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用錯心力的環保官員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最近的大台北地區頗不平靜。台北縣政府為了一個坡度頗大的新店安坑灰渣掩埋場預定地而弄得灰頭土臉,民眾一波波的強力抗爭,使得這個以往一直是黑箱作業、且不重視環境生態與民眾安全的案子,暴露在大眾的檢視之下,縣政府相關官員與廠商如坐針氈;而台北市政府則為不具民意基礎的北基垃圾合作案的即將進行,而正努力地尋求焚化爐周邊居民的支持,在北投、木柵、內湖等地,努力地開說明會,卻又怕民眾來太多、抵受不住砲聲隆隆,而不敢讓開會訊息廣為周知。在許多民眾與官員對話的場合中,但見官員努力地複述官方說法,對民眾的詰問不是唯唯諾諾、就是誠惶誠恐地顧左右而言他,避免因為就事論事而無法找到令人滿意的理由。這些官員做得也真辛苦,維護政策也夠認真,但可惜努力錯了方向。

新店安坑掩埋場興建案與北基垃圾合作案,都暴露了一個官方一直避而不談的真相,廢棄物焚化最終還是需要掩埋。基於「土地是有限的」這麼簡單的事實,焚化政策顯然不是長久之計。然而當初我們的官員先是以掩埋場地的有限來爭取民眾對興建焚化爐的支持,然後現在又以灰渣將無處可去來爭取掩埋場的興建或掩埋容積的增加(如北基垃圾合作案)。

當然我們的天才官員也預見到了老百姓都能認知到的後果,即總有一天將無法再找到掩埋場地,因此又設「法」要把底灰拿去舖路,並美其名為「再利用」。如此一來,不僅現有的每一條道路都有可能是掩埋這些底灰的場地,我們更可能因為官方為了底灰的去處,而增加許多道路,少了許多綠地。更可怕的是,這些被巴塞爾與巴馬科等國際公約視為有害廢棄物的底灰,將因而散佈各地,難以控管。這些灰渣掩埋場與灰渣道路,將是我們揮之不去的夢魘。

其實,不管是垃圾大戰或灰渣的去處問題,最根本的解決之道,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源頭減量、分類回收再利用,避免焚化與掩埋;然而環保官員在這方面的心力實在花了太少。試看台北市政府從民國86年開始推動的廚餘堆肥計劃,至今仍未有成效,要不是在民眾高漲的壓力下,可能也不會承諾今年底要全面分離清運回收;而台北縣政府更是多年來還在原地踏步。

焚化與掩埋,或許對環保官員是個最方便的方法。然而過於依賴這些技術,而不去努力推動零廢棄政策,結果不僅官員未能省下多少心力,更讓我們的社會、環境與健康付出極大的代價。奉勸這些環保官員,莫在週而復始的尋找掩埋場地,先趕緊規劃與推動對地狹人稠的台灣更迫切需要的零廢棄政策吧!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