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硬頸鐵漢 指控日本政府無能處理核災――記福島行(三)

20190901-14.jpg
中間為前南相馬市櫻井勝延。

到了小高,已是下午四時許。日本友人帶領我們投宿小高車站前的雙葉屋旅館。稍事休息後,我們齊聚餐廳,會見一起來晚餐的另一在地人物,櫻井勝延(Katsunobu Sakurai)。

根據維基百科資料,櫻井先生出生於福島縣南相馬市原町區,畢業於岩手大學農學部,以務農為業。2010年當選南相馬市長。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發生後,南相馬先受海嘯嚴重破壞,復又因福島核一廠事故,民眾須室內避難。櫻井勝延於3月24日拍攝視頻短片,並上載至YouTube等網站,批評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沒有提供充足信息」,並講述「南相馬市出現食物和汽油短缺,市民已處於彈盡糧絕狀態」,要求國際各方援助。短片截至2011年4月21日,全球播放次數超過35萬次,他因此被選為當年的時代百大人物。9

櫻井先生在知道我們來自台灣的環保團體後,即表示他也曾帶頭反對一座掩埋場;顯然是位有理念、愛鄉土的人士。在雙方稍作介紹,並由日本友人藤原壽和開場,表達遠道來訪之意後,櫻井先生即開始條理分明地侃侃而談起來。

被遺棄的南相馬

南相馬於2006年由三個町合併,位於福島核一廠北邊14-38公里範圍,核災前在籍人口有71,561人。2011年3月11日發生大地震,引起21公尺海嘯,南相馬沿海地區共41平方公里受到影響,而南相馬市總面積為398.5平方公里,相當於一成土地受到海嘯影響。然而在受到海嘯影響的土地中,有一半是以森林、農田為主的山坡地,有住人的面積只佔五成,再加上前一年228也曾發生大地震,引起40公分海嘯,因此311大地震時,多數人已經知道如何避難,故因311海嘯死亡者不到百分之一,共636人。

20190901-15.png
圖中右側藍色區域為南相馬被311海嘯摧毀的區域。資料來源:見附註11。

311大地震後,隔天福島核一廠1號機組就發生氫氣爆炸,導致輻射物質外洩。政府雖一面宣稱輻射物質沒有外洩,卻仍發布命令要求20公里範圍內人口立刻撤離;但許多人已經因311海嘯外出避難。3月13日3號機組失去冷卻水,爐心疑似熔毀,並於14日時發生氫爆,同時有白煙冒出。到3月15日時,2號、4號機組也陸續傳出爆炸聲,輻射物質大量外洩,10政府於是要求20至30公里範圍內人口待在室內避難,不得外出,且設有封鎖線,因此所有救災物資也無法進入管制區,基本生活物資於是嚴重不足。

核能機組的連續爆炸,加上糧食與油品短缺,導致人心惶惶、謠言四起,即使政府沒有避難指示,市民也陸續自主撤離,尤其是自3月15日起,南相馬市政府也開始動用公車協助市民群體撤離。由於中央政府避難指示不清楚,輻射污染資訊也不透明,許多民眾在不明所以下,反而往輻射污染更高的西北方向(飯館村)跑。一個月後,南相馬人口只剩下一萬人左右。11但留下來的,「都是走不動、走不了的,主要是老人、病人、窮人、傷者或者無活動能力的人。」12

櫻井先生在當時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指出:「當局一味呼籲民眾要留在家避難,卻甚麼東西也沒送來。貨車司機都不願入城,害怕感染輻射,若政府說我們身處危險區域,就更應照顧我們。」「當地目前的情況形同孤島,醫藥等救援物資見不到,就連用來火化遺體的油料也極缺乏,民眾只能眼巴巴讓死者遺體腐爛。」13

櫻井先生說,雖然環境省在3月15日發布、要求室內避難的公文中有提到南相馬,但由於南相馬不是福島核一廠所在地,東電公司並未通知南相馬居民不能外出,他們是看到電視報導才知道。他指出,其實政府早在3月11日就預測到可能會發生輻射外洩,因此當天就備妥100輛巴士到核一廠所在地的大熊町,準備疏散居民;但為何未及早告知南相馬,原因是核災現場訊息未傳達到設在首相官邸的中央救災指揮所,他推測東電有把訊息傳達給和該公司關係良好的自民黨,而沒有告訴還在摸索如何執政的民主黨,造成執政黨未能即時做出正確決策,導致南相馬市民感覺被政府遺棄,他也因此於3月24日用Youtube把南相馬災情傳達出去,備受世人注目,而日本媒體直到6月才開始報導當地災情。為何會有三個月的落差?他說是因為媒體受制於立場上擁核的廣告主,使其不敢把真相傳達出去。

