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焚化本身問題重重――反對台東焚化廠啟用的理由之二

20191004-01.png

台東焚化廠外觀。(圖片來源:見附註3)

整修老舊爛爐 遠水救不了近火

在台東縣政府和環保署聯手運作下,台東縣議會於9月4日不顧在地居民與環保團體在場反對,以十票對八票通過「重啟焚化爐修繕預算案」,預計花費5.63億元啟用台東焚化廠,其中中央補助4.2億元,地方配合款1.43億元,自2019-2023年分五年編列預算。1台東縣政府啟用焚化廠的最大理由是,在未來幾年內其他縣市焚化廠將陸續屆齡並進行延役整建工程,造成轄內垃圾無法順利外運處理,而在掩埋場上堆積成山,需要能夠自主處理垃圾。但這筆錢花下去,可以解決垃圾堆積的燃眉之急嗎?恐怕不然,而且也等於是背棄蔡英文總統的循環經濟政策!

台東焚化廠雖然試車後停擺十餘年,從未正式運轉過,但爐況保養維護並不佳,比如煙氣冷卻塔、氣冷式冷凝器就鏽蝕得相當嚴重,必須要更新改善;更有許多設備因為設計老舊而必須升級,才能符合現有法規要求,因此要啟用,必須進行大規模整建,不僅花大錢(所需費用5.63億元相當於當初台東廠BOO合約中機電設備工程經費12.5億元的45%),也頗為耗時。2根據台東縣府向環保署申請焚化廠啟用經費補助的「臺東縣廢棄物能資源中心效能提升計畫」,台東縣府將於今年(2019年)十月至十二月發包徵求專業廠商代縣府進行營建管理及監造作業,明年上半年再由該專業廠商執行統包工程之招標作業,下半年開始由統包商進行工程設計規劃與施工,預計2022年上半年試車驗收,下半年開始正式營運。也就是這5.63億元花下去,也要等到兩年半到三年後,才能開始處理垃圾,因此這兩三年台東掩埋場垃圾堆積情形,若只寄望焚化爐整建啟用而未有其他對策,將只會更加惡化。3

20191004-theme.png

台東焚化廠煙氣冷卻塔內部鏽蝕相當嚴重。(圖片來源:見附註2)

而且根據環保署「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有最多焚化廠進行延役整建工程而致全國垃圾焚化處理量能最為緊迫的階段,正是從今年開始到2022年這段期間;2023年後,焚化處理量能將大增至每日19,555噸/日以上,將比目前焚化處理量(17,794噸/日)高出1,761噸/日,等於多出5.87座台東焚化廠,4這還是未計算到台東焚化廠啟用的情況下,屆時各地焚化廠到處搶垃圾燒的歷史又將重演。因此,以總體觀點來看,這5.63億等於是白花了;如果可以省下來,改用於加強垃圾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加速提升廚餘處理量能,不僅可從現在就開始減輕垃圾處理負擔,中長期而言更可和垃圾焚化脫勾。

20191004-02.png
環保署預估全國焚化廠升級整備期間的焚化處理量能。(圖片來源:見附註4)

其實,台東縣目前回收的廚餘,每日不過10噸,還有將近30噸/日的廚餘,存在垃圾中沒有被分出來,佔前每日須處理垃圾量的三分之一,回收潛力相當大。台東縣府為此自費設置一座每日可處理28噸廚餘的快速醱酵廠,目前已在試車中,即將正式運轉,若能加強配套措施,鼓勵縣民回收這每天將近三十噸的廚餘,那台東須處理垃圾量將只剩下60噸/日,還有啟用焚化爐的必要嗎?

