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不沾鍋、消防泡沫和速食包裝袋的祕密

鐵弗龍的孩子

1981年的一月,在美國西維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的帕克斯堡(Parkersburg),年輕的蘇•貝利(Sue Bailey)生下了一名男嬰。該名男嬰的臉部嚴重變形,他只有一個鼻孔,右眼整個向右下偏移,鋸齒狀的眼瞼,而瞳孔是鑰匙孔的形狀。當時接生的醫生對可憐的蘇說:「這個孩子可能活不過今晚。」而這個男孩卻奇蹟般的活了下來,他是威廉•貝利(William Bailey),也以巴奇•貝利(Bucky Bailey)這個名字為世人所知。為了能活著長大,他在成長過程中經歷了許多令人痛苦不堪的手術,如今(2021年)他已年入40,不但結婚而且養育了兩個健康的孩子。巴奇目前致力於以自身和他的家鄉帕克斯堡的故事為警訊,向世人揭露全氟烷化物一旦流入環境中累積,會對生態及人體健康造成多麼可怕的浩劫。

在蘇懷著巴奇之時,她還在世界排名第二大的美國化工公司——杜邦(DuPont)——在帕克斯堡的一家工廠(Washington Works)上班。1938年,杜邦公司的化學家意外發明了聚四氟乙烯(PTFE),一種使用了氟取代聚乙烯中所有氫原子的人工合成高分子材料。這種材料抗酸抗鹼、耐腐蝕、耐高溫,不親水也不親油,幾乎不溶於所有溶劑,另外也因為摩擦係數極低,有絕佳的潤滑作用。1944年,杜邦公司為聚四氟乙烯註冊了商標名,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鐵弗龍(Teflon)」,以鐵弗龍作為表層塗料的不沾鍋大受美國民眾歡迎,讓杜邦公司獲得了極大的商業利益。杜邦在帕克斯堡的工廠主要生產的就是鐵弗龍,而我們的故事主角——全氟辛酸(PFOA),是在生產鐵弗龍的過程中會使用的原料。

蘇生產完之後回到工廠時,她在更衣室的長椅上發現了一張字條,內容提到3M——PFOA的製造公司——針對動物所作的實驗結果:「在子宮內便接觸到C8的老鼠胚胎,出生後即患有眼部的缺陷」、「任何在工作中會接觸到C8的女性員工, 強烈建議在打算懷孕前先去找醫生諮詢」。C8就是PFOA,因其分子鏈中有8個碳而得此別名。蘇拿著這字條去工廠內的醫護辦公室,想要知道這是不是造成她兒子先天缺陷的原因,但杜邦的醫生們卻堅持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聯。杜邦將所有女性員工移出「可能會接觸到C8」的工作區域,沒有給任何理由。幾個月之後,蘇的同事介紹凱倫(Karen Robinson)給她認識,凱倫是另一位同樣在杜邦工廠上班的新手媽媽,而她的兒子也一樣剛出生就患有眼部缺陷。蘇說:「這幾乎讓我們兩個都確定了一件事。」

成為杜邦夢魘的律師

1998年,律師勞勃·比洛特(Rob Bilott)接到了一位牧場主人威爾伯·坦納特(Wilbur Tennant)的電話。威爾伯告訴勞勃:他那些在帕克斯堡郊外牧場圈養的牛群,正在一隻接著一隻地死去,勞勃答應跟威爾伯見面談談31。一個禮拜後,威爾伯帶著一堆資料去找勞勃,並且給勞勃看了一支他自己拍的影片,這隻影片目前還能在網路上觀賞得到(內含牛隻屍體畫面,恐引起觀看者不適)。影片內容首先拍攝到帶有泡沫的大量污水從水管中,逕自流入小溪中,小溪周圍的魚和鹿死亡,牛隻的屍體以及解剖後的內臟。「我找了市內每一個獸醫,希望有人能幫我查明牛隻死亡的病因,但他們全部都拒絕,所以我只好自己解剖。」威爾伯說:「你可以看到發黑的牙齒、肝臟、心臟、胃、腎、膽囊...它們全都變色了。」影片中的小溪,叫做乾流溪(Dry Run Creek),它的上游流過杜邦公司的一處廢棄物掩埋場,下游流經威爾伯放牧牛隻的牧草地,往西接上小卡諾瓦河(Little Kanawha River),最後再注入俄亥俄河(Ohio River)。杜邦公司的該處掩埋場,原本還是屬於坦納特家族的土地,在80年代早期,吉姆·坦納特(Jim Tennant)——威爾伯的兄弟,當時也在杜邦的工廠上班——將66公頃的土地賣給了杜邦公司。吉姆和他的妻子原本是不想賣的,但吉姆患有多年醫生都無法診斷的神秘疾病,他們急需要那筆錢。在威爾伯找上勞勃的時候,他的牧場已經死了153頭牛。

