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請面對現實

1972年,羅馬俱樂部出版《成長的極限》一書,首度提醒世人一個簡單的道理,在資源有限的地球上,不論是人口、資本或污染,都不可能無限制的成長。自工業革命之後,這個原本對人類而言是無限大的自然極限,在工業科技加持了兩百多年後,已戍忽來到人類眼前。雖然有人提前數十年發出警語,但人類仍盲目地追求經濟成長,在全球化市場上競逐利益,事實上早已通過一道道標示著「大難臨頭」的關卡而不自知;這宛若人們在一輛高速駛向懸崖的火車上進行你死我活的鬥爭,即使是最後的王者仍將隨其他亡者同歸於盡。

現在,台灣正面臨了水資源的極限。在長期縱容集水區水土保持的破壞以及極端天氣莫拉克颱風所帶來的致命一擊下,南台灣最近正面臨著空前的缺水危機,環保人士往年警語成了現在進行式。不只南台灣,中台灣與北台灣也早已面臨水資源的這道極限,往年常於旱季時要透過限水、調水,以及乞求上蒼下一場豪大雨以度過缺水危機。某些縣市更是靠著超抽地下水,年復一年地卯吃寅糧而不知大限將至,其中如彰化縣政府,更是極力爭取高耗水高污染產業之落腳,把自掘墳墓的蠢行當作政績炫耀,有如金庸小說中發狂後的慕容復,令人無言以對。

如同莫拉克颱風所帶來的啟示,水資源等生態限制並非是一成不變的常數,而是一個隨著集水區等生態環境之脆弱性變動的變數。在森林砍伐、農業上山、道路開發、河川水泥化、污水排放、氣候變遷等多重人為因素影響下,我國西部河川集水區已日益脆弱,供水能力日益降低,滿足既有用水已有問題,如何還能新增龐大用水?在這當中,除了短視的政治人物外,水利相關單位要負起極大責任,他們既無能維護集水區之健全,又無膽識向決策者與人民清楚說明真相,不讓用水量超越極限,反而配合重大開發案去開發會惡化生態脆弱性的水源,讓台灣的用水處於恐怖平衡中。

近來,面對南台灣缺水危機,水利署又開始評估往年曾因生態環境因素而被封殺的美濃水庫與高屏大湖,而面對彰化兩大開發案(中科四期以及環評中的國光石化)的新增用水量,則提出因可行性低而被塵封多年的大度攔河堰。在上天一次比一次明確的警示下,卻一次次出現同樣的錯誤作為,究其源皆是貪得無厭、心存僥倖而不願面對現實的心態所致。日昨不期看到彰化縣長卓伯源在電視上興高采烈地談「彰化新盛世」,會有中科四期、十大博物館與六百億道路建設,還有五星級飯店的進駐,沈迷於豐功偉業的美夢中,卻不見地層日益下陷,北彰化大肚溪將追隨南彰化濁水溪的命運,成為水枯風吹沙滿天的死亡河川。台灣這個社會,是不是該清醒一下了。

  •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祕書長。
  • 發表日期:2010年1月15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