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誰來拯救罹患「無主廢炎」的資源?

20191209_090155.jpg

躺上台東建農掩埋場上的無主廢炎患者。

我國面對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扎扎實實地獲得國人甚至全球的掌聲,雖然疫情未歇,尚待努力,但已令國人對政府信心大幅提升。然而,對於另一個可勘比擬為疫情的垃圾危機,不論是中央或地方主管機關的表現卻拖泥帶水,且錯誤百出,亟待政府高層與整個社會正視。

我們可以把垃圾看作是罹患了「無主廢炎」的資源,也分輕重症,輕者稍加治療(整理或處理),就可再生利用;重者則需要加護醫療(技術密集的專業處理),才可重獲新生;為讓疫情可防可控,必須要有「分艙分流」概念,讓輕重症者能夠區分開來,如果把這些得病或未得病、病情輕重不一的資源患者通通送往火神山(垃圾車),交互感染下,只有死路一條,下場就是火化場(焚化廠)或墓地(掩埋場)。

面對無主廢炎疫情,主管機關應該要想辦法減少確診數增加,包括發展疫苗(源頭減量),做好隔離檢疫(分類回收),想辦法讓確診患者重獲新生(循環利用),然而我們卻看到主事者無視患者中尚有許多只是疑似感染或症狀輕微者(如佔垃圾三分之一以上的廚餘),而直接訴諸火化,如台東縣府與環保署聯手啟用停擺許久的台東焚化廠,新竹縣府要以BOO方式興建焚化廠,而非大力推動設置我們真正缺乏的隔離與醫療設施(如細分類社區回收站、機械分選廠、廚餘快速醱酵或生質能源廠),甚至任由環保「醫療」設施閒置不用。

比如台東,其廚餘堆肥廠尚有5-12噸/日的量能閒置,在本協會提議下,高雄市府願意以1噸廚餘交換1噸垃圾的方式,協助台東火化已經死在掩埋場上的資源患者,台東對這大好消息竟毫無動作;甚者,台東還有一座已於去年四月完工、每日可拯救28噸廚餘的快速醱酵廠,卻為了一些小問題而要與興建業者終止契約,連減價驗收也不願意,難道要讓這無主廢炎疫情跨物種傳染?

另如南投,目前每日約有80噸資源患者被送到掩埋場上等待死亡火化,卻至少有15噸/日的廚餘醫療量能閒置,這到底是因為政府的環保「防疫」宣傳不足而讓民眾未做好廚餘分類回收,還是鄉鎮市公所清潔隊的廚餘收運機具人力不足,而讓願意配合分類的民眾無從配合?

最近我們聽說,高雄鳳山有個民生污水處理場,因為設計規模過大,有兩個消化槽閒置,若能轉用,每日可拯救200噸以上的廚餘;然而主管這污水處理場的高雄市水利局,卻不顧其平行機關高雄市環保局的防疫需求,而以廚餘臭味會引來民眾抗議、設施轉用必須進行環評變更、廚餘處理非其業務等理由,拒絕配合。另外,八里污水處理廠也有兩個蛋形消化槽閒置,也有能力拯救200噸/日以上的廚餘,台北市府幾年前也有意轉用,卻因為在地議員率民眾抗議而作罷,如今台北市府仍持續花大錢把廚餘外運中南部處理,聽說最遠送到屏東,柯市長剛上任時說要興建的200噸/日的廚餘生質能廠,至今仍無下文。

要求台東縣府啟用閒置資源火化場(焚化廠)的公共工程委員會,為何對於這些閒置的廚餘醫療設施不聞不問?在無主廢炎疫情嚴重時,有權力調度資源患者處理設施的環保署,為何只知調度資源火化場,不知調度閒置的廚餘醫療設施,以盡量減少資源患者的死亡與火化?為何對於同樣是鄰避設施的資源火化場,政府可不顧民意反對大力推動,而對於廚餘醫療設施,卻是一遇到民眾抗議就縮手?為何政府不願好好去向民眾溝通說明,現在推動的廚餘醫療設施,具有負壓隔離病房,臭味已不再是大問題?

政府種種矛盾的作為,不得不令人質疑政府根本不重視資源生命,且有意放任垃圾疫情擴大,將解決方向導向資源火化,實有圖利嫌疑。這不禁令人聯想起武漢二月的天空。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