勞勃接下了這個案子,他的理由是:「這是正確而該做的事」。1999年的夏天,勞勃對杜邦公司提起了聯邦訴訟。一開始非常不順利,杜邦與美國環保署(以下簡稱EPA)分別針對坦納特家的牛隻大量死亡的原因進行了調查,然而兩方的結論卻都是:「營養不良、不適當的疾病照料方式、和缺乏蒼蠅防治措施。」換句話說,這都是坦納特家自己照料不周的錯,不能怪到杜邦頭上。坦納特家還因此遭到鎮上居民的非議,「抱歉,但我不被允許跟你們說話。」一位坦納特家多年的好友跟他們這樣說。

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事情終究出現了轉機。一天,勞勃無意中注意到杜邦寫給EPA的信中,出現了一個他從未聽聞的化學物質:PFOA——我們之前提過的C8、全氟辛酸。PFOA當時不在任何法定列管的化學物質清單內,勞勃在他自己公司的文獻內也找不到相關資料,他開始對這物質產生了興趣。勞勃向杜邦索取所有有關PFOA的文件資料,被杜邦一口回絕,這更加深了勞勃追查這個神秘化學物質的決心。2000年秋天,勞勃訴請法庭命令,要求杜邦必須交出前述的所有文件,法庭通過了這項訴求,杜邦只得乖乖地依照命令執行。之後數千份文件裝成十幾個箱子被依序送到了勞勃的辦公室,勞勃花了好幾個月時間埋頭研究這些文件,慢慢拼湊出故事真相。「我簡直不敢相信!」勞勃說:「它們就寫在那裡!你以為只是聽說過,但從來沒想過這些事會真的被寫在文件裡。」這些文件裡所揭露的,是杜邦明知PFOA對環境生物有害,卻放任其任意傾倒廢棄,赤裸裸的犯罪證據。

長達半世紀的污染

杜邦最早在1951年就開始向3M公司購買PFOA,用於鐵弗龍的生產流程中。雖然當時PFOA尚未被政府列管為有害物質,3M還是寫了一份PFOA的廢棄處理建議給杜邦:「應該以焚燒的方式或送給專業的廢棄物處理機構。」就連杜邦的內部指示都清楚寫明了:「含有PFOA的廢棄物不得放流至地表水或是地下水。」但在此後的數十年間,杜邦似乎是完全無視這些警告,持續讓PFOA恣意流進俄亥俄河中。截至1990年,杜邦將總共7,100噸含有PFOA的廢棄污泥倒入一個沒有任何不透水層襯底的坑內,污泥中的化學物質很輕易地滲入地下水,污染週邊地區的飲用水,包含帕克斯堡、維也納(Vienna)、小霍金市(Little Hocking)、以及盧貝克(Lubeck),共有超過十萬個居民受到影響。

