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想要回家卻不敢回家的重災區居民――記福島行(二)

20190901-6.jpg
左一為木幡議員。

在富岡町的櫻花商城,我們見到了這位女士,她個子不高,頭總是斜向一邊,無法挺立,顯然身體並不大好,聽說年輕時曾捐一顆腎臟給弟弟;但她臉上總是保持著微笑,待人親切,令人感受到一股頑強的生命力,從她瘦小身驅綻放出來。

她是福島縣雙葉郡大熊町的現任議員,木幡ますみ(Kowata Masumi),家距福島核一廠事故廠房7.2公里。福島核一廠位在雙葉郡的大熊町和雙葉町交界處,因此這兩個町也是311地震、海嘯、核災重災區。在核災發生前,大熊町人口1.8萬人,現在戶籍還在當地的人口剩下1.2萬人,但實際住戶只剩50戶,其中在籍的常住人口40人,另有200名是因為除污工作關係而住在當地。因為核災而到外地避難的居民,願意現在就回來的很少,畢竟當地現在沒有商店、醫院,生活機能差,而且災民可能也已習慣他地生活。

在大熊町,由國道6號公路往東直到海岸線、圍繞著福島核一廠、相當於該町面積五分之一的陸域範圍,已被劃為中間貯存設施的場址,用來興設污染土方的篩分、暫存設施,以及興設輻射污染廢棄物之焚化、暫存設施。目前中間貯存設施還未全數完成,有的仍在興建中或用地取得中,未來全數建好後,會興建堤防阻擋海嘯。但她認為這些中間貯存設施很危險,因為她在311地震發生後隔天,即沿著國道6號開車回家,沿途看到一些地方有裂縫,應該是雙葉斷層,因此她擔心如果再發生地震、海嘯,堤防可能還是會破堤,在海嘯沖刷滔洗下,放射性物質可能會外流海洋。

20190901-7.png
中間貯存設施的場區配置

除了中間貯存設施的場區至少三十年不能住人外,大熊町還有大約五分之三是還不能住人的歸還困難區,因此可住人的面積僅剩下五分之一,而且不是正式解除撤離令的區域,而是為了配合災區重建與振興工作而允許住人的區域。町內的空間輻射劑量率,有的地方高、有的地方低,比如在鄉公所附近的測值只有0.01微西弗/小時,而她那尚未除污的家,現在還有100微西弗/小時。因此在靠近歸還困難區的地方,即使是有住人,也只有老人家,年輕人是不住在那裡的。

311複合式災難 一生難忘的經歷

在回答完我們關於當地現況的一些問題後,大家默然無語一陣子。忽然,木幡議員開口講述起她這輩子最難忘的回憶。311大地震發生當天,木幡女士正陪著她的兒子在仙台考試,並不在家。為了解家裡在地震後的情況,她把兒子安頓好後,即於隔天獨自一人開著車,沿著國道6號回家。沿途碰到道路斷了就繞路,也用手機拍了許多災情照片,包括泡在水裡的富岡車站;然而走到某處時,手機突然壞掉,導致照片都不見,同時只見所帶的輻射偵測器,數值大幅震盪後壞掉。

她為什麼隨身帶著輻射偵測器呢?因為她小時候,父親就相當關注核能安全問題,常常教育她們認知核電廠的危險性,因此她從小就很有意識,常常告訴鄰居玩伴,如果發生核災,大家都要跑。長大後嫁到海邊,離福島核一廠只有七公里多,因此結婚時父親就送她一台輻射偵測器當嫁妝。想不到後來就真的發生核災了。不過,從小在她耳提面命下的青梅竹馬,也都能在核災發生後自主避難。

為了反核及為災民發聲,她四年前參選議員並順利當選,於是她買了一輛車,四處拜訪在外地避難、歸期無期的選民。四年下來,跑了25萬公里,因為災民散布各地。我們問她,拜訪了這麼多的選民,他們心裡最大期望是什麼?她回答說:「想要回家。」

但居民還是不敢回來,所以政府要幫他們維持環境,讓他們以後能回來。但維持環境,必須清除雜草,由於面積龐大,於是施用除草劑。她常想,這樣土壤不是同時有放射性物質與有毒農藥的污染了嗎?真是兩難!

