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與大自然和好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強烈颱風海棠來襲的那兩天,只見天空的厚厚烏雲在強風吹襲下,宛若天兵天將在行軍,所到之處,狂風暴雨若萬劍齊發,只聞屋頂叮噹作響,有欲飛之勢;窗外樹影枝搖葉舞,有腰折之憂。豪雨過後,台北污濁的空氣也被洗淨了,不禁深呼幾口氣,心神為之一振。雖因高樓大廈阻擋視野之故,見不得遠山,但想起一個月前在大雨過後從南部坐火車北上之時,只見那中央山脈,近的翠綠,遠的蒼鬱,想必此時那山河也必定如此嫵媚。而這一切必須感謝那磅礡大雨,世上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天降甘露的福氣啊!

然而,令人憂心的是,我們並未能消受這樣的福氣。在這樣的雨量下,員山子分洪道照例啟動,沿基隆河而下的滾滾洪流、這得來不易的水資源就此直奔大海;全台多處因原水濁度增高而停止供水,石門水庫原水濁度甚至高達一萬度,水土保持的不良造成這得來不易的水資源混濁無法立即使用,又有一部分的雨水因此無法留住使用就先入海;部分的地區雖然淹水,但由於地層下陷之故其地下水的補注效果有限,且淹水過後的滿地泥濘不知又要消耗多少水資源來洗淨;而像台北這樣的都市雖然沒有淹水,但由於遍地不透水的柏油、水泥舖面,多數降下的雨水只是成為地表徑流直入大海,並未能儲藏在地下含水層中。

雖然海棠颱風帶來的雨量又打破百年紀錄,在屏東山地門尾寮山測站之累積雨量高達2346毫米,但是我們更要知道的是,到底我們因此留下多少水呢?另外,土石流所造成的屋毀、橋斷、路基掏空,類似的場景年年重複,上天的好意卻演變成台灣短期內無法揮之而去的惡夢,而這又要怪誰呢?

千百萬年來,大自然在寶島台灣所孕育的鬰鬰山林,卻在一世紀內因不當的開發變得如此不堪一擊,而成為洪禍土石流的淵藪;而千百萬年來無數場大雨所累積於地下的甘露更因發展高耗水、高污染的產業以及不當的水資源管理,而漸漸枯竭。往昔,一場豪雨帶來的是大地無限生機;如今,卻是哀鴻遍野!

台灣早已是個缺水國家。雖然我們的民生用水看來不虞匱乏,但那是因為許多農業與養殖漁業的用水是取自補注不及而漸漸枯竭中的地下水所致。在此情境下,朝野所必須致力的,應是如何回復台灣環境承受天雨的能力,而不是繼續以發展高耗水產業如台塑大煉鋼廠、中油八輕,以及縮編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來戕害這厭厭一息的國土。唯有讓我們的經濟發展政策,從傷害大自然轉為與大自然和好,否則一場大雨過後,我們沒有留下多少水,卻將流失許多國土、生態、與人命!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