2012年民主黨下台,自民黨重掌政權,由於自民黨和東電公司等擁核幫關係良好,比較能掌握資訊,也勇於到災區花大錢,而逐漸擄獲人心。可見曾經長期一黨獨大的日本,和台灣一樣,要使官僚體系維持行政中立,並斬斷與既得利益團體的綿密關係,是多麼困難。

腦子只有錢 安全放一邊

為何日本救災腳步混亂?櫻井先生指出,日本政府、東京電力及經團聯(經濟團體聯合會)長期合作推動核能,形成關係密切的擁核幫,他們的觀念就是認為核電廠不會發生問題,因此不會事先做好防災及救災準備。雖然他們之前曾經預測當地可能發生15公尺海嘯,但也未制定任何因應措施。他們腦子裡只有賺錢,市民生命安全並沒有放在心上,結果福島核一廠運轉四十年就發生嚴重的輻射外洩事件。

從哪裡看出他們腦子裡只有利益?其一,自民黨首相安倍晉三上台後曾表示,福島重建再生未完成,不會重啟核電,結果現在重建再生尚未完成,就已開始重啟核電。其二,福島核災輻射污染範圍不僅涵蓋福島縣,也殃及外縣市,但現在政府把核災當作只是福島的問題,不談其他縣市問題。比如,岩手縣香菇因為輻射超過食安標準(100貝克/公斤)賣不出去,但政府卻不正視此問題,媒體也不太報導此問題。

除污經費驚人 營建公司賺翻

也因為政府擁核思維,除污該如何作,沒人知道,政府只知委託發包,結果營建公司掌握作業程序,並變成他們巨大獲利來源。比如震災前,飯館村一年預算40億日圓,震災後,除污經費就編列了4,000億日圓,等於花了該村一百年預算。又比如在南相馬由市政府負責的除污範圍,除污加上清除海嘯廢棄物的經費,就花了3,600億日圓,這其中包括兩座日處理量200噸的焚化廠,共花了800億日圓,且只為了焚化海嘯廢棄物及受輻射污染的可燃物而暫時設置,任務完成就要拆除。

整個政府為了除污,截至目前為止共花了3兆多日圓。大部分民眾不知道花了這麼多錢,也不知道這些錢如何花,資訊並不透明。須由民選議員或首長諮詢才能知情。

東電的責任 納稅人買單

除了移除輻射污染以外,還要廢除這座為環境與許多居民帶來不幸的核子反應爐。櫻井先生說,根據政府推估,福島核一廠廢爐經費達22兆元。然而,最應該為福島核災負起責任的東京電力公司,股價目前只有22元,必須漲到2,000日圓,才有辦法負擔22兆元廢爐經費。既然東電無能力負擔,最後就是政府買單,也等於是納稅人買單。

而且這22兆元廢爐費用,是推估的,最後要花多少錢,沒人知道,且實際上可能更多。工程的拖延、還有許多預想不到的意外,將使廢爐經費一再追加。比如政府規劃福島核一廠30年廢爐,但實際工程進度相當緩慢,目前只有取出4號機用過燃料棒,且才剛開始要取出3號機組的用過燃料棒,1號機與2號機用過燃料棒可能要延到2020年後才能取出。

再來看輻射污染水。由於每天有400噸地下水流過爐心區受輻射水污染的地下含水層,而受到污染,必須抽出來過濾移除放射性物質後才能外排,然而過濾設備一天處理量只有100噸,其他只好用許多儲槽暫存,並於反應爐周遭斥資興建凍土擋水牆阻隔地下水繼續入滲,但凍土牆還沒有成功經驗,無法阻隔乾淨地下水入滲受輻射污染區域,也難以阻隔受輻射污染的地下水流往海洋。

除污工作也是一樣。首先,政府原規劃挖除的輻射污染土方,要先暫存3-5年,然後送到中間貯存設施存放30年,之後再進行最終處置。但如果污染土方只暫存3-5年,應該早已於2016年就通通送到中間貯存設施存放,然而現在已是2019年,許多地方仍可看到暫存的太空包,只有四成污染土方搬進中間貯存設施,且再過三十年,現在負責的人都死了,會不會進行最終處置??沒人知道。

再者,除污主要針對生活圈,若是稻田,有些地方是施用抑制植物吸收的藥劑14,非真正除污。如果要真正除污,刨除污染土壤,將會多出多少刨除成本、運輸成本與貯存成本?

