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從零開始認識PFAS —— PFAS關我PFAS?

PFAS關我PFAS?PFAS可能引發的人體健康風險

所以說,就算現在、或者未來的環境中到處都是PFAS物質,對我們又有什麼影響呢?前面已經說了PFAS不是急毒性,在日常生活中會一次大量攝入PFAS物質的可能性又很低,那假設它們只是乖乖地待在那裡,就讓它們乖乖地待在那裡沒關係?

當然不是這樣,所有關注PFAS物質的組織團體一再強調PFAS最令人頭大的問題就是它們「永生不滅」的特性;既然不會在環境中消失,只要人類不停止生產,PFAS就只會在環境中不斷累積,直到有一天,不管喝一口水還是吃一口食物,進入人體內的PFAS濃度都是足以引起健康風險的。怎樣的健康風險呢,PFAS-Tox Database 持續收集了關於「PFAS如何影響各種生物(包括人體和動物)體內系統」的研究文獻報告,資料量鉅細靡遺但也方便檢索,值得一看。

因為PFAS家族實在太過龐大、超過12000種而且還不斷增加新成員,要研究每一種PFAS物質的病理資料不知得耗上幾百年的時間。不過PFAS家族中兩大歷史悠久的長老——PFOA和PFOS,目前已有足夠的研究資料證明這兩位與以下所列出的疾病的發展有高度的關聯性,而後來針對其它PFAS物質的病理研究,也大抵顯示出與這幾類疾病的風險有關,我們可以一個一個來檢視:

 

  • 甲狀腺疾病
    甲狀腺會分泌甲狀腺激素(甲狀腺荷爾蒙),幫助調節身體代謝功能,也維持肌肉控制、腦、心臟、消化和發育等功能,是人體內非常重要的荷爾蒙激素,分泌量多或少都會出問題。而許多環境荷爾蒙、包括PFAS因其化學結構類似甲狀腺激素,會被人體誤認為甲狀腺激素而在甲狀腺內累積,久而久之引起甲狀腺疾病、甚至甲狀腺癌。
     
  • 肝損傷
    過去幾年在美國,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NAFLD)的病例數增加,PFAS被懷疑是原因之一,許多研究嘗試找出兩者的關聯性。2022年,南加州大學的Keck醫學院(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Keck School of Medicine)發表一篇研究報告,審視了111篇相關的研究論文並整理分析所有資料,發現血液中的三種常見PFAS物質(PFOA、PFOS、PFNA)的濃度與酵素ALT的濃度有關,而ALT的濃度高則是肝受到損傷的一個警訊
     
  • 提高血脂濃度,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
    2023年一份統合分析報告,整理了過去29篇「PFAS與血脂肪濃度」相關性的研究論文,結論是PFOA和PFOS與血液中的總膽固醇(total cholesterol)以及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ow-density lipoprotein cholesterol)的濃度有高度的關聯性。而這兩種血脂肪濃度若是不正常都有可能引發心血管疾病
     
  • 睪丸癌
    PFAS會被添加於消防泡沫中,用以撲滅B類別(Class-B)的火災。過去在美國,這類型的消防泡沫被大量使用在空軍基地和軍隊中,殘餘的泡沫便容易污染週邊地區的飲用水。在這些軍事設施服役的男性官兵,罹患睪丸癌的機率比較高,一直被懷疑跟PFAS污染有關,直到2023年的重疊病例對照研究報告,調查530個病例,證實軍隊基地是否有被PFAS污染、血液中的特定PFAS物質的濃度、與睪丸癌的引發病因有高度的關聯性
     
  • 乳癌
    2022年菲律賓Velarde博士的研究團隊調查大馬尼拉地區婦女的乳癌罹患率與41種內分泌干擾素(EDC,環境荷爾蒙)的關聯性。針對罹患乳癌及沒有乳癌的婦女,檢測分析其血液樣本,得出PFAS跟乳癌具顯著相關性的結論。2020年,台灣的陳保中教授團隊也發表一篇論文指出,PFAS和乳癌風險呈正相關。該研究招募了120名乳癌患者,並找了119名未罹患乳癌女性當對照組,然後檢測分析這些研究對象的血漿中PFAS濃度。結果發現,在小於50歲的年輕女性中,PFHxS和PFOS這兩種PFAS於血漿中的濃度,和罹患雌激素陽性的乳癌風險呈正相關
     
  • 降低女性生育率
    PFAS作為一種內分泌干擾素(環境荷爾蒙),一直被懷疑有可能會干擾女性的生育功能。過去的許多研究在動物身上或實驗室內,都發現PFAS會影響母性的生育功能,然而缺乏針對人體的研究資料。2023年中國一份統合分析報告整理了13份研究報告、5468筆資料,發現PFOA與PFOS會降低生育率。同年另一份重疊病例對照研究調查了新加坡382位計劃生育的女性,發現體內PFAS濃度高出平均值25%的女性,在一年內的生育率大約降低了40%
     
  • 子癇前症(妊娠毒血症)
    子癇前症(preeclampsia)早前稱為妊娠毒血症,是孕婦會發生的疾病,症狀通常是高血壓與蛋白尿,如果不及時治療,將可能導致癲癇發作。子癇前症影響全球約2-8%的孕婦,尤其妊娠高血壓是懷孕期間最常見的死亡原因。2021年的案例研究報告,調查150位孕婦體內PFAS含量與子癇前症的關聯性,發現PFAS含量與遲發性子癇前症(late-onset preeclampsia,發於懷孕第34周之後)的發生率高度相關。2023年中國發表的研究,調查上海市3569位孕婦,他們發現幾乎所有孕婦都被PFOA和PFOS污染,而PFOS含量與子癇前症的發生率高度相關
     
  • 胎兒、嬰幼兒發育缺陷、體重過輕
    最早在上個世紀PFAS剛出世沒多久,生產PFOA的3M公司就已經在內部的動物實驗得出「在子宮內便接觸到C8(PFOA)的老鼠胚胎,出生後即患有眼部的缺陷」的實驗結果。3M甚至將此結果告知當時跟3M購買PFOA的杜邦公司,然而杜邦卻對員工隱藏此訊息,繼續讓懷孕的女性員工暴露在PFOA的污染風險之中,這個故事我們在不沾鍋、消防泡沫和速食包裝袋的祕密中有提到。PFAS為何會導致胎兒發育缺陷,DNA甲基化(DNA methylation)的功能失常被懷疑是可能的原因之一。2023年台灣陳保中教授研究調查486對母子,發現PFOS的含量與MEST(mesoderm specific transcript)中DNA甲基化的功能變化有關,間接影響到胎兒發育。胎兒出生後,PFAS的影響仍然持續,2024年美國的研究:即便是已成長到3歲的幼兒,母體懷孕期間暴露於PFAS的程度,仍然是幼兒是否產生神經行為問題的風險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