挖老舊垃圾來燒 污染更嚴重

須知,台東現在每日須處理垃圾量只不過90噸,而台東焚化廠兩座爐子的設計處理容量共300噸/日,一旦啟用,台東縣府未來煩惱的是要到哪裡找垃圾餵飽這座焚化廠,還會有心思於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嗎?顯然不會,根據「臺東縣廢棄物能資源中心效能提升計畫」,台東縣府為了餵飽這座焚化廠,不僅要把這幾年堆置垃圾拿去燒(平均每日115噸,但這來源的垃圾量只能撐個兩三年),也要把可堆肥的風災樹葉(5噸/日)拿去燒,同時還有以生物質為主的市場垃圾(10噸/日)及農業廢棄物(15噸/日),而每日從家戶及其他產源收集來的垃圾量則規劃在90噸/日左右,完全沒有考慮廚餘快速醱酵廠運轉後的效應;此外,更要把掩埋場裡的老舊垃圾挖出來燒,平均每日20噸,佔比不低。

20191004-03.png
台東縣府規劃的台東焚化廠垃圾來源(圖片來源:見附註3)

挖掩埋場老舊垃圾來燒,不僅對焚化爐體相當傷,底渣產生率也會提高,同時空氣污染排放會更加嚴重。畢竟,掩埋場中還未分解掉的可燃物質,大部份是塑膠,其他如廚餘、紙類,多已成為土壤一部分,還能原形原狀存在的並不多。這些挖出來的廢塑膠,與新鮮生活垃圾相比,通常氯含量較高,水分稍低但仍然潮濕,雖然已經過篩分處理,但還是會沾黏不少砂土,篩分設備難以震落分離,因此整體熱值相當低,而且不好燒。根據高雄市仁武焚化廠的一份檢測數據5,這些來自掩埋場活化工程的垃圾,氯含量0.4%(我國新鮮生活垃圾平均只有0.11%,中國煤炭氯含量範圍為0.01-0.2%;據研究,煤炭氯含量若超過0.3%,就會開始腐蝕爐管)6灰分(主要就是砂土)高達61.58%、水分達27.51%、可燃份只有10.91%熱值只有324 kcal/kg,遠低於焚化廠的設計熱值(台東廠和仁武廠的設計熱值同為2,300 kcal/kg)。這麼低的熱值與這麼高的灰分,不僅會導致爐內溫度降低而須噴油,也會產生更多令人頭痛的底渣,同時造成燃燒不完全的後果,結果就是產生更多污染,包括戴奧辛;加上其氯含量又比較高,燃燒產生的酸性氣體(氯化氫)以及金屬氯化物,會導致爐管更快鏽蝕,而頻頻破管停爐。這樣的垃圾,雖可透過混拌作業降低其對爐體危害,但混拌作業仰賴笨重、龐大的垃圾抓斗,很難混扮均勻且符合設計熱值,根本應視為不適燃廢棄物,不應准許送到焚化爐燒。

其實正是這類不適燃廢棄物,讓部份縣市焚化廠頻頻破管停爐,導致焚化處理量能降低;近年的垃圾處理危機,除了垃圾回收沒做好外,另一重大原因即在此。而且焚化廠頻頻停爐維修的後果還不只於此。在焚化廠停爐維修後,勢必得起爐,而在起爐升溫階段,會有一段時間必須讓廢氣旁通(bypass)袋濾式集塵器,而在這期間,雖然燒的是油而非垃圾,廢氣並不太髒,但這些氣體在排出的過程中,會把於正常操作期間沈積或黏附在爐管以及煙道壁上的飛灰帶出來,直接從煙囪排放出去!而且這段期間的空氣污染排放,是不監測的。

這段期間雖然只有半天,但帶出的污染物,相當於正常操作期間的好幾倍,至於多少倍,則和爐體狀況有關,而爐況又取決於平時操作狀況以及收受廢棄物種類。根據日本學者的研究,日本某一焚化廠起爐一次,排放的戴奧辛相當於正常操作兩個月的排放量;7而根據台灣學者的調查,南部某焚化廠起爐一次的戴奧辛排放量,相當於正常操作半年的排放量。8