會不會有災民因為不想回來,而把房子賣了呢?她答說,房子要賣也賣不出去了。不過,政府對於高輻射污染的地區,是比照房子全毀標準給予災民補償。但是金錢的補償,難買心理健康。畢竟,這樣的災難,是令人難以承受的。那看不到的恐懼、對未來的徬徨、人際的斷裂,以及持續的對家鄉的思念。

實地深入重災區 超高輻射快閃過

用完餐後,木幡議員開車引領我們往大熊町方向走。即使車子還在富岡町裡走,沿途也是人煙稀少,這裡進出的主要是外地前來工作的除污工程人員,有些在幫家庭除污,有些在進行道路工程及輻射污染暫存區的進出作業。在離大熊町約一公里處的一個三叉路口,木幡議員停下車,引領我們下車觀察與紀錄。這個三叉路口是由一條大路和兩條小路交會形成,三叉路口有一株大樹,分隔著兩條小叉路,其中一條是通往歸還困難區嚴禁進入,另一條是通往開放居民可遷回居住的區域;由大樹往大叉路方向前進到一十字路口,又會碰到歸還困難區,必須轉彎;我們並在三叉路口的大樹下及路旁的綠地,偵測到0.8-0.98微西弗/小時的高輻射值。木幡議員補充說明這也是居民「想要回家」,卻不敢回家的主因,居民認為應是全區整治完成後才開放居民回家,否則在安全上很難界定,也有二次汙染的疑慮。

20190901-8.jpg
三叉路口的大樹左邊是通往歸還困難區嚴禁進入,右邊是開放居民可遷回居住的區域。

20190901-9.jpg
從這十字路口往左的道路是前一張照片的三叉路,往右往前則會碰到禁止進入的歸還困難區。

20190901-10.jpg
很多區域的房子還是在歸還困難區內。

接著我們正式進入大熊町,首站是新建的大熊町役場(相當於台灣的鄉鎮市公所)。2011年3月11日福島核一廠發生事故後,大熊町的市中心,包括町役場和車站,都位於歸還困難區,嚴格禁止進入。於是日本政府在原本的大熊町役場西南方3.3公里處,興建新的町役場,希望由公務員帶頭返鄉,並提供返鄉居民一個良好的服務與集會場所。大熊町役場造價昂貴,總共花了25億日圓,這裡的輻射值平均約為0.15微西弗/小時,但遠處的森林是禁止進入區,因為輻射除污以生活圈為主,森林面積大且清除困難,所以不在除污範圍內。

20190901-11.jpg
大熊町役場

待了將近半小時之後,木幡議員開車帶著我們往下個目的地南相馬市走。從大熊町役場出發時,我們攜帶的輻射偵測器偵測到的輻射值是0.1微西弗/小時,進入國道6號公路往北走時,偵測到的輻射值是0.6微西弗/小時,然後越往前走輻射值不斷升高,1.0微西弗/小時,1.4微西弗/小時,1.8微西弗/小時,2.0微西弗/小時……忽然我們聽到木幡議員說,右邊白色屋頂是福島核一廠事故廠房,此時車子一閃而過,輻射值更跳升至3.0微西弗/小時;不久我們偵測到最高輻射值4微西弗/小時,木幡議員告訴我們這裡是貯存輻射污染土方和10萬貝克以上廢棄物的中間貯存設施場區,於是趕快拿起單眼相機在車內快拍。木幡議員說,依照政府規劃,輻射污染土方會放在中間貯存設施裡30年,然後移到最終處置場,但她擔心這裡會變成最終處置場,另外這裡有雙葉斷層也是她所擔心的。車子開過中間貯存設施,輻射值也開始漸漸下降,抵達南相馬市的小高區,再度回到0.1微西弗/小時的背景值。

20190901-12.png
於國道6號上,行經中間貯存設施時偵測到的最高輻射值4微西弗/小時。

20190901-13.png
貯存污染土方及10萬貝克以上廢棄物的中間貯存設施。

記福島行(一)〈〈――。。――〉〉記福島行(三)

  • 作者:
    • 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
    • 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 蘇惠卿,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 許淑茹,臺南市立金城國民中學資訊科教師、成功大學人類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委員。
  • 此次福島行要特別感謝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出借輻射偵測器並指導使用方式;感謝日本友人藤原壽和、佐籐克春與金星等人協助安排、講解與陪伴;感謝木幡ますみ、櫻井勝延、伊藤延由等三位寶貴的見解與經驗分享。
  • 發表日期:2019年11月22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