20190901-16.jpg
除污後的農地。

擁核幫挾銀彈力量反撲

福島核災促使許多地方首長加入反核陣營,但其政治力量正遭受銀彈攻擊。櫻井先生說,2012年,由三位地方首長發起的「非核地方首長連線」(Mayors for a Nuclear Power Free Japan network),現在有100名會員,包括現任或卸任的地方首長。但也是在2012年,自民黨重掌政權,安倍首相上台,擁核幫挾著金錢力量的反撲,不僅開始在反核社會氛圍中推動重啟核電的政治議程,也導致參與「非核地方首長連線」的許多成員後來選輸,以致目前現任者不到十個,現任者並擔任該組織幹部者只有一個。

參加此組織者,會被視為反對安倍政府重大政策,比較不受中央的支持。櫻井先生舉例,安倍政府在推動重啟核電政策時,比較會聽取民意,畢竟日本社會還忘不了福島核災帶來的傷痛;但在推動其他重大政策時,比如美軍基地遷址,就不顧居民反對。1996年,日本政府決定把美軍位於沖繩縣南部宜野灣市、有部份強佔民地的普天間基地歸還給地主,後來並決定遷址到沖繩北部的名護市沿岸,而須於名護市邊野古海域進行填海造陸工程、建機場,此舉引起多數在地居民長期以來的反對。15

然而安倍政府上台後,強勢推動此政策,並於2018年2月名護市長選舉時,透過與自民黨關係良好的宗教組織「創價學會」,號召會員遷戶口到名護市,而讓反對美軍基地遷址的候選人選輸三千多票。而創價學會也在同一時期(2018年1月)的地方選舉中,明確表態支持現任的南相馬市長,而使櫻井勝延選輸兩百多票,未能連任南相馬市長。而這兩次選舉,都有經費從內閣機密費流出支持對方陣營(第二次選舉,內閣機密費花了62億日圓),是他們選輸的關鍵因素之一。櫻井先生覺得,日本自民黨作為,和川普是類似的。

也就是說,金錢的力量,正在改變著社會氛圍以及政治局勢。櫻井先生又舉例說:東北六縣中,福島、青森兩個縣和核電廠有關。自民黨在這兩個選區,以補償名義大灑錢,而較受民眾支持,其首長是自民黨人當選;其餘四縣首長則是由非自民黨的候選人當選。另外,SDA區(由中央負責除污的「除污特別區」)內外的賠償金額落差大,使得區外民眾認為首長沒能力爭取經費,轉而支持自民黨候選人。

最後,櫻井先生下了小結。他認為,除污原理很簡單,重要的是要能除污到可以回復以前的生活;面對問題的態度很重要,而不只是灑錢了事;然而政務官只是過客,不會想要負責任,而最主要的當責人,東京電力公司,只是灑錢了事,而不負責,不可原諒。

是啊!不可原諒。核災,苦的是災民,卻有一群人,而且其中有許多是製造問題的共謀,不但不用負責,而且還以救災之名擴張勢力,奪取資源。可悲的是,若未能明辨真相,而只是以金錢思考,可能還會被加害者魅惑鼓動,他們換上一張俊秀臉孔當代理人,繼續推動殘害你我與美麗大地的政治議程。美好家園的失去、看不見的輻射威脅,豈是金錢補償就能挽回?政客們與東電公司有辦法不用納稅人的錢,就把輻射污染移除到可以讓居民回復以前的生活嗎?夜已深,隔天等著我們的人與地,將更仔細回答我們這個問題!


記福島行(二)〈〈――。。――〉〉記福島行(四)

附註:

  1. 〈櫻井勝延〉,維基百科。
  2. "The Fukushima Daiichi Accident, Report by the Director General",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3. "Radiation-Driven Migration: The Case of Minamisoma City, Fukushima, Japan, after the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 Hui Zhang, etc.,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14, 11, 9286-9305.
  4. 〈政府沒有告訴你的真相──獨立記者談福島核災(記協日本福島核災兩周年回顧研討會紀錄之二)〉,獨立媒體,2013.03.12.
  5. 〈南相馬市長:我們等死!距核災電廠20公里,無物資無援手〉,香港蘋果日報,2011.03.18。
  6. 農地除污作法各地不一,比如南相馬,5,000貝克/公斤以下的農地是灑抑制劑;在飯館村,則是全數刨除。
  7. 〈沖繩縣知事選舉及美軍基地搬遷爭議〉,宮城大藏,2015.04.27.
  • 作者:
    • 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
    • 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 蘇惠卿,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 許淑茹,臺南市立金城國民中學資訊科教師、成功大學人類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委員。
  • 此次福島行要特別感謝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出借輻射偵測器並指導使用方式;感謝日本友人藤原壽和、佐籐克春與金星等人協助安排、講解與陪伴;感謝木幡ますみ、櫻井勝延、伊藤延由等三位寶貴的見解與經驗分享。
  • 發表日期:2019年12月05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