恐怖的是,南部某些焚化廠,因為收受不適燃廢棄物(絕非因為老舊),一年停爐數十次,比如高雄南區廠2017年停爐64次,2018年停爐59次,等於周周都有停爐,一年因為非計畫停爐而排放的戴奧辛與重金屬,相當於正常操作好幾年的排放量。

2018年全國24座營運中垃圾焚化廠停爐次數統計
爐數 歲修 其他預排 天然災害 非計畫性停爐 合計
焚化廠 (組) (次) (次) (次) (次) (次) (小時)
基隆市 2 4 4 0 1 9 1,647
臺北市北投 4 5 3 0 18 26 5,893
臺北市木柵 4 7 1 0 5 13 18,023
臺北市內湖 3 3 7 0 6 16 3,952
新北市新店 2 4 1 0 7 12 2,359
新北市樹林 3 7 2 0 10 19 2,323
新北市八里 3 4 0 0 7 11 1,415
桃園市 2 4 1 0 6 11 1,413
宜蘭縣利澤 2 4 0 0 4 8 1,102
新竹市 2 2 1 0 4 7 1,108
苗栗縣 2 4 1 0 0 5 1,101
臺中市文山 3 4 7 0 5 16 3,136
臺中市后里 2 4 0 0 9 13 1,375
臺中市烏日 2 6 0 0 13 19 1,751
彰化縣溪州 2 3 0 0 6 9 1,676
嘉義市 2 2 0 0 2 4 685
嘉義縣鹿草 2 4 0 0 0 4 919
臺南市城西 2 4 0 0 3 7 1,235
臺南市永康 2 4 0 0 3 7 1,227
高雄市中區 3 1 1 0 16 18 10,043
高雄市南區 4 6 1 0 52 59 11,837
高雄市仁武 3 3 3 0 14 20 2,983
高雄市岡山 3 3 4 0 10 17 3,340
屏東縣崁頂 2 4 0 2 16 22 2,130
合計 61 96 37 2 217 352 82,672

資料來源:環保署。

這些造成焚化廠屢屢破管停爐的不適燃廢棄物,除了掩埋場活化垃圾外,還包括廢車粉碎殘餘料(ASR),其熱值過高且鹵素含量也高,會導致高溫腐蝕、酸性腐蝕及融鹽腐蝕;另外從土資場篩出來的營建廢棄物(包括含氯廢塑膠、以及可能塗有含氯油漆的廢木材)、PVC廠下腳料以及回收場汰除的廢塑膠混合物,也具有和ASR類似的特性;還有來自污水處理場的污泥,則有含水率高、熱值低、灰份高的問題,而來自紙廠的紙渣(又稱廢紙混合物),則有含水率過高、熱值偏低(但若有脫水,則熱值又偏高)的問題。如果環保署能夠禁止這些不適燃廢棄物進入焚化廠,要求改採非焚化處理技術,則不僅眾多焚化廠維修費用會減少很多,垃圾處理壓力也會大減,焚化廠帶來的環境風險也會少很多。

焚化空污比帳面數字多 能源效率奇差無比

但即使焚化廠不燒掩埋場活化垃圾以及其他不適燃廢棄物,非計畫停爐次數低,其所排放的空污問題,也不容小觑。由於送進焚化爐的垃圾,並未像燃煤火力發電廠的煤炭,預先處理成比較好燃燒的粉狀或粒狀顆粒,頂多只是利用垃圾貯坑上的抓斗進行數次的抓取破碎與混拌,其破碎後的垃圾塊體相對煤粉而言仍相當大,燃燒時很難一下子就達到完全燃燒狀態,通常會有部份先燃燒放熱,其他部份則在高熱下熱裂解形成含苯物質;另外,垃圾中仍或多或少含有的氯,在燃燒後會形成酸性氣體氯化氫。含苯物質是戴奧辛前驅物質,若其揮發後未能全部被燒掉,就會隨著煙道氣的冷卻,和氯化氫再重新合成戴奧辛(最佳形成溫度是250-400°C之間),這些戴奧辛部份被空氣污染防制設備抓下來成為飛灰的一部分,部份則從煙囪排放出去。這也是為何所有焚化廠的飛灰都含有超過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的戴奧辛,而且煙囪都可檢測到戴奧辛。