從文件中所浮現的,還有更令人髮指的事實:在蘇生下巴奇的多年之前,杜邦和3M就已經開始針對PFOA進行醫學研究,而其中一項研究報告證實了蘇在她的更衣室所發現的神秘字條裡面的內容:「懷孕的母鼠攝入PFOA會生出患有先天缺陷的幼鼠。」1961年,杜邦的研究員發現PFOA會導致老鼠和兔子的肝臟肥大,一年之後,在狗身上也得到同樣的實驗結果。PFOA的分子結構讓它具有非常難以分解的特性,並且會依附在血漿蛋白上,隨著血液擴散到身體各處組織。1970年代,杜邦在帕克斯堡工廠的員工的血液中測得高濃度的PFOA,他們卻沒有主動通知EPA這件事。1981年——巴奇•貝利出生的那一年,3M發現了PFOA與老鼠的先天缺陷之間的關聯,他們告訴了杜邦之後,杜邦針對工廠內剛生產的女性員工做了調查,在7名出生的胎兒中,有兩名患有先天眼部缺陷,也就是蘇和凱倫的孩子,換句話說,當蘇拿著3M的研究報告去質問杜邦的醫師們時,他們堅稱兩者之間毫無關係,是在撒漫天大謊,而杜邦也從未將這份調查報告公諸於世。

到了1980年代末期,杜邦開始擔心PFOA對人體健康的危害了;急需一個掩埋場來傾倒這些有毒的污泥,好在他們想起:工廠剛從一名基層員工的手中買了一塊66公頃的地,位於帕客斯堡市的東邊、坦納特家族的土地。是的,那名基層員工就是為怪病所苦的吉姆·坦納特,那塊地就是位於乾流溪的上游,後來被杜邦傾倒了7,100噸的有毒污泥的掩埋場。杜邦的科學家們完全明白從掩埋場流出的物質會抵達坦納特家的牧場地,他們也曾在乾流溪中測得高濃度的PFOA,然而在對勞勃提出的聯邦訴訟案的回應文件裡,杜邦將牛隻大量死亡的原因毫無保留地全部怪到坦納特家的頭上。

杜邦的下場?沒怎樣。全氟烷化物的結局?還早呢。

2000年8月,杜邦與坦納特家達成和解,勞勃原本可以拿到他的律師費用,然後整個事件就此落幕,但勞勃不打算就這麼跟杜邦善了。他說:「我感到憤怒」。隔年春天,勞勃寄了一封信給所有相關執法機關,內容長達972頁,並附上136件物證,控訴杜邦對環境造成的污染以及對週邊社區的健康造成極大威脅。EPA 之後以「刻意隱藏PFOA的毒性以及其存在於環境中的事實,違反美國毒管法(Toxic Substances Control Act)」的罪名起訴杜邦,雙方在2005年達成和解,杜邦必須支付1,650萬美元的和解金額,然而這還不到當年杜邦靠著PFOA所賺得錢的2%。2004年,杜邦被判決必須為一項醫學研究計畫提供無上限的資金,該研究目的在找出PFOA與任何疾病之間的關聯。該研究計畫耗日費時,經過了漫長的七年,2011年的十二月,計畫小組的科學家們終於發現PFOA與腎臟癌、睪丸癌、甲狀腺疾病、高膽固醇、妊娠毒血症、潰瘍性結腸炎等疾病有關。而一直到2013年,杜邦才全面停止使用PFOA。

2021年的現今,杜邦已將鐵弗龍生產相關部門拆分出來成立了一家子公司科慕(Chemours),並把帕克斯堡這座鐵弗龍製造廠交由科慕來經營。它們如今使用一種名叫「GenX」的物質來取代PFOA,杜邦曾經宣稱手上有多年的研究資料證明 GenX 非常安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但根據最新的一份EPA的分析報告1,似乎並不是這樣,GenX 的 RfDs(Reference Doses,參考劑量2)是每日每公斤0.000003毫克,幾乎是PFOA的十分之一,這只說明了一件事:GenX根本就比PFOA還毒。其實不管是PFOA或是GenX,都是全氟烷化物(PFAS)的一種。延燒了半個世紀、杜邦公司與帕克斯堡的恩怨,雖然已大致是落幕了,但被稱為「永久性化學物質(forever chemicals)」的全氟烷化物家族(PFAS),其實早就已經全面攻佔了人類世界,存在我們的環境、也存在我們的身體。

