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企業責任

應儘速制訂台灣ROHS法規

七月一日起,歐盟就要開始強制執行RoHS指令了。RoHS指令的全稱為「限用特定危害物質於電機電子設備指令」 (Restriction of the use of certain Hazardous Substance in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 Directive) (EU 2002/95/EC),於2003年2月13日正式發布通過。歐盟指令不是直接針對人民或廠商的法律規範,而是對於歐盟會員國的要求。指令若要在會員國境內具有法律效力,仍須仰賴各會員國訂定相對應之法律,因此,RoHS指令明文要求各會員國必須於2004年8月13日前,轉換為正式的國家法律,並於2006年7月1日開始正式執行。

依據RoHS指令的要求,在歐盟國家境內,投入市場的電機電子產品,將限制使用六種危害物質,其中包括四種重金屬(鉛、鎘、六價鉻、汞),以及兩種溴化阻燃劑(多溴聯苯(PBBs)與多溴聯苯醚( PBDEs))。簡單的說,RoHS指令對電機電子產品提出「產品無毒化」的基本要求,而RoHS指令更是國際環保潮流在推動「產品無毒化」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社會: 
環境與健康: 

加強我國的化學品管理

聯合國於2月4日至6日在杜拜舉行「化學品管理國際研討會」,會中包括來自百餘個國家的政府代表,以及環保與健康團體、跨政府組織、貿易協會,討論一個已醞釀三年的自願性協議,並在最後一天達成協議通過「國際化學品管理策略方法」(SAICM),並於隔日在同一地召開的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委員會/全球部長級環境論壇上獲得150個國家的環境官員背書。

這份又稱杜拜宣言的自願性協議,包含三份主要文件,一為高層宣言,敘述為何要有此協議;二為政策策略大綱,敘述此協議的範圍、目標、與其它關鍵要素;三則為較為具體的全球行動方案,共有250個行動供政府、企業、環保團體等參考。雖然這分協議在美、澳、日、韓、加等國的阻擾下,功能已較原草案大為降低,然而鑒於全球的化學產業向發展中國家的擴張,而發展中國家多數在能力與財力的限制下致管理較為鬆散,且人民對化學品危害的意識較低,故這份協議仍將有助於發展中國家建置化學品管理的能力。

雖然環保署號稱我國的毒化物管理幾與先進國家同步,非一般發展中國家可比擬,然亦不妨參考杜拜宣言中的全球行動方案,了解我國在化學品管理上可以改進之處。比如該行動方案中建議各國政府可考慮採用類似美國「毒性物質排放清單」的「污染物排放與移動申報制度」,即是我國一直以涉及商業機密為由而不願採行的制度。

社會: 
環境與健康: 

欣然迎向高油價時代

京都議定書生效已將滿一年。回顧這一兩年來,石油價格大幅上漲,並正衝擊著世界經濟體;展望未來,高油價與三不五時的石油危機或將成為常態。因此近來連一直抗拒京都議定書的美國都宣稱將大幅降低對石油的依賴,而瑞典更是大膽宣布至2020年時將不再使用石油燃料。這種國際趨勢的變化,或許是對京都議定書生效滿週年最好的賀禮,也表示京都議定書或許即將功成身退,因為市場機制將促使各國不得不儘速擺脫對石油的依賴,而這種自發力量將遠大於議定書的約束力量。

環顧國內,去年環保界與產業界、經濟部還為了中油八輕與台塑大煉鋼廠等重大經濟開發環境破壞案是否應投資而爭執不休,雖然現下暫無結論,但此兩案若能懸崖勒馬,將來這兩大集團的大老闆們或許會感謝這些一窮二白的環保人士們。以往轉型為賣房地產的台糖,近來也忽然開竅考慮是否回過頭來種甘蔗以製成酒精來添加於汽油;而生質柴油的前景與錢景更是看翹,由廢食用油與植物提煉生質柴油將成為高成長的產業;而農委會農業試驗所也恰於最近改良成功高油質的向日葵,含油量為原來向日葵的兩倍。國內的能源市場在高油價的推動下,隱隱約約出現一絲絲改變的味道。

社會: 
環境與健康: 

