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台南安南魚塭14萬噸廢棄物 五年清不完? 放任比爐碴更污染的底渣危害土壤地下水?

日期: 
2021/07/15 (週四)

立法委員陳椒華接到環團陳情,在台南安南區多處魚塭遭填埋焚化底渣等廢棄物高達14萬噸,根據台南市環保局表示,映誠公司的責任清理量是10.8萬噸,清理期限至今年12月31日,目前只清4.2萬噸,去處是屏東萬丹、九如和嘉義朴子,作為地基鋪面填築等。針對本案清理進度慢,係因底渣去化不易還是行政怠惰,陳椒華委員今邀集環保署、公共工程委員會、台南環保局和環保團體召開線上記者會暨協調會,追問清理進度、水土環境監測數據,釐清是否有行政怠惰和焚化底渣去化問題。

【環保團體聯合新聞稿】

陳椒華委員表示,本案業者涉及詐領公共工程款和處理費,2016年遭起訴及要求清理,隔年遭判刑確定,但迄今仍未清理完成,影響周遭魚塭土壤和水質安全。此案係已判刑確定、追繳不法所得,並要求清理卻延宕多年未完成,而且附近許多土樣路面卻高含重金屬,隨風揚起至鄰近魚塭汙染嚴重。陳椒華委員認為,環保署應正視底渣去化不易的問題,不可坐視底渣等廢棄物濫倒在魚塭多年仍未清理的現況,放任比爐碴更污染的焚化底渣廢棄物污染水土。

陳椒華再強調,台灣仍充斥許多廢棄物濫倒案件,有很多汙染案件未定罪判刑、也沒追討不法利得、更未要求清除廢棄物,要求環保單位應落實執法,要求行為人儘速清除,並應加強廢棄物流向管理,以及底渣粉料的規範。

台南社區大學發展研究學會研究員晁瑞光在安南區安清路遭倒廢棄物的魚塭現場連線,指出這些底渣等廢棄物堆置多年,目前仍未清理完成,且還可聞到刺鼻臭味。強調焚化底渣出問題的是粉料,尤其是將底渣填埋當土用,都含有大量重金屬。且這些底渣沒固化、沒強度,一壓就碎成粉,跟土混在一起,連路邊的土都被污染,且重金屬超標,嚴重違反土污法第一條「預防土壤與地下水污染」,而是直接污染水土。晁瑞光強調,顆粒料篩分完的粉必須再燒過、破碎後再使用才安全,要求環保署應針對底渣的粉料訂定明確的規範。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副教授黃煥彰表示,映誠公司當年謊報底渣用於道路底層與基層級配料,實際上埋於安清路的魚塭,不但污染農漁用地,並詐領環保署與環保局共計1億多元。最近映誠案二審判決出爐,刑責都變輕了,法院認為被告有清運,如果全部沒收犯罪所得過苛,只沒收三成,實在令人氣餒。

而環保署的焚化底渣再利用管理辦法越改越糟,放寬底渣變成低密度透水混凝土即可使用至農地,現在彰化芳苑鹿港多處農地就是如此。而台南有很多魚塭遭倒廢棄物,有關係的人買魚塭變更用途(增值),再埋廢棄物或攪拌成低強度水泥(水泥比率未知),再建工廠或太陽能發電廠,一魚三吃,有關係的賺飽飽,這些廢棄物就夾在乾淨農地與魚塭之間,但真正被裁處和要求清除的卻很少,這是行政和司法的公權力不彰。而底渣去化不易,環保署有責任輔導業者提高焚化爐底渣的品質及協助去化,不能再讓底渣到處亂竄。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表示,這些被映誠偷倒在安南區魚塭的底渣,數量高達每年焚化底渣產量的14-15%,相當龐大,在底渣合法再利用管道並不充足下,要在短時間內清理完畢並不容易;但也不應該讓這些底渣在無任何阻隔雨水與土壤措施下,在此堆放長達五年,任其日曬風吹雨淋!可以想見,許多粉狀底渣與底渣上的重金屬都會流竄到水體中或污染土壤,進入魚蝦貝類或鳥類體內了,其對環境生態的危害難以評估。

面對此環境威脅,環保署與台南環保局實應採取緊急應變作為,命污染行為人將這些底渣等廢棄物以桶裝或以太空包打包起來。另外,檢調既已扣押映誠1億721萬1943元財產,不怕代為清理費用日後無法求償,環保署與台南環保局就更該積極作為,代為尋找可高規格處理且願意收受這些底渣的國內外設施(比如環保水泥廠、底渣熔融廠),並在這些不同於現行底渣再利用的管道湊齊後,把限期清理期限縮短,命污染行為人趕緊送過去;污染行為人若屆期不為清理,則代為清理。短時間內妥適清理掉這些底渣,且同時不排擠新生底渣再利用的辦法可能還是存在的,環保機關應積極尋找,而不是任污染行為人慢慢來,還讓他們有時間金錢找律師打官司,浪費國家司法與行政資源。根據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和映誠底渣非法棄置案件有關的訴訟案,竟高達36件。

最後,與會者強調,這些遭違法棄置在安南區魚塭的十四萬噸底渣,以及年初被發現以低密度再生透水混凝土名義回填在彰化芳苑農地的萬噸底渣,都反映出一個事實:可妥適吸納底渣再生粒料的公共工程胃納量實在有限;可能還有許多未被發現的底渣假再利用事件,持續在發生。因此,環保署更應加強廢棄物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再利用,來面對這幾年來的垃圾危機,而非藉機擴大國內焚化量能,製造更多令人頭疼的焚化底渣與有害飛灰。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