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淺談台灣的永續發展之道


台灣甚至全球當今的環境問題乃根源於不當的經濟模式、不當的產業以及不當的價值觀。因此要解決環境問題,讓人類得以永續發展,不能不面對這些根本問題。這三個根源互為因果,彼此強化,因此盤根錯節,要立即解決實非容易,不過現在不開始去做,則永遠解決不了。永續發展,每個人都有責任,但政府在這之中扮演著 重要的角色。以下謹就目前永續發展的問題根源以及政府職責稍作剖析。

1. 金錢至上的價值觀、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經濟模式、生產有毒有害產品的產業
首先,是資本主義所帶來的金錢至上的價值觀。金錢原本是促進人類分工合作以滿足需求的媒介,如今卻蛻變為福祉的本尊。「錢愈多愈好」, 促使各國各界各階層競相追逐金錢,並促使產業直線思考,忘了企業存在的目的其實是適切地滿足人類的需求,而只想要賣出愈多產品,以獲得愈多金錢,沒有市場就透過各種廣告宣傳刺激需求,卻未能理解愈多產品其實就是消耗愈多有限的資源,這樣的經濟模式注定是不永續的。而業者對於自身產業所帶來的環境傷害,也甚少思考,只要產品有利可圖,甚少業者會主動因為產品的危害而放棄,這種以利潤擺第一、社會責任再說的企業思維,加上政府的怯於管制,正是為何有些明顯應該淘汰的產品與服務, 如核能、PVC塑膠、農藥與化肥、石綿、香菸、毒品等等,一直存在我們社會,甚至主導人類的活動。

2. 不當的公共工程、不當的土地變更與利用、不當的補貼
在政治運作上,金錢的扭曲力量同樣無所不在。某些政治人物為了錢,而透過種種不當的手段,包括不當的工程(馬路的挖挖補補、破壞野溪的 野溪整治、沒人利用的漁港或蚊子館、過多的道路橋樑、蘇花改)、土地變更、不當的補貼(促產條例),讓國庫可以通私庫,飽了私人荷包卻破壞了環境。

3. 忙碌與盲目的社會、人民不作主的民主
現代人花了許多時間在追逐金錢的後果,除了破壞環境,也危及民主的發展。目前的年輕世代普遍較無時間投入公共事務,加班成為大多數人的 生活常態,在缺乏人 民監督下,才讓許多政治人物與企業可以為所欲為,並建立了許多不當的社會運作制度,讓許多人受其奴役而不自知。

4. 資源與金錢已太多 問題出在分配不均
整體而言,我們這一代累積的金錢與物質,已足夠好幾代所需,然而由於不當的制度造成資源分配不均,只有少數人得其利,許多人仍必須為基 本的食衣住行與教 育,勞苦奔波。若能更公平地分配這些資源,若能讓金字塔階層的人適可而止,不再追逐幾輩子也用不完的金錢,並把多餘和社會分享;若能讓從事不當活動的企業或個人停止活動(因為他們的活動除了可以賺錢外對社會或環境其實只有負面的衝擊),那麼這個社會所需投入的勞動力將可以削減,而一個悠閒的社會,方有助於 民主社會的成熟,減輕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壓力,以及追尋真正的福祉。

因此台灣的永續發展政策,必須針對以上的問題剖析,對症下藥,否則只針對一些末端病症採取一些手段,長久而言仍會病入膏肓、無可救藥。 這帖永續藥方可能成 份頗為複雜,需要各界有識之士一起探討,在此僅提供下列幾點建議。

1.打造生態社區:鼓勵共有共 享、互助合作的文化,以在全國各地建立自給自足的小型合作社會,擺脫對金錢的依賴。這個社會之所以依賴金錢,認為錢愈多愈 好,除了因為金錢可以帶來物質與地位外,最主要乃是「個人自掃門前雪」的個人主義盛行,因此大家內心皆有深深的不安全感。故政府應透過各種政策,倡導共有共享、互助合作的文化,取代鼓勵競爭、剝削他人勞力的文化。若一個社區可以透過共有共享、互助合作的方式,滿足社區中每一個人的生活基本需求,那麼這個社區何必追逐金錢?當全國所有社區都能成為這種可以自給自足(或接近自給自足)的小型合作社會,那麼金錢對社會運作的扭曲力量就會減到最低。許多存在於現今 社會的矛盾現象(比如生產力因科技進步而提高,大家卻變愈來愈忙碌;又如為了賺錢而不惜破壞人類賴以為生的環境),也會開始消融。這樣的社區,其實已經存 在於這個世界,就是所謂的「生態村」(不只是指生態環境優美,更是強調人類活動能夠適當融入自然環境、不破壞環境,且以自給自足為目標)或「轉型城鎮」。 政府應以這個目標為核心,去發展各式各樣的獎勵政策與基礎建設,讓這個目標能夠融入地方自治,把全國三百多個現有鄉鎮營造成永續發展的聚落。這樣的願景, 當可凝聚全國向心力,促進社區活力以及多元文化,同時也才是真正能對抗全球化的在地經濟。