雖然焚化廠操作業者會說,其所排放戴奧辛合乎空污標準;但事實上,由於戴奧辛與重金屬並無法於煙道上安裝儀器即時監測,必須透過人工採樣送到實驗室檢測,而戴奧辛檢測費用昂貴,因此一年只檢測一兩次,每次採樣六小時左右,且採樣人員在爬上煙囪前,須先知會焚化廠。這六小時的排放,能代表焚化廠一年的排放量嗎?恐怕不能。畢竟,當焚化廠操作業者知道有人要來採樣時,為避免檢測結果超標,都會選擇比較好燒(熱值不高不低、氯含量低)的垃圾,同時要求垃圾破碎混拌作業執行得更徹底,也可能會噴更多的消石灰與活性碳,以吸收更多的戴奧辛與重金屬;但這樣子的操作,並非常態。比利時有要求焚化廠必須在煙道上安裝戴奧辛連續採樣設備,可以一次採取兩星期左右的樣本,再送到實驗室檢測,結果其檢測出來的戴奧辛排放量,是由人工採樣檢測結果推估排放量的30-50倍。9

20191004-04.png
焚化爐長期連續採樣檢測的戴奧辛污染濃度,是六小時採樣檢測值的30-50倍。(圖片來源:見附註9)

此外,環保署與焚化爐業者也一直強調焚化爐可把垃圾的熱值回收發電,取代部份燃煤發電,減輕溫室氣體排放,甚至希望台電能以再生能源躉購費率收購其電力。但事實上,焚化爐能源效率奇差,全國24座營運中焚化廠最佳者也不過18.44%,遠低於傳統燃煤火力發電廠的33%,這是因為焚化廠為了確保垃圾能夠接近完全燃燒,而提供較多的過量空氣,因而降低了熱效率,再加上為了避免節熱器出口水管腐蝕,必須將節熱器出口廢氣溫度控制在220~260°C之間,而未能回收低於此溫度範圍的廢氣熱能。10

20191004-ashaccumulated.jpg
焚化廠鍋爐爐管嚴重積灰情形。(圖片來源:見附註11)


另一方面,垃圾組成複雜、變異性大,其燃燒所產生的積灰、結渣情形,較燃燒煤炭等均質燃料的工業鍋爐更加嚴重,11比如垃圾中的氯燃燒後,有部份會和重金屬結合成重金屬氯化物,重金屬氯化物的沸點一般較其氧化物為低,更容易揮發黏附在爐管上,進而惡化爐管積灰現象,除了會造成爐管腐蝕外,也會降低熱效率。如果再扣掉底渣篩分處理與飛灰穩定化/固化過程所使用的能量,則焚化廠的能源效率將更低!在空氣污染排放潛勢高、能源效率又奇差,且所燃燒垃圾又包含許多化石燃料製品(塑膠)的情況下,若果以再生能源或綠電視之,豈不太過荒唐?
2018年全國24座焚化廠廢熱回收發電的淨能源效率

