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毒性物質

清潔生產應從源頭把關

近日環保署公佈戴奧辛鴨蛋事件的調查報告,除了黃奇文養鴨場明顯受到台灣鋼聯影響外,其餘的五個養鴨場則受到多重的污染來源,包括:落塵、集塵灰非法棄置、土壤、植物及餵食材料等,且個別鴨場之各項來源貢獻比例亦不同。這表示可能尚有不是在當地的污染源,顯見戴奧辛污染的無遠弗屆,也顯示戴奧辛會透過許多途徑危害到我們的健康,而當我們受到危害時,我們不見得找得到誰是元兇,以及各個兇手的貢獻比例。因此,唯有從源頭避免戴奧辛的產生,才可避免危害的發生與找不到兇手的無奈,這也顯示清潔生產的重要性。

在政府的分工上,推廣清潔生產是經濟部工業局的責任。然而就目前的產業結構與污染情況來看,經濟部在推廣清潔生產的成果實在有限,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經濟部只著重在既有工廠之製程改善的管末輔導,卻未從投資階段起即引導資金導向清潔生產,反而是看到有廠商願意投入大筆資金到國內市場時,即大表歡迎,極力護航,從未好好思考其投資內容對環境有什麼危害,有沒有什麼替代方案可達到雙贏的目標,好讓廠商的大筆資金轉而投入對我們環境與社會經濟均有利的產業,從而刺激產業的轉型。

經濟: 
環境與健康: 

減少紙張所帶來的危害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現代人每天承受著由各種不同管道來的資訊,如網路、電視、報紙、廣告文宣等。儘管我們可以很快得到我們所 需要的資料,但是在這個行銷大行其道的資本主義社會中,相信有許多人對於毫無限制的廣告資訊感到疲乏厭煩。尤其每天打開信箱一看,必須將許許多多連看都不看的廣告文宣當作廢紙處理,更令人心疼每天因為這些無謂的廣告,不知道有多少樹被砍掉,有多少森林因此而消失。然而,紙張所帶來的環境影響可不僅於此。

由於出版業者與廣告業者對紙張潔白的高度要求,致使造紙業者在紙漿製造的過程中投入了許多的化學物質,以將紙漿漂白。在以往,紙漿漂白使用的主要漂白劑是氯氣、次氯酸、二氧化氯等,但在1980年代,美國發現紙漿廠下游水域的沈積污泥內具有相當量的戴奧辛,因此,在環保的要求下,現在大部分的紙漿廠已不再使用氯氣當漂白劑,以減少戴奧辛的形成。然而,為了節省漂白的成本,他們有許多仍繼續使用二氧化氯等含氯物質,且需要多段的漂白,以符合市場對潔白的要求,因此不僅仍有戴奧辛產生的可能,漂白後所產生的有機氯化物,為疑似致癌物,以及生殖、神經、與免疫系統的毒素,因此若隨著廢水排放到河川中,對河海生態將有很大的影響。而且,他們也不免要電解海水來產生這些含氯漂白劑以及其他含氯物質,而為市場生產更多不必要的、有害的含氯製品。

環境與健康: 
社會: 
經濟: 

管制DEHP 更要淘汰PVC

環保署於日前舉行公聽會,意欲對數種毒性化學物質進行管制,這當然是令人肯定的方向,然而細看環保署規劃之管制方式,腳步卻仍稍嫌緩慢。以DEHP(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為例,環保署僅欲將其由幾無管制之第四類毒化物(疑似毒化物),修正為需要許可、登記備查、及核可之第一類毒化物(慢毒性物質)。可以想見,這除了增加廠商之書面資料與一點點行政成本外,對DEHP之市場,幾無多大影響。

DEHP主要做為PVC之塑化劑,是鄰苯二甲酸酯類的一種,具生殖毒性,且在國內各河川底泥中都可檢出。在國際許多環保團體的努力與民眾意識的抬頭下,歐盟將於2006年起禁止DEHP等三種用量最大的鄰苯二甲酸酯類用於玩具;日本也已禁止DEHP用於玩具及與食物接觸的手套。因此,DEHP等鄰苯二甲酸酯類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已逐漸不再是個爭議性的問題,且也存在著一些比較安全的替代品。

正視鉛的危害

在高級汽油為汽機車主要燃料的年代長大的人,大多聞過它那燃燒過後的味道,似甜非甜,或許會令無知的孩童回味再三;卻不知這高級汽油其實是「高級有害」的汽油,其添加四乙基鉛用以提高辛烷值,因而直接將鉛藉由汽機車的排氣而直接釋放至環境中,並大量進入人體,尤其對於正值腦部發育的孩童危害最大。美國是在1996年才完全禁止於汽油添加鉛,而我國則是遲至2000年初才完全禁用。

根據研究,「血鉛濃度每增加100微克/升,孩子的智商會下降6-8分,身高少長1-3公分,體重少長2-3公斤。」鉛中毒不僅會影響智商,造成記憶力下降,還會導致孩童注意力不集中、好動、暴躁、衝動、孤僻、甚至有暴力傾向。因此,這看似細微的危害,卻正影響整個國家的人民素質、心靈狀態。而這樣的影響,並沒有隨著高級汽油的淘汰而消失,至今,鉛仍無所不在!

