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失火的資源回收與廢棄物處理體系(二)

20190705-theme.jpg

2019年4月7日六輕台化氣爆,環署表示沒有偵測到空品異常。 圖片來源:雲林縣消防局

火災與露天燃燒的污染排放

產生上述這些簡單心理的回收業者或非法廢棄物處理業者,可能不太了解露天燃燒或火災對環境的重大衝擊,以為燒過後一陣子就沒事了;而媒體記者朋友,則常用濃煙漫天、黑煙竄天、惡臭瀰漫等形容詞,描述火場造成的嚴重空氣污染,但還沒能清楚說明是什麼樣的污染,而政府也未能具體說明火災可能產生的影響,甚至在有工廠發生火警時,安撫民眾說沒有對空氣品質造成嚴重影響,比如今年4月7日台化芳香烴三廠發生氣爆事故,環保署於隔天即召開記者會表示:「從昨天事發到今天為止,麥寮附近之空品監測站、光化測站皆沒有偵測到異常數值。」10

事實上,任何火場上所燒的東西,不管是工廠的管線設備、建築物裡頭的家具裝潢、回收場上的回收物或非法堆置場上的廢棄物,通常都含有塑膠製品、電器或漆上塗料或噴刷油墨的物品。這些東西常常含有氯(或其他鹵素)與重金屬,因此燒掉後,和碳氫化合物一起燃燒的氯,就會產生戴奧辛,燒不掉的重金屬,也會因火場高熱而釋出。比如任何工廠或建築,都一定會有電纜線,前述所舉的某回收場火災,火場上甚至有一堆廢電纜,而電纜的外包覆,常常就是三號塑膠聚氯乙烯(PVC)。另外,許多建築物會鋪設塑膠水管與地板,其材質也常常是PVC,且為了避免其因為受熱而材質劣化,會添加重金屬安定劑。另外,電器、建築隔熱材以及含有泡綿的家具(如沙發),裡頭常常會添加溴化阻燃劑,而溴化阻燃劑本身就是會損害肝臟與腎臟、干擾甲狀腺素分泌、造成畸胎、致癌、損害神經的毒性物質,燒掉後更會產生溴化戴奧辛。因此,火災或露天燃燒行為,常常是世界之毒戴奧辛和各種有毒重金屬的重大排放源,且無法於發生當時即時監測(空品監測站、光化測站並沒有監測這些項目),在排放量付之闕如的情況下,更難評估其排放的污染後續對環境生態與健康的影響。

但可確定的,這些火場每燃燒一噸物質所排放的污染物,遠高於有空氣污染防制設備的垃圾焚化廠。焚化廠為了把廢氣中的戴奧辛、重金屬抓下來,同時為了中和燃燒所產生的大量酸性氣體,而噴注石灰乳與活性碳,然後再以袋濾式集塵器,把吸附了戴奧辛與重金屬的石灰乳與活性碳攔截下來,成為所謂的焚化飛灰,為有害廢棄物,目前是以一定比例水泥和螯合劑予以穩定化或固化,再送到掩埋場專區掩埋;而對於沒有任何空氣污染防制設備的火災或露天燃燒,等於這些飛灰上的有毒物質全被排放到大氣中,且還沒有煙囪把它們排放到高空,而是低空瀰漫在鄰近社區,因此會有更高比例被人直接吸入,其他則會沈降下來,污染土壤、河川與海洋,進入食物鏈。

要一窺露天燃燒的戴奧辛排放之嚴重程度,我們可以看看焚化廠燃燒廢棄物所產生的戴奧辛,大概有多少是從煙囪排放出去,有多少被攔截在飛灰裡頭。以2018年的基隆焚化廠為例,該廠共兩個爐子,2018年共運轉15,873爐時(也就是平均每個爐子運轉7,936小時),燒了193,229公噸的廢棄物,廢氣排放量平均為1,397.23Nm3/min,兩爐每年各有兩次廢氣戴奧辛濃度檢測,平均檢測值為0.014 ng-iTEQ/Nm3(相當於焚化爐戴奧辛空氣污染排放標準0.1 ng-iTEQ/Nm3 的七分之一);換算下來,2018年從煙囪排放出來的戴奧辛量,約為0.0186克,相當於每燃燒一公噸的廢棄物,從煙囪排出0.096奈克(ng=10-9克)的戴奧辛;另外,這兩個爐子該年產生了9,119噸的飛灰穩定化物,其戴奧辛濃度檢測值平均為0.205 ng-iTEQ/g,換算下來,被其空氣污染防制設備攔截下來的戴奧辛量約為1.869克,也就是從煙囪排放出去的100倍。

