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文化轉型

世代合作 面對未來

cooperate.jpg

十多年來,拼經濟一詞屢屢成為政治人物口號。無論是總統就任、新春賀詞,或者行政首長發表施政願景,常常離不開這個口號。然而拼了這麼多年的經濟,人民對經濟的感受是每況愈下,生態環境也不見得好到那:產業只會外移、擴張而不見升級轉型;年輕人薪資水準倒退,房價與物價卻一直上漲;而具生產力的土地卻因為債台高築的政府為搶錢或政客為炒地皮而逐年減少,轉變為建地或空蕩的工業區。

其實就政府與大眾媒體最在意的GDP而言,從1970年來,只有2001年與2009年曾經倒退,每人平均GDP已從1970年的393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20,423美元。因此問題不在於經濟成長不夠,而在於經濟果實分配不均。

永續快樂的練習方法

買了新包包,吃了一頓燒烤,怎麼還是不夠快樂?曇花一現的快樂本身什麼時候變成了奢侈品,到底要怎樣獲得永續的快樂?

不同的階段的人生會追求不同層次的快樂,物質享樂只能滿足了我們淺層的愉悅,這個愉悅是短暫的,最多持續一個月,最短可能下一刻就消失,只有深層的滿足才是我們追求不完的人生課題。可以這麼說,物質享樂是強烈的、即刻性的回饋,不過它很容易遞減,需要越來越強刺激才會達到同樣程度的快樂,所以沉溺在享樂中只會愈來愈空虛,這種類似成癮的症狀是需要覺醒的,讓我們從現在開始練習,往前踏步,達到自己靜心踏實的境界。

快樂要從珍惜擁有開始。拿出紙筆,列舉出每一樣自己擁有的事物,無論是一個檯燈、一面鏡子、一張舒適的床單或是滿櫃子的衣帽,洋洋灑灑列入清單中,溫暖知心的朋友、身體健康的父母、可愛撒嬌的寵物,這些更是支持自己的無形資產,也都大大方方的列進去,透過這種簡單隨性的紀錄,我們應該可以隨便寫上一百多項,過程中不但能回憶相關事物的美好,更清楚了解自己是如此的幸福。從今天開始慢慢培養攝影以及日記的興趣,記錄生活中令人感動的小事件,例如陽台的小辣椒長的鮮豔,小孩子童言童語透露的純真美好。

地球正在加倍奉還:永續還有可能嗎?

日期: 
2013/12/01 (週日)
《2013世界現況》新書發表暨研討會 新聞稿

20131201SOW.jpg

在美國華府的「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Worldwatch Institute),將2013年出版的《世界現況》專書主題訂為「永續還有可能嗎?」,對世界是否還能永續發展下去提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環保團體擬給的回答是,有點「太遲了!」,快要沒有機會亡羊補牢。

環境與健康: 

環境是什麼


演講會場上,講者問大家想到環境會想到什麼,資源回收?不亂丟垃圾?激進的環保份子?有人表示環境議題很沉重,環境這件事,何時和壓抑、沉重扯上了關係?

北極熊沒有家住,印尼的雨林被砍光了,稀土開採造成環境汙染,核電廠有巨大風險,中國成衣業把毒物排到水裡,或是位在太平洋上38個台灣大的海上塑膠漩渦。 你也許還能講出更多議題,也許你只知道地球暖化,暗想毀滅算了。不如我們回到最初,一起感受一下,什麼是環境?

巷口的滷味攤八點才開,隔壁的早餐店周日休息,你卻都知道。1月賞櫻,5月桐花開,我們都如數家珍,因為我們一直生活在這裡,這些生命中的時節轉換,就像影像鐘般昭示時空的轉換。環境看似沉重,是因為一開始就有手有腳的我們,難以意識到自己的手腳眼鼻有多麼珍貴,出現病痛時,才像偶而發生的大地震,迫使我們注意這塊安穩又安靜的土地,開始想要是腿斷了,該怎麼走路?

社會: 

走向真正的海邊


大家看過楚門的世界嗎?片中的主角從小生活在一個叫「海景」的巨大攝影棚中,所經之處佈滿攝影機,遇到的人也全是刻意安排好的演員,他生命中發生的每一件事其實都是劇本下的產物。而且為了真實捕捉他的反應,這些全是在他不知情的狀態下拍攝。

直到有一天,一個同情他的演員不忍看他這樣被欺騙三十年,開始暗示他身邊的不對勁,他漸漸發現他身邊的人都是看到他才開始工作,而路上經過的人和車也常常相同,最後他甚至發現連遠方的海洋景色,也是假的佈景。巨大的謊言被拆穿時,他決心要尋找自己真正的人生和真正愛他的人,於是故事的最後,楚門不願當導演口中「世界最受歡迎的明星」,大步邁向自己的自由。

你早上起床,轉開電視機聽新聞時,恰巧插入了三十秒的咖啡廣告。出門搭公車,上頭有喜愛的女星正啜飲那杯咖啡的美麗圖像。中午吃飯時,有個人正喝著那種樣子的咖啡。晚上經過便利商店,剛好那種咖啡搭配飯糰在特價。過一個禮拜,你打開信箱,看到自己訂閱的部落客分享了這種咖啡的心得文,打開電視機看看偶像劇,劇裡的主角也剛好在喝這種咖啡。辦公室訂下午飲品時,不約而同的提到這杯咖啡,於是你們一起買了。這種咖啡漸漸在你的心底有了時尚的影子,成了流行的話題,更默默昭示某種身份和地位。

社會: 
經濟: 

當部落青年會所遇上國際青年旅社


拆掉美麗灣,拒絕財團大飯店之後,台東可以有什麼樣的旅遊模式?本文試著拋磚引玉提供些想像。

這想像有幾個前提:首先是放棄經濟成長的迷思。當台東縣長向媒體投書呼喊台東需要經濟發展時,用全國一致的價值標準來擘畫台東願景,就已經忽略了台東珍貴的特色:多元文化,陷入把文化視為商品的窠臼。不同文化帶著不同的價值體系,賺錢能力不是唯一評價社會、政績的標準。快樂宜居、治安良好、交通便利事故低,也都是值得追求的幸福。

其次,「一個部落、一個國家。以部落的概念取代族群的概念。台灣曾有數百個部落」。這些是我旅居台東近一年來最大的收穫與震撼之一。在探索原住民文化的過程中,青年會所成為一個焦點,不同部落或族群的會所制度,多少有些差異,但它至少有居住集會、抵禦外敵、教育傳承、提供勞動等功能。

如今資本主義競賽蔓延全球,不以戰爭等武力直接展現,卻透過貨幣、金融、政權等看不見的經濟之手,或掠取、或交換各地資源。在部落中具有抵禦功能的集會所,也可在觀光浪潮中,展現新的抵抗、外交樣貌:一方面保存瀕危失傳的傳統,另一面則打開各部落與外地旅客接觸的窗口,接收轉化外來的新知,並帶領遊客認識另一個世界。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文化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