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龍崎世界級自然地景的驚艷與生靈


一. 全世界的泥岩惡地

全世界為數不少的惡地地形中,義大利與中亞喬治亞具有與台灣較為相似的泥岩惡地型態,其中又以義大利與台灣的泥岩惡地形成原因、地質年代與最終形貌最為接近。整體而言,台灣、義大利與喬治亞之泥岩惡地皆具有尖山利脊、泥火山與泥流等相關型態。

(1)喬治亞泥岩惡地

喬治亞民主共和國東部Vashlovani國家公園一帶廣泛分佈惡地地形,保護區內亦分佈有泥火山等特殊惡地型態,與台灣現有的泥岩惡地景觀等有相似之處。而以地質年代來看,喬治亞東部之地層主要應為上新世之時期之沉積岩,略早於台灣上新-更新世之沉積岩型態。Vashlovani國家公園具有85平方公里的自然保留區內惡地與植披、森林交錯,鮮少人為活動干擾,約664種動植物之生態搭配整體規劃約250平方公里之國家公園,完美保護了此地惡地形態與相關之生態圈。

2018060406.jpg2018060407.jpg

左圖:Vashlovani泥岩惡地型態(參考連結); 右圖:Vashlovani泥岩惡地近景(參考連結

(2)義大利泥岩惡地

義大利南區Basilicata與西北區Toscana一帶則包含相當廣闊的泥岩惡地地形,其地質年代與成因與台灣相近,皆是由上新世至更新世之海底沉積岩經地殼抬升後再受侵蝕而成,整個義大利泥岩之岩層面積大約為1957平方公里,而密集的泥岩惡地分佈面積約為321平方公里。此外,義大利泥岩惡地主要分成Calanchi與Biancane,Calanchi用來表示泥岩惡地中尖山利脊之型態,整體坡度可達40-60度,樣貌與台灣代表性之月世界泥岩惡地極為相近;Biancane主要表示經侵蝕後產生泥丘狀之泥岩樣貌,其整體高度可達4公尺高,此類泥丘狀泥岩樣貌亦可在台灣發現。

2018060410.jpg2018060411.jpg

左圖:義大利泥岩惡地Calanchi(參考連結); 右圖:義大利泥岩惡地Biancane(參考連結

(3)台灣泥岩惡地

台灣泥岩惡地與世界各地之惡地相比最大的特殊性在於它是唯一存在熱帶氣候區域的惡地地形,與義大利或喬治亞的泥岩惡地相比,台灣的泥岩惡地受颱風、暴雨等影響劇烈,因此產生的侵蝕速率(9cm/y)遠大於一般典型的乾旱與半乾旱地區之泥岩惡地。台灣的泥岩惡地因持續抬升與侵蝕之因素,形態變動劇烈、變化也更為多端,有其持續觀賞與研究價值。

台灣的泥岩惡地較少受到人為活動影響且具廣大綿延之面積,是極為良好之觀光資源;地層持續抬升且泥岩厚度深厚,較易進行相關海底沉積物、生態與地層之相關分析,可作為極為良好之研究資源。

2019021401longchi.jpg2019021402longchi.jpg

台灣