換句話說,火災或露天燃燒的戴奧辛排放量,約為焚化廠煙囪排出來的百餘倍,濃度為焚化爐戴奧辛空氣污染排放標準的十四倍以上,甚至更多。畢竟做為估算基礎的基隆焚化廠,燃燒的垃圾還算單純,而眾多焚化廠最不喜歡燒的廢棄物,正是來自資源回收場的混合廢塑膠與來自營建工程的營建廢棄物,因為其氯或溴含量高,戴奧辛產生量比燒生活垃圾更多,所產生酸性氣體也會嚴重腐蝕爐管。而廢塑膠與營建廢棄物,正是失火回收場與許多露天燃燒行為的主角。而且,露天燃燒時,很可能會發生不完全燃燒的情況,產生更多戴奧辛。

「國際消除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網絡」(IPEN)在2006年曾發表了一篇報告,作者彙整各國關於露天燃燒之戴奧辛排放的論文,提出森林火災、農業廢棄物與家戶垃圾露天燃燒、掩埋場或堆置場火災的戴奧辛排放係數建議值,也就是在不同情境下,每燃燒一公斤廢棄物,會產生幾奈克的戴奧辛。我們把其數據和由前段數據得出的2018年基隆焚化廠戴奧辛排放係數彙整如下表,可讓大家更具體了解火災或露天燃燒的戴奧辛排放之嚴重情形。11從表1中大家可看到,露天燃燒垃圾以及掩埋場、堆置場火災,戴奧辛排放係數約介於4.4-5000 ng-iTEQ/kg之間,為2018年基隆焚化廠戴奧辛排放係數的45.8-52,083倍,而基隆焚化廠戴奧辛排放係數乃以0.014 ng-iTEQ/Nm3的排放濃度來估算,該濃度為戴奧辛空污排放標準0.1 ng-iTEQ/Nm3 的七分之一,因此我們可以說,露天燃燒垃圾或回收場火災現場的戴奧辛排放濃度約為我國焚化爐戴奧辛空污排放標準的6.5-7,440倍。

表1. 不同露天燃燒情境下的戴奧辛排放係數(ng-iTEQ/kg)

情境

排到大氣的量

排到土地的量

存在灰燼的量

1. 森林、草原與沼澤火災 0.125-0.5 0.02-0.05
2. 農業廢棄物露天燃燒 0.5-0.8 0.02-0.05
3. 生活垃圾露天燃燒
  • 不含PVC
4.4-14 0.3
  • PVC含量0.2%以下
17-79 0.3-343
  • PVC含量1-7.5%
200-5000 343-892
4. 垃圾掩埋場或露天堆置場火災 23-46 120-170
5. 2018年基隆焚化廠 0.096 9.6725

在此提醒讀者,基隆焚化廠戴奧辛排放係數是粗略推估,尤其是排放到大氣的量,有低估可能。畢竟,一年兩次的戴奧辛檢測數據,僅能代表採樣期間(每次六小時左右)的排放量,無法代表一整年的排放量,且業者通常會於採樣期間,好好操作焚化廠,以求數據漂亮。若能長期連續採樣,根據比利時經驗,其實際排放到大氣的量將是如此推估的排放量的30-50倍,也就是說,對於基隆焚化廠而言,其平均排放濃度可能超過焚化爐戴奧辛污染排放標準的4-7倍,但還是低於露天燃燒含PVC廢棄物的情形。焚化爐污染已經不容小觑,更何況露天燃燒廢棄物?

首部曲〈〈—— ——〉〉三部曲


附註:
  1. 〈六輕台化三廠氣爆 環保署:附近測站皆未測到異常數值,也無波及廠內列管毒物〉,風傳媒,2019.04.08。
  2. “Update of Dioxin Emission Factors for Forest Fires, Grassland and Moor Fires, Open Burning of Agricultural Residues, Open Burning of Domestic Waste, Landfills and Dump Fires”, Pat Costner, International POPs Elimination Network, 2006。
  •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祕書長。
  • 發表日期:2019年7月5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