減少紙張所帶來的危害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現代人每天承受著由各種不同管道來的資訊,如網路、電視、報紙、廣告文宣等。儘管我們可以很快得到我們所 需要的資料,但是在這個行銷大行其道的資本主義社會中,相信有許多人對於毫無限制的廣告資訊感到疲乏厭煩。尤其每天打開信箱一看,必須將許許多多連看都不看的廣告文宣當作廢紙處理,更令人心疼每天因為這些無謂的廣告,不知道有多少樹被砍掉,有多少森林因此而消失。然而,紙張所帶來的環境影響可不僅於此。

由於出版業者與廣告業者對紙張潔白的高度要求,致使造紙業者在紙漿製造的過程中投入了許多的化學物質,以將紙漿漂白。在以往,紙漿漂白使用的主要漂白劑是氯氣、次氯酸、二氧化氯等,但在1980年代,美國發現紙漿廠下游水域的沈積污泥內具有相當量的戴奧辛,因此,在環保的要求下,現在大部分的紙漿廠已不再使用氯氣當漂白劑,以減少戴奧辛的形成。然而,為了節省漂白的成本,他們有許多仍繼續使用二氧化氯等含氯物質,且需要多段的漂白,以符合市場對潔白的要求,因此不僅仍有戴奧辛產生的可能,漂白後所產生的有機氯化物,為疑似致癌物,以及生殖、神經、與免疫系統的毒素,因此若隨著廢水排放到河川中,對河海生態將有很大的影響。而且,他們也不免要電解海水來產生這些含氯漂白劑以及其他含氯物質,而為市場生產更多不必要的、有害的含氯製品。

環境與健康: 
社會: 
經濟: 

降低養豬的環境傷害

豬肉是國人的主食之一,目前國內約有七百萬頭豬隻,市場龐大,因此養豬是一個收入穩定的行業。然而養豬廢水卻也對河川水質與生態產生很大的影響。根據調查,在1998年,以養豬廢水為主的畜牧廢水之COD(化學需氧量)污染排放量,佔COD污染總排放量的36.03%,僅次於有兩千多萬人口的民生廢水(46.8%),並高於工業廢水的COD污染排放量。因此,除了必須面對工業廢水與民生廢水對河川的污染外,如何降低養豬廢水對河川的傷害,也是國人必須正視的課題。

然而,在去年的一個公聽會上,我們發現部分養豬業者竟夥同部分立委向環保署施壓,要求放寬養豬業的放流水標準。從公聽會的資料裡,才知道原來這套遊說方式已行之有年,原本養豬放流水的COD標準從82年的400 mg/L加嚴到87年的250 mg/L,卻因為這股遊說力量而被放寬至92年的600 mg/L,比82年的標準還要倒退。在技術的日新月異下,從來只聽說污染排放標準愈訂愈嚴,卻沒有見過有如此這般的大倒退。利之所趨,我國公民社會的參與能量在這方面倒是很發達。

環境與健康: 

早該淘汰的PVC

近日環保署宣布將分階段禁用PVC,立刻引來國內PVC生產者台塑、華夏、大洋的抗議。從這裡,我們再次看到台塑等財團唯利是圖的嘴臉,所謂的企業社會責任對他們來說,僅是當有利於己的時候,才會去做,就好比興建醫院,投入廚餘堆肥與有機農業,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救人與環保,而是利字當頭。

PVC是最早使用的塑膠之一,也是五大泛用塑膠之一,生產量僅次於PE(聚乙烯),台灣的PVC產量排名亞洲第三,僅次於中國與日本;而台塑集團則不僅擁有產量排名世界前茅的PVC工廠,其也是因投入PVC事業而崛起成為今日的石化王國。

然而PVC從原料開採到使用、廢棄的整個生命週期,都與毒性物質有關,對環境與人體健康危害甚鉅,許多學者專家、政府、廠商老早就知道,早該限用淘汰,但卻在政府缺乏管制與經濟手段的情況下,而使這種材質製的產品在社會中根深蒂固、盤根錯節。加上塑膠無法由外觀分辨其是那種材質,於是沒有清楚標示的PVC產品遍布各處,不僅妨礙了塑膠的回收,更造成塑膠廢棄處理的危害。(由於PVC相較其他塑膠產品而言,添加了太多的塑化劑,並不容易回收,且回收再製後的品質很容易劣化降級。根據統計,只有1%的PVC製品有被回收。)

社會: 
環境與健康: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企業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