廠齡 焚化處理量 垃圾實際熱值 淨發電量 淨能源效率
焚化廠 (年.月) (公噸) (kcal/kg) (千度) (%)
基隆市 12.9 193,229 2,414 96,643 17.84
臺北市北投 19.7 467,008 2,217 163,166 13.57
臺北市木柵 23.9 160,171 2,001 31,061 8.35
臺北市內湖 26.11 165,967 2,101 18,513 4.57
新北市新店 24.1 186,975 2,216 65,037 13.52
新北市樹林 23.6 304,477 2,303 108,142 13.28
新北市八里 17.5 412,210 2,584 216,005 17.47
桃園市 17.3 439,825 2,325 218,701 18.42
宜蘭縣利澤 12.9 206,549 2,119 84,989 16.72
新竹市 17.1 250,104 2,806 120,925 14.84
苗栗縣 10.1 167,462 2,343 76,936 16.89
臺中市文山 23.1 208,887 2,316 59,179 10.54
臺中市后里 18.5 286,223 2,417 134,314 16.72
臺中市烏日 14.4 292,257 2,292 143,393 18.44
彰化縣溪州 17.11 287,883 2,274 114,302 15.04
嘉義市 20.1 73,488 1,919 11,648 7.11
嘉義縣鹿草 17.1 293,241 2,441 140,818 16.94
臺南市城西 19.4 207,377 2,250 58,384 10.78
臺南市永康 10.1 288,356 2,284 138,666 18.13
高雄市中區 19.4 188,568 1,795 34,392 8.75
高雄市南區 18.11 377,135 2,270 150,041 15.09
高雄市仁武 18.1 398,870 2,476 200,211 17.46
高雄市岡山 17.9 334,157 2,567 150,967 15.16
屏東縣崁頂 16.12 253,358 2,279 97,535 14.55

資料來源:環保署。

焚化灰渣令人頭疼 台東有能力處理?

而且垃圾焚化後,還會產生10-15%的底渣,3-5%的有害飛灰,台東有能力處理嗎?顯然沒有。2016年檢調發現中南部四縣市(屏東、高雄、台南、台中)底渣被違法偷倒到台南安南區魚塭,並於當年底以涉嫌詐欺及違反廢清法,將負責這四縣市底渣再利用的映誠公司負責人提起公訴並聲請羈押獲准,高雄的底渣就開始堆積起來。為解決底渣無處去問題,高雄於是要求外縣市,送來1噸垃圾須拿回1.8噸底渣;結果台東縣府拿回的底渣沒有適當去處,竟以「基地填築」之名,直接回填到太平溪出海口北側汙水處理廠預定地之綠化區。12底渣不僅有重金屬溶出疑慮,PH值也很高,再利用時必須避免與雨水及地下水接觸,而這填築底渣的「基地」,其實是不應回填底渣的綠地,上面既無不透水鋪面,下方也無不透水布阻隔,即使底渣沒有浸在地下水裡,也會受到雨水淋洗而溶出重金屬污染土壤及地下水。這麼誇張的再利用方式,竟出自環保主管機關之手,令人錯愕,也突顯出以農業為主的台東縣,根本沒有什麼適當的公共工程可以消化底渣。

20160803slag05.jpg

2016年屏東映誠公司被發現把焚化底渣回填到台南安南區的漁塭,並溶出強鹼水。(圖片來源:見附註13)

20191004-05.png

2017年台東縣政府被發現把從高雄拿回的焚化底渣回填到太平溪出海口旁的綠地。

即使是時常在大興土木的縣市,也難以完全消化底渣,何況台東!如果底渣有足夠去化管道,就不會有層出不窮的違法再利用事件。除了2016年的映誠事件13外,2011年,就有民眾發現來自北部縣市的底渣被違法填到台中清水龍井一帶的農地,說是要蓋停車場;142015年,北部縣市的底渣再度被發現大量非法回填到台中清水一帶的公、私有地。15試問,這些收受處理各縣市焚化廠底渣的業者,如果有足夠的合法去處,何必冒著違法風險回填底渣?近來在環保署安排下,有機會參訪後來接手映誠底渣篩分廠的一家業者,這家股票上市公司表示,願意依照《垃圾焚化廠焚化底渣再利用管理方式》按部就班去化底渣,結果每100噸進來,只能出去一半左右,其他都累積在廠內,因而心急如焚,直說希望各縣市政府自行負責底渣粒料去處。台東縣府,有能力提供足夠的安全合法去處嗎?