鉛仍廣泛用於印刷油墨、油漆顏料、塑膠添加劑、甚至化妝品等等用途。近來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即公佈調查報告指稱,糖果紙、免洗筷外包裝、玩具、紋身貼紙等都可能含有鉛。而根據報導,國內五年前一份針對935名國小三年級學童所做的調查研究也指出,這些學童的血鉛含量平均達55微克/升,為美國兩倍,更有一成超過100微克/升的危險標準。

新世紀的環境衛生問題:挑戰與其解決之道

九月底因有鴨蛋戴奧辛含量超過歐盟管制標準,引起各界對污染源究竟為何的探討;再經由電視與平面媒體大幅報導,民眾也看的霧煞煞。某晚報更有社評以各部會都抱鴨蛋為題,批評相關部會怎麼會不知道由「陸海空」著手詳細查分析養鴨場的土壤、空氣與其附近溪流中戴奧辛濃度,就可以馬上得到答案。其實,早在線西戴奧辛鴨蛋發生時,養鴨場附近各種介質包含飼料、空氣、土壤、樹葉等都已採樣分析戴奧辛,但是鴨蛋中戴奧辛的污染源還是無法確認。這並不是罵各部會就可解決問題,找出答案。

這是科技進步,伴隨著分析儀器與分析方法革命性的躍進所帶來的結果。也是世界先進國家早已面臨,而台灣正在步其後塵,未來台灣必須嚴肅面對的新環境衛生問題。自1990年代,質譜儀技術逐漸普及,並被應運用於環境污染物的分析所延伸的新問題:早期在食物、農作物、畜牧與水產品中,濃度非常低而無法偵測的有害物質,現在都變成可以量得到,並發現在它們生活環境中無所不在,甚至胎兒在母親的腹中時便與它們共存。究竟在體內的這些毒物,加上在每天生活中陸續攝取低量的毒物對人體健康會造成什麼影響?為了維護國人身體健康,究竟要如何來管制這些濃度非常低的毒物呢?這是新的環境衛生問題,這個問題無法藉由單一專長的公共衛生、食品衛生、環境衛生、環境工程科學、流行病學、或毒物學方法解決。

預防勝於治療

六月間曾成為媒體焦點的戴奧辛鴨蛋事件,近來又有發展。由於彰縣環保局為追查戴奧辛鴨蛋污染源,而於8月18、19日在2家鴨飼料廠進行飼料原料樣品採樣,並在伸港鄉張金字養鴨場採取土壤、鴨蛋、鴨飼料,送環保署檢驗所分析。由於戴奧辛樣品檢驗費時,因此環檢所於一個月後方才提出正式的檢驗報告送交彰縣環保局,檢驗結果發現又有鴨蛋戴奧辛含量高過歐 盟最大限值(3 pg/g)。由於環保署未即時通知農委會與衛生署等相關部會採取將可疑鴨蛋、蛋鴨收購銷毀與告知民眾的緊急動作,即被立委搶先公佈,在媒體上又引起喧然大波。

從這事件中,我們樂見政治人物開始重視民眾的食品安全,讓相關權責機關必須比以往更上緊發條,而且也不能再輕易隱瞞任何資訊。唯有資訊的公開,大眾才得以清楚我們所面對的環境與健康風險,從而對目前的行為以及未來的決策採取必要的改善與預防措施。

事實上,食品受到嚴重污染非始自今日,只是以往這些資訊常被當作最密件而已;若有學者基於良知公佈資料,往往立即遭到相關食品生產者的抗議,也讓官員因此投鼠忌器而更不敢輕易公佈。其實我們不知早已吃下多少含有過多戴奧辛的鴨蛋、魚與牛奶,很有可能我們的身體健康也已受到了傷害。因此一味的恐慌,於事無補,而是應儘速督促政府查出污染源,並消除、減少或整治之,才是面對食品安全事件的積極態度。

社會: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訂閱 RSS - 毒性物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