保的生活

作者:羅允佳、蔡宛儒/看守台灣協會助理研究員

某日筆者和一個朋友閒聊,談到各種「補救式」的環保方法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譬如大家最熟悉的資源回收,目前其實只能做到降級回收,即使延長了各種物質的壽命,最終還是進入焚化爐和掩埋場;又譬如我們想開發再生能源,但不論太陽能電板、水力或風力都有各自對環境的衝擊,假如不能從源頭減少需求和消費,這些末端處理都只是花錢收拾爛攤子,或是挖東牆補西牆而已。「所以環保就是要過回歸自然的生活吧!」朋友說。

但是問題來了,回歸自然對很多人來說是一件很極端的事,在環保團體工作,時時會聽到其他朋友說:「你們環保團體就是太想要一步登天,想要改變就要先想人性,考慮現在資本主義的現實條件,想讓大家回到自然原始的生活根本不可能,就是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人們可以接受的環保,僅止於在現有生活品質或更好的前提下,用很輕鬆的方式參與。

許多人對環保的想像是生活要很拮据,不能興致來了亂買東西,不能三兩天換一件新衣服,不能買漂亮的鞋子塞滿鞋櫃,不能三五時就上吃到飽餐廳,不買最新款的電子產品、不能開燈、不用拋棄式塑膠、不能開車、不要蓋破壞水土的快速道路或到處建水庫、不要火力發電廠也不要核電廠、不要焚化爐也不要掩埋場、不要高科技園區也不要石化工廠、最好大家都去種田,而且還不能噴農藥肥料。真的那麼慘嗎?筆者總覺得,這是彼此對環保想像的落差。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永續發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