它們是一個糟糕的大家族,而且到處都是

全氟烷化物,PFAS(Per- 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是全氟碳化物PFCs(Perfluorinated Compounds)的一個子分類,全氟碳化物泛指任何碳氫化合物中的所有氫原子被置換成氟原子,所形成的化合物。而全氟烷化物則是全氟烷基化合物的簡稱,烷類即指碳原子的四個鍵都是單鍵。前文中提到的鐵弗龍(聚四氟乙烯)、PFOA、和GenX,都是屬於全氟烷化物這個大家族中的一份子。大多數的全氟烷化物在室溫下是固體結晶,如粉末狀,少數較短鍊的則是液狀3。就跟鐵弗龍一樣,全氟烷化物也大多是防水防油、耐強酸強鹼腐蝕、摩擦係數低且不易燃,這些特性造就了全氟烷化物成為二十世紀的文明生活中的化學新寵兒。但不幸的是,全氟烷化物的另一個共通特性,也就是他們被稱為「永久性化學物質」的原因,就是在自然環境中超級不容易分解,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如今能在世界各地都找得到全氟烷化物的蹤跡。全氟烷化物有可能會出現在:飲用水、廢棄掩埋場附近的土壤和水體、生產或使用全氟烷化物的化學工廠、食物和食物的包裝、家庭用品(例如:地毯、襯布、衣物、清潔劑、油漆和不沾鍋)、個人衛生用品(例如:洗髮精、化妝品和牙線)、由民生污水處理場的污泥(下水污泥)製得的肥料、和滅火用的消防泡沫中4

全氟烷化物對人體健康的危害,在美國如今已不乏相關的醫學研究,就這點我們可能還得「感謝」杜邦公司,如果不是它如此無法無天地長期污染環境,也不會引起世人對全氟烷化物的關注。而在台灣,陳保中的團隊長期追蹤400多名孩童,發現這些孩子的臍帶血,有98.9%偵測得到PFOS、82.9%偵測得到PFOA,平均濃度與韓國、美國、加拿大不相上下。PFOS(全氟辛烷磺酸)是全氟烷化物的大家族中,另一位家喻戶曉的成員,也是因防水防油的特性而被廣泛應用於紡織品、地毯、鞋材、紙張、影印塗料、消防泡沫、影像材料、航空液壓油等5。臍帶血的PFOS濃度愈高,孩子出生時愈容易早產、出生體重較低、頭圍較小,孩子兩歲時的動作發展也比較差。陳保中的團隊發現,不論是孩子的臍帶血或是孩子長大後血液,當中全氟烷化物濃度愈高,孩子愈容易有過敏體質,也會加重氣喘孩子的嚴重度。該團隊追蹤一共800位青少年和30歲以下年輕人,發現當血液中PFOS濃度愈高,頸動脈就愈厚,形同提高罹患心臟病和腦中風的風險67

用途多多,滅火當然也行

全氟烷化物因具有表面活性劑和不易燃的特性,也常見在消防滅火用的泡沫以及消防人員的穿戴設備中。一般的消防泡沫分為兩種:Class A 和 Class B8。Class A 泡沫的滅火對象主要是由木頭、紙類、纖維所引起的火災,例如建築物或森林火災。Class B的泡沫則針對可燃性液體或氣體所引發的火災。Class B的泡沫又可以再分成兩大子類:合成泡沫(Synthetic Foams)和蛋白泡沫(Protein Foams)。合成泡沫的名稱來自於其主要成份為合成表面活性劑(Synthetic Sufactant),傳統上被大量使用於消防用途的表面活性劑是AFFF(Aqueous film forming foams),你很有可能會在Class B的消防泡沫的成份表裡找到AFFF這個字,但是你不太容易看到的訊息是:AFFF裡面經常含有PFOA或PFOS。

去年(2021年)年底,看守台灣協會才接到消息,台北市環境保護局依水污染防治法舉發了消防專技人員,因其在進行消防設備測試時,將消防泡沫排放至溝渠而流入景美溪造成污染。此事件進而引發了中華民國消防設備士公會和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的注意與研究。隨後便發現,原來我們的消防泡沫原液內含有氟化表面活性劑,也就是全氟烷化物。這項事實不僅代表長久以來我們任由測試後的消防泡沫廢液流入河川毒害環境,也讓打火兄弟們的健康一直暴露在隱性危害之中。此外令一般民眾更需要擔憂的是,根據臺北自來水事業處的資料顯示,早期所建的大樓的消防用水和飲用水所使用的管線或者水塔,一般都是共用的910!彼此之間只依靠一道逆止閥來阻止消防用水回流到飲用水的管線,一旦逆止閥故障,大樓住戶的飲用水便有可能受到消防用水內的化學物質污染。事實上,在2020年,就已經發生過某大樓樓頂的逆止閥根本就裝錯的荒唐事件11,消防用水中的泡沫和污水早就逆滲回水塔中,該大樓的住戶不知已喝了幾年的污染飲用水。