20160830slag03.jpg

2011年被回填到台中龍井農地的底渣,說是要設停車場。(圖片來源:見附註14)

20151123-bottomash-in%20qinhsui-farm.jpg

2015年北部焚化廠底渣被大量非法回填到台中清水一帶的公私有地(圖片來源:見附註15)

另外,含有超標重金屬與戴奧辛、被認定為有害廢棄物的焚化飛灰,也是一大問題。目前各縣市為節省飛灰處理成本,都是以水泥加上螯合劑予以穩定化或固化,然後送到掩埋場專區掩埋。但掩埋場日趨飽和,台東縣府也面臨同樣問題,未來要埋在哪裡?還是再花大錢興建昂貴、耗能的高溫熔融設施?即使有地方掩埋,未來也可能成為環境污染來源,而危及台東有機農業發展。畢竟掩埋場不透水布用久一定會破漏(原因諸如設計與管理缺失、地層變動、不均勻沉陷),無法長久阻擋有毒滲出水下滲污染土壤與地下水;另外飛灰固化物或穩定化物會風化碎裂,且其覆土通常為重金屬含量不低的底渣,大雨來時,淋洗底渣與飛灰固化物的雨水,將帶出重金屬甚至風化碎裂的飛灰固化物/穩定化物粉粒,然後從掩埋場滲出水貯存池溢流而出,污染附近的農田或果園。這樣的情形,正在高雄的燕巢掩埋場上演著。

20191004-06.png

燕巢掩埋場五顏六色的滲出水貯存池(上圖),在該掩埋場及其滲出水貯存池下方是果園(下圖)。

打造零廢棄社會工程 運用最適處理方式擺脫焚化

所以我們認為,台東不僅不應啟用焚化廠,也要積極從事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並另謀其他更好的垃圾處理方式,擺脫垃圾外運焚化處理的模式。畢竟,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日本有個上勝町,原有兩座小型焚化爐處理垃圾,卻因為戴奧辛污染被日本政府要求於2000年關廠。沒了焚化爐,外運垃圾處理又昂貴,想要蓋新焚化廠則規模必須夠大,才符合成本效益,但該町垃圾量並無法撐起暨符合經濟效益又符合環保法規的焚化廠,必須到鄰近鄉鎮找垃圾來燒,其面臨困境很像今日台東。

20191004-07.jpg
日本上勝町的回收站。(圖片來源:Zero Waste Academy, Japan)

但他們決定想辦法減少垃圾,透過廚餘和資源物的回收解決垃圾危機,並於2003年發表《零垃圾宣言》。於是,該町的垃圾分類從1997年日本開始實施《容器包裝回收法》時分成的九類,增加到2001年的35類、2002-2015年的34類,2016年的45類。他們提供民眾圖文並茂的分類指南,還設置了一個資源回收站,請民眾把垃圾拿來回收站細分;回收站每天從上午七點半開放到下午兩點,且有專人指導協助。由於從產源端落實垃圾細分類,他們的垃圾回收率從1998年的50%,急遽增加到2001-2004年的接近80%,雖然2005-2010年期間,成績有些退步,逐漸下滑到60%左右,但2011年後又開始急速成長,2013年即達到接近80%左右,2016年,上勝町垃圾回收率已高達 81 %,每人每日垃圾產生量低到0.5公斤以下。16

20191004-08.png
日本上勝町1999-2016年的垃圾回收率。(圖片來源:見附註16)

