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從禽流感談永續發展的重要性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最近禽流感的威脅讓數萬雞隻遭到撲殺。看到這樣的事件,常令人心中非常不忍。但這猶如在戰場上,人命關天的時刻,這種殺戮行為是受到默許的。更何況這些雞隻平常就是人們要宰殺來吃的食物,其生命的價值在人們眼中是不值一文的。於是,面對這樣的人造阿鼻地獄,誰能說聲不呢?

然而,人類今天所面對的這種傳染病的威脅,豈非源於這種不尊重生命的態度?為了以最少的土地成本,飼養最多的雞隻,人們以集約飼養的方式,將數萬隻雞擠在一個窄小的空間,然後施打抗生素、成長激素,希望這些雞隻在這種不健康的環境中不要生病,希望這些雞隻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長大成雞。也就是這種方式,提供了病原繁殖演變的溫床,而抗生素的施打,更讓許多病菌得以演變出抗藥性,而變得更強大。因此,今天的情勢,誰曰不是人們自作自受呢?

另一方面,人類的不尊重生命,也顯現在對生態環境的肆意破壞,而生態平衡的破壞,也可能觸發疾病的傳播。譬如森林的砍伐、水壩的建築、土地使用的變更、與氣候變遷等,都曾造成傳染病的流行。根據巴西衛生署於1976年對某公路沿線的四個州所做的調查發現,瘧疾的流行,在公路施工範圍內的區域,比較遠地區的高出2~20倍。這是因為人們為開闢道路而清理森林,而進入之前瘧蚊以其他宿主來繁衍的區域,於是瘧疾便在工人間傳開了。所有生態的失序都會打亂了人類與微生物的平衡,而且對微生物會更為有利,因此死神總「隨著失調現象而降臨世間」。(見看守世界專論:《自食惡果》一書。)

因此傳染病何嘗不是大自然為調節生態的失衡,緩和人類對其所造成的壓力,而產生的一種反作用力,一種自我調節機制?然而猶如人類的撲殺雞隻行為,這些微生物對人類的撲殺同樣的毫不留情,慘不忍睹。例如1918年的流行性感冒,於四個月內席捲全球,造成全球2000萬人的死亡,高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犧牲人數的兩倍。

為避免人與微生物間的大型戰爭的發生,除了疫苗的研究開發外,人類必須要懂得自我節制人口,同時邁向以尊重自然生態、避免環境受破壞為基礎的永續發展經濟型態。人類的生存固然重要,其他物種的生命也應予以尊重。選擇與自然協調共處的生活形態是人類急需學習的。即使這需要犧牲一點舒適與便利,但只要能換取生態環境的平衡完整,卻是值得的。否則,當疫苗開發的速度跟不上病原演變的速度時,地球上的另一場大滅絕就會發生。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