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綠色經濟中的新貨幣想像

2012年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正在巴西里約進行,據環境資訊協會記者莫聞6/18的報導,前巴西環境部長席爾瓦演講倡言:「近代文明面臨崩壞的臨界點,想法和觀念要如何轉變,是每一個人都應思考的課題;我們已花了太多費用來拯救金融危機,卻只願意付少許的錢來拯救環境危機。」

陳虹穎女士也在〈當永續發展對上亞太軍備競賽〉一文中,點出此次會議七項議程(就業、能源、糧食、水、海洋、城市、災害)缺漏了「廢除軍備」這重要的轉型方向。本文試著對綠色經濟中的「貨幣制度」做建言。

如果拿人體來比喻國家或經濟體,分成骨、肉、靈不同層面來看待,那麼思維、價值觀,是抽象無形的靈性層面;商品、原物料、勞務的交易,是肉體、組織、器官的層面;政策法律的剛性規範,則像是骨骼一般;文化傳統像是DNA,代代傳承又不停變異。

金融、貨幣,是身體中哪個部分呢?血液與紅血球,供應營養各地區、各器官的生命活動。但是,當今的貨幣不會衰敗,它不斷成長、再成長,讓組織器官長大再長大,代價是消耗越來越多的能資源。地球只有一個,但國家、經濟體有很多個,相互競爭著養分。以美國、美元為首,引領全球經濟系統的擴張。

在分析2008年金融危機之成因時,美國社會評論家艾華生(Charles Eisenstein)曾指出文明轉型的方向:反轉「利息」制度,讓持有貨幣的人必須付出幣值降低的代價,貨幣將只保持必要程度的流通,而非指數的成長;同時也讓舊貨幣內含的競爭與隔閡,被分享、關懷的本質所取代。此外,發行範圍有限的社區貨幣,可以凝聚社區的認同與力量,以在地資源滿足在地需求,也是重要的經濟轉型策略。

另一個綠化經濟的角度,是從文字符號上著手,改變「錢」這個文字以及連帶的意義和認知。古代貨幣是貝殼,但為什麼「貝戈戈」變成了低下的「賤」字呢?大概是兵戎相戈,貝殼被打碎成為廢土,而金屬冶煉技術進步了,金子最不會腐壞,成為永恆價值的象徵。

在二次大戰後,英美等國簽訂布列敦森林協定,制訂了以美元為主要國際準備貨幣基準的釘住匯率機制。那麼,過去幾十年間的「錢」字,應該寫作「美戈戈」,以反映出美帝國的強大軍事力量。

未來,我們想要甚麼樣的經濟制度呢?新時代的貨幣,該怎麼書寫,如何指稱呢?以守護生命為核心價值與原則,左邊取「生」字;消彌戰爭,永續裁軍,右邊取「戈平」。新的「錢」字也許可以寫成「生戈平」。

再具體一些,當清潔飲用水,被工業、科技、核災的廢水所污染,不再唾手可及,淪為珍貴的資源,甚至足以引發戰爭,「水」字部就更是「錢」字合理的新部首。以水資源做為貨幣發行量的基準,讓經濟不是建立在抽象的數學理論上,而是在環境健康的現實基礎上,善用有限的(水)資源,建立循環、穩定的貨幣制度與經濟系統,終止戰爭。於是,「水戈止」這新文字,渴望著永續的未來。

⊙ 本文簡版刊載於6月24日立報看守台灣專欄

  • 作者:林震洋/綠黨黨員。
  • 發表日期:2012年7月16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