也就是說,台東如能大力推動有專人管理的社區回收站、路邊回收亭17,取代現行清潔隊的沿線收集模式,縱使分類項目不像上勝町那麼多,三年內也必然有成;若再配合輔導鼓勵商家實施裸賣以及不提供免洗餐具與其他一次用物品的源頭減量措施(尤其是離島、觀光風景區與夜市商圈應優先),屆時必須處理的垃圾量可能低到每日20-40噸左右,還需要焚化廠嗎?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的社會工程,需要的是綿密的規劃與廣泛、坦誠的溝通,或許勞心勞力,但都不難,只在有無決心、魄力與毅力而已;且不像台東焚化廠整修啟用方案,三年內還不能發揮效用,五年後要到處找垃圾來燒,同時還製造了底渣與飛灰的問題。

而且,這樣的社會工程,不僅可以提升環境品質,更可透過社區回收站或路邊回收亭的管理專人,對全民進行長期、不間斷的資源回收教育,且到哪裡都要仔細分類回收,不會讓出了校門的中小學生們,覺得學校教的、家裡做的、清潔隊回收的有矛盾之處,而無所適從;這實實在在的作法,將能實實在在地提升民眾素養,同時還能創造許多對環境友善、對社會有益的工作機會。

透過這樣的社會工程,無法回收的垃圾將所剩無幾,這些無法回收的垃圾可再分類,並視其材質特性採取最適處理方式。比如不可燃的無機物質,通常是些砂石或者破掉的玻璃陶瓷,則可回歸剩餘土石方的處理方式;可燃且不含鹵素的垃圾,比如一些沒有回收價值且非PVC的廢塑膠,則可燃料化,甚至可單體化,回到最源頭進行物質再利用;而含鹵素的可燃垃圾,比如PVC廢塑膠、掩埋場活化垃圾以及其他不適燃廢棄物,則可採取能實質削減鹵素與重金屬含量的處理技術,比如使用亞臨界水的水熱碳化技術(Hydrothermal carbonization),可將廢棄物轉成均質的碳化燃料,並把其中的鹵素與重金屬部份轉移到水相,廢水再予以適當處理,包括酸鹼中和及重金屬回收。這樣的技術,或許比焚化稍貴,但將能實質削減廢棄物有害特性,而不像焚化不單只是把有毒物質濃縮,更製造出戴奧辛等世紀之毒。有焚化、掩埋這些便宜行事的技術存在,這些「適材適所」的處理技術將難以生存。

台東焚化廠若啟用 循環經濟政策就垮台

時代在演進,但我們的垃圾分類回收體系存在的許多問題,卻無多少改善;儘管環保署早在2003年底就提出零廢棄政策,蔡英文總統也喊出循環經濟政見,但眾多環保官僚的廢棄物管理思維,也沒什麼長進,仍深深執著於焚化與掩埋,這現象頗令人憂慮。據了解,環保署在台東縣政府還在辦理啟用說明會徵詢民意期間,即已發函核定補助台東焚化廠啟用經費4.2億,也就是中央與地方早已決心啟用台東廠。而台東環保局在七月說明會上更明白表示,儘管他們原本有考量其他非焚化處理方案,但若不啟用焚化廠,中央將追回之前補助縣府償還焚化廠興建業者的9.99億元18;若啟用焚化廠,環署將加碼補助4.7億元(後來調整為4.2億元);而且其他處理方案無論優劣與否,都得不到環保署補助。在有中央補助焚化之下,其他的非焚化方案立刻相形失色。除了台東要啟用焚化廠,一些沒有焚化爐的縣市,如澎湖、新竹縣,也蠢蠢欲動,台東焚化廠隱然成為環保署與地方政府聯手推倒小英總統循環經濟政策的第一塊骨牌。

垃圾回收數字造假澎風,許多回收物沒被真正回收,19焚化廠卻有越來越多趨勢,這現象對循環經濟政策是多麼大的諷刺!我們希望,立法院能刪除環保署補助台東縣府啟用焚化廠預算,協助環保署與台東縣府懸崖勒馬,更希望小英總統能夠要求行政院立即公開廢止這項補助,重新檢討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與其他循環經濟政策推動方式,主動積極地搶救自己的循環經濟政策,否則我們如何對執政黨的誠信正義與執政能力有所期待?只要小英總統願意這麼做,公民社會願意走出來和總統站在一起,突破守舊官僚與既得利益團體對循環經濟政策的包圍,運用零廢棄社會工程,打造美好的明天。