2.推動公費選舉並停止不必要的公共工程:政治人物為了照顧自己的樁腳、或為了還清選舉債,而扭取國家資源分配的行為必須予以制止。方法包括公費選舉,讓社會投入選賢與能的資源能受到一定的限制;另外,政府也不應該再編列任何預算在這些不必要的公共工程上。當然,短期而言,可能無法立即改變政治人物包工程 的這種齷齪的政治文化,但如果政府的公共工程都是必要的工程,這種政治文化對環境的傷害將可降至最低。展望未來,在氣候變遷、石油與糧食短缺的多重危機 下,政府應積極地鼓勵再生能源(但仍需考量其對環境的影響)、農業的發展,打造能源與糧食自給自足的基礎。在這個前提下,其實我們有很多工作尚待進行,而 可以引領這些政治人物與其樁腳對這社會產生正面的貢獻。比如在目前成熟的再生能源設施中,對環境影響最輕微的當屬小型風力發電,因此政府可以推出政策,鼓 勵各級政府以可以發電的小型風車取代耗電的路燈。

3.促進公平的分配:除了稅制改 革,讓有錢人或者透過房地產炒作等不當競租行為而得利的人付出較高的稅負外,政府也應修改公司等各種機構相關法規,限制薪資級距的差別。每個人的資質縱有不同,但應該也不致於像現在有人年薪千萬、有人年薪卻不到50萬的天差地別。這種薪資差距,本身就造成了剝屑的事實:薪資 低者為取得薪資高者所提供的服務,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勞力時間方有可能。然而,上天給人天份,應是要讓他照顧更多人,而不是讓更多人來供養他;現在這種對人力資源的不當市場定價,卻使得資優者成了權貴階層。這其實也是一種因金錢所造成的價值扭曲。

4.停止不當的補貼,淘汰不當的產業: 對於生產有害環境之產品的產業,政府不僅不應給予補貼,更應透過提高稅負限制製造生產販賣等手段,淘汰這些產業。這 一點雖然是老生常談,卻涉及政府勇於站在公益上的魄力與成熟民主社會所展現的監督力量。在一個永續的未來,企業仍有一席之地,但其存在不是為了單純營利, 而是為了滿足生態社區無法自給自足的民生基本必需產品與服務而存在,所採取的方式是最節省資源、能源,儘量不用有毒有害物質、產品堅固耐用且利於回收的綠 色企業。而一個受到不當補貼而扭曲的市場機制,是無法培育出這樣的綠色企業。

5.以GNH(國民幸福指數)取代GDP(國民 生產毛額):目前以GDP為指標的經濟成長率,只能反應經濟活動的活絡程度,並沒有辦法反映人民的真正福 祉,更讓政府為了拼經濟,不顧政府預算應量入為出,而大幅舉債並推動一些不必要甚至有害的公共工程或計畫;目前許多國家債務高築,也是源自於此不當的指標。在一個資源有限的社會,經濟不可能無限成長,因此政府施政的觀念應該改變,重視人民的真正福祉,而非經濟活動的活絡程度(GDP)。其實所謂的「經濟」,應是以最少的勞力與資源達到我們的基本需求,因此經濟活動愈活絡、社會愈忙碌,其實是沒有效率,也就是「不經濟」。這也是為何數十年來台灣經濟大部份時間都在成長,但人民生活卻愈來愈不快樂之故。因此政府有必要把民眾生活的悠閒程度,參與公共事務、社區活動、投入精神生活或與家人互動的時間,環境的品質或者環境因為經濟活動所受到的破壞程度等納入經濟的指標,也就是以GNH取代GDP,才不會推出錯誤的經濟政策,誤導國家的資源,更阻礙國家的永續發展。

◎本文簡版刊載於10月2、23、30日立報看守台灣專欄
  •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祕書長。
  • 發表日期:2011年11月08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