是不是應該跟全氟烷化物全面開戰了

美國更早以前就已經在軍隊、機場等地使用含全氟烷化物的消防設備了。自從杜邦公司的新聞發酵後,2000年美國國防部聲明3M公司不再生產含全氟烷化物的消防泡沫12。2001年,消防泡沫的生產製造商被警告「全氟烷化物是永久性生物累積的毒性物質」13。2008年一份針對911事件現場第一時間的醫護及消防人員的血液檢測報告顯示出,這些人血液中的全氟烷化物濃度是一般人的兩倍14。2011年美國國防部的一份報告說:「AFFF的使用會引發人體健康和環境的風險」15。2015年,歐盟限制PFOA在消防泡沫以及設備中的使用16,同年美國國防部開始將含有PFOS的消防泡沫換成含PFBS(另一種全氟烷化物)的泡沫17,然而當時也沒有足夠的研究資料能判斷PFBS會不會致癌18。2019年,美國國會裁示其國防部必須在2024年之前移除所有含全氟烷化物的消防泡沫並不再使用19。2021年,美國白宮宣佈八個機構已著手減少水、空氣、土地和食物中的全氟烷化物的計畫,以及有許多正在進行的研究和計畫20

看來歐美已準備充足,要和全氟烷化物來個全面開戰了,那我們台灣的進度如何呢?目前無法逆轉的遺憾是,根據先前所提到的陳保中團隊所作的研究,以及台大環工所教授林郁真2014年發表的論文21,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檢測報告都顯示,台灣環境以及我們的身體,早已被全氟烷化物大軍給攻佔了。只是目前該如何挽回頹勢呢?雖然科學家們正在研究,但人類目前還沒有很有效消滅環境中已存在的全氟烷化物的方法,我們只能冀望生產端不要再生產或使用這些永久性化學物質,一旦引狼入室,便幾乎擺脫不掉。我們的環保署雖然已有宣告全氟辛酸(PFOA)22、全氟辛烷磺酸(PFOS)23皆屬於列管的毒性化學物質,並且訂定在2022年12月31日之後便不得用於滅火泡沫中,但也僅僅是針對消防泡沫啊,請各位看看PFOA那些琳瑯滿目的許可目的用途——半導體的光刻或蝕刻製程、攝影底片塗層之製造、具撥油、撥水性之勞工用紡織品之製造…等,對於PFOA會出現在什麼樣的產品中,心裡大概也有個底了吧。

曾經聽到這樣的一句話:「如今世界是一間超大的化學實驗室,我們人類也不過是實驗動物罷了,用來實驗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化學物質。」如今想起這句話,套用在二十世紀的人類身上,真是格外相符。農藥、鐵弗龍、化肥、塑膠,人類所發明的化學物質一次又一次的改變這個世界,為我們帶來美好又便利的生活,然後也一次又一次的發現最終還是要付出某些代價。而當我們以為這些代價總是環境會幫我們承受的時候,殊不知根本是後世的生命要去承受。全氟烷化物不會離開我們了,至少百年內是不會消失的,當我們的子孫在問為什麼天天喝小溪中的泉水還會得癌症之時,相信我們也聽不到了。

當你以為「還好我沒事不會去吃消防泡沫」的時候

喔!對了,至於速食的包裝袋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根據2017年的一份研究報告24還有之後的一篇整理報導25,針對了29個品牌的速食連鎖餐廳的各類食品包材,就是裝薯條的盒子、漢堡的包裝紙、或裝雞塊的紙盒那些玩意兒,總共測試了407個樣本,結果發現其中有33%的樣本被驗出含有氟化物。中槍的業者中比較知名的有麥當勞、漢堡王、溫娣漢堡、CAVA、Freshii、Sweetgreen,而中槍的包材包括:

  • 麥當勞裝小薯的紙袋
  • 麥當勞大麥克漢堡的紙盒
  • 漢堡王華堡的包裝紙
  • 漢堡王裝雞塊的紙袋
  • 麥當勞的餅乾紙袋
  • 漢堡王的餅乾紙袋
  • 溫娣漢堡的餅乾紙袋

這份研究報告真是嚇傻了從小吃速食吃到大的筆者,記得小時候,有錢有閒去吃過這些新潮的速食餐廳,還是一件可以在小學生之間炫耀的事,如今看來,能夠炫耀的還有累積在體內的氟化物濃度比別人還高吧。

也許是因為民眾開始認知到全氟烷化物的危害、輿論的壓力越滾越大,2021年年初,美國的麥當勞總公司終於發出宣示:在2008年時他們已禁用含有PFOA或PFOS的包裝材,並且到2025年之前,將在全球全面性地淘汰含有任何氟化物的包裝材26。隔年(2022)年初,看守台灣協會去電台灣麥當勞,詢問他們是否對總部的該項政策做出聲明或是反應行動,以下是台灣麥當勞的回覆:

「台灣麥當勞一向重視食品安全,所使用之食品包裝均符合政府法規與歐盟等先進國家標準,盛裝食品之包材亦皆經過嚴格把關,確保安全無虞,敬請消費者安心。
近年各界高度關注全氟烷基化合物(Perfluoroalkyl Substance, PFAS),尤其是長鏈PFAS中的全氟辛酸(Perfluorooctanoic acid, PFOA)與全氟辛烷磺酸(Perfluorooctanesulfonic acid, PFOS)及其相關物質,麥當勞於2008年就已從食品包材中移除,每兩年並做相關檢測,確認無殘留或是汙染;同時將持續精進,根據麥當勞總部的宣示, 於2025年完成所使用的食材包裝,均去除所有添加氟化合物的承諾。」

另外他們也提供一則2017年華視新聞的報導27,當時也曾針對包裝紙是否含有氟化物做出回應,強調絕不含全氟烷基化合物。嗯…既然作為全球速食業龍頭的麥當勞有此決心,我們當然也樂觀其成,希望其他所有使用到食品包材的業者也能以此模範跟上腳步,自我檢測整個食品的生產以及服務供應的環境中是否存在任何全氟烷化物。

但要等到2025年才淘汰含氟物質,會不會太晚?非氟防油紙包裝的技術其實早已成熟2829,而市面上其實也早就有公司在生產不含氟的防油紙袋32,麥當勞若有決心更重視民眾與環境生態的健康,應馬上改用此類防油紙,不需要讓顧客還要在這三年內戰戰兢兢地吃薯條,當然也不要再讓任何全氟烷化物有流入環境累積的可能。其實不只食品相關業者,綜合前文所述,有太多的產業目前都還在生產過程中使用全氟烷化物,或甚至添加在終端產品中。我們認為,目前就算政府現在全面禁止全氟烷化物的生產、使用、或進口,都已經比別人慢了一大截,遑論到現在全氟辛酸(PFOA)居然還能在一堆產業製程中被允許使用或添加。

最後再強調一次吧,全氟烷化物的可怕就在於他們被稱為「永久性化學物質」,Forever chemicals, forever and ever and ever and ever…,在環境中一旦累積就難以消除,在人體中的生物半衰期30也要好幾年。這些趕都趕不走的有害物質,人類卻在過去半個世紀內大量地生產並使用,是時候…不,早就該停止了。... and ever。

。――〉〉永生之毒入侵假環保食品包裝? 環團:政府應建立把關機制

參考資料:

1.  〈Fact Sheet: Human Health Toxicity Assessment for GenX Chemicals〉,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2021
2.  〈參考劑量〉,百科知識
3.  〈PFAS — Per- 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ITRC,2020
4.  〈Our Current Understanding of the Human Health and Environmental Risks of PFAS〉,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2021
5.  〈PFOS限制〉,經濟部工業局產業永續發展整合資訊網,2019
6.  〈Analysis of perfluorinated chemicals in umbilical cord blood by ultra-high 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tandem mass spectrometry〉,Guang-Wen Lien, Ting-Wen Wen, Wu-Shiun Hsieh, Kuen-Yuh Wu, Chia-Yang Chen, Pau-Chung Chen,2011
7.  〈防水透氣的外套、不沾鍋-小心!愈高級愈危險〉,邱宜君,康健雜誌 第197期,2015
8.  〈Firefighting foam〉,維基百科
9.  〈用戶常見水質問題〉,臺北自來水事業處水質科,2020
10.  〈台北市政府消防局函,北市消預字第09935673800號〉,台北市消防局,2010
11.  〈【消防毒物4-2】屋頂配管逆止閥裝錯 長年喝污染水恐致癌〉,邱璽臣,匯流新聞網,2020
12.  〈DOD AFNk ENVIRONMENTAL MEETING〉,Commanding Officer, Naval Research Laborator,DEPARTMENT OF THE NAVY U.S.,2000
13.  〈2001-NFPA-Schedule〉,2001
14.  〈Results of Blood Plasma Samples for a Group of NYS Personnel
Responding to the World Trade Center Disaster〉,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Health、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Health,2008

15.  〈Chemical & Material Emerging Risk Alert, Aqueous Film Forming Foam (AFFF)〉,Chemical & Material Risk Management Directorate, Office of the Under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Acquisition, Technology & Logistics,2011
16.  〈Committee for Risk Assessment (RAC), Committee for Socio-economic Analysis (SEAC), Opinion on an Annex XV dossier proposing restrictions on Perfluorooctanoic acid (PFOA), its salts and PFOA-related substances〉,European Chemicals Agency,2015
17.  〈AF awards replacement firefighting foam contract〉,Air Force Civil Engineer Center Public Affairs,U.S. Air Force,2016
18.  〈Human Health Toxicity Values for Perfluorobutane Sulfonic Acid and Related Compound Potassium Perfluorobutane Sulfonate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2018
19.  〈S.1790 -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20〉,U.S. 116th Congress,2019-2020
20.  〈White House Unveils Multiagency Plan to Cut PFAS Pollution〉,Pat Rizzuto,Bloomberg Law,2021
21.  〈Occurrence of perfluorinated compounds in the aquatic environment as found in science park effluent, river water, rainwater, sediments, and biotissues〉,Angela Yu-Chen Lin, Sri Chandana Panchangam, Yu-Ting Tsai & Tsung-Hsien Yu,2014
22.  〈全氟辛酸〉,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
23.  〈全氟辛烷磺酸〉,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
24.  〈Fluorinated Compounds in U.S. Fast Food Packaging〉,Laurel A. Schaider, Simona A. Balan, Arlene Blum, David Q. Andrews, Mark J. Strynar, Margaret E. Dickinson, David M. Lunderberg, Johnsie R. Lang, and Graham F. Peaslee,2017
25.  〈Packaged in Pollution: Are food chains using PFAS in packaging?〉,Jen Dickman, Erika Schreder, and Nancy Uding,Safer Chemicals Healthy Families
26.  〈McDonald’s Recyclable Packaging & Waste Programs〉,McDonald's Corporation,2021
27.  〈美研究:速食包裝含毒 下肚傷身〉,房業涵 宋佾彰,華視新聞,2017
28.  〈簡介食品包裝用非氟素類加工防油紙〉,蘇裕昌,國立中興大學,2013
29.  OECD (2020), PFASs and Alternatives in Food Packaging (Paper and Paperboard) Report on the Commercial Availability and Current Uses, OECD Series on Risk Management, No. 58, Environment,Health and Safety,Environment Directorate, OECD
30.  〈Breaking It Down: Estimating Short-Chain PFAS Half-Lives in a Human Population〉,Wendee Nicole,2020
31.  〈The Lawyer Who Became DuPont's Worst Nightmare〉,Nathaniel Rich,NweYork Time,2016
32.  〈全球減塑商機蓬勃 華紙發表非塑食安用紙全產品〉,聯合新聞網,2020

  • 作者:林奕均/看守台灣研究員
  • 發表日期:2022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