我國垃圾回收,做得很好嗎? ――反對台東焚化爐啟用的理由之一〈〈――。


附註:

  1. 〈8:10、7票棄權 台東焚化爐重啓預算過關〉,環境資訊中心,2019.09.04.
  2. 《臺東縣焚化廠修繕暨委外營管可行性評估報告》,台東縣環境保護局,2017.02.
  3. 《臺東縣廢棄物能資源中心效能提升計畫 補助申請計畫書》,台東縣環境保護局,2019.07.
  4. 《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第54、55頁,環保署,2017.
  5. 〈焚化廠對一般事業廢棄物之操作及影響〉,高雄仁武廠,環保署「108年度垃圾焚化處理技術論壇」會議資料,2019.07.23.
  6. 〈煤中氯的分佈及燃燒過程中氯析出特性的試驗研究〉,蔣旭光等人,煤炭學報, Vol.26, No.6, 2001.
  7. Characteristics of dioxin emissions at startup and shutdown of MSW incinerators", HajimeTejima, et al., Chemosphere, V66, Issue 6, January 2007, Pages 1123-1130.
  8. “Influence of starup on PCDD/F emission of incinerators”, Lin Chi Wang, et al., Chemosphere, Volume 67, Issue 7, April 2007, Pages 1346-1353.
  9. 〈垃圾焚化爐排放戴奧辛類物質的長期監測系統〉,藤原壽和,看守台灣季刊,V6, No1, 2004春季號。
  10. 〈氣化技術當紅 傳統焚化退場?廢棄物處理設施利弊分析〉,張君偉,崑鼎電子報,No.1, Feb-Apr, 2018 .
  11. 〈導入震波清灰技術 提升焚化廠鍋爐效率及運轉率〉,紀茂樹,崑鼎電子報,No.6, May-Jul, 2019.
  12. 〈環團指控台東底渣再利用不合格 呼籲環保署大力推動零廢棄〉,環保團體聯合新聞稿,2017.06.22.
  13. 〈焚化爐底渣污染農地 環保署是罪人〉,黃煥彰,看守台灣,2016.08.03.
  14. 〈偷竊未來一部曲——焚化爐底渣藏毒於農地〉,黃煥彰,看守台灣,2016.08.30.
  15. 〈環保署三級品管機制失靈 業者大玩底渣化妝舞會〉,環保團體聯合新聞稿,2015.12.04.
  16. "Zero Waste Kamikatsu", a 2018 Kamikatsu zero waste infobook published by Zero Waste Academy, Japan.
  17. 〈建立分色回收模式 讓民眾與清潔隊一起做好分類回收〉,謝和霖,看守台灣,2019.08.23.
  18. 公共工程委員會要追回台東焚化廠廠補助傳聞,其實於今年2月就有媒體報導,請參考中央社2月21日新聞〈工程會要追回焚化廠補助款 台東縣府:主委誤會了〉。 但據本協會以電訪方式向公共工程委員會求證,工程會表示,其職掌是列管閒置設施,只要求台東焚化廠活化,至於活化方向,不管是依照原規劃用途,或者轉型改作它用均可。至於轉型方向,則是環保署與台東縣政府職責,他們可以依循《行政程序法》,把討論出來的轉型計畫呈給行政院,只要行政院核定後就可以。另外,工程會表示,他們根本沒有權利追回21億元的補助,是媒體在亂報。工程會的說明,令人不得不質疑或許是環保署與台東縣政府在放假消息?
  19.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謝和霖,看守台灣,2018.01.02.
  •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祕書長。
  • 發表日期:2019年10月14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