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從廢飲料杯回收 淺談地下經濟的問題

作者:謝和霖( 看守台灣協會 秘書長)

之前環保署召開研商會,邀請連鎖餐飲業者與環保團體討論如何減少一次性飲料杯之用量,同時加強回收。環保署提出之草案有三,一是請業者能夠提供自備環保杯消費者折扣優惠,二是請業者設置飲料廢容器回收筒,三是請業者以有償方式,給予攜回廢飲料杯之消費者折扣優惠,折扣金額視攜回空杯數量而定。前兩個方案基本上大家都很快達到共識,但是第三個逆向回收方案,業者與衛生署等都擔心櫃檯人員在點收空杯時,可能會有影響食品衛生之虞,而未能定案。

會中,本協會參與代表提出看法為,目前廢飲料杯並非回收管道不足,而是回收價值低加上主要的消費群(如各級學生)欠缺應將其分類回收的概念所致。若能提高其回收清除處理費的費率,比如說一個收一元,則餐飲業者勢必提高其售價,同時也會更有意願提供自備環保杯者更大的折扣優惠,如此民眾也更有意願自備環保杯,更有意願做回收(因為可領回部份的回收清除處理費),同時也不會影響目前回收管道。這看來是比較簡單的做法,然而基管會代表答覆,由於目前廢飲料杯的回收清除處理費是向製造業者徵收,目前徵收費率佔其成本的比例已達其可忍受的極限,若再提高,恐怕該回收清除處理費得改向使用飲料杯的販賣業者直接徵收。

這答覆剛開始令人莫測高深。因為無論是向製造業者徵收,或是向販賣業者徵收,這費用一定是反映給消費者,因為畢竟消費者乃是最終的使用者,所以污染由使用者付費乃天經地義,對業者而言並不會有成本增加的問題。在進一步請教後,其乃指出,由於製造飲料杯業者有部分是屬於地下經濟,因此如果要合法業者繳太多的回收清除處理費,其很快就會被這些躲在暗處、政府必須花費一番精力才能查到的地下業者所淘汰。

這一番提醒不禁令人感慨地下經濟對我國環境管理影響之大。在經濟發展初期,社會上弱勢者眾多,加上之前國民黨政府鼓勵家庭即工廠,讓許多地下工廠宛如攤販般出現於農地與住宅區,在無適當污染防治設備情況下,對我國的環境造成不小的影響,更對環保管制造成阻礙,讓原本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政府實在不應坐視這歷史沉疴,而應嚴格取締地下工廠,另一方面也應把用來補貼大財團的經費轉來輔導這些更需要輔導的地下工廠移往工業區,協助他們設立有標準污染防治設備的工廠,使他們地上化,除可大幅減輕他們的環境影響外,同時也讓他們對我國的稅收能有所貢獻。但絕對不能像政府目前的規劃,以就地合法、和稀泥的方式,讓這些地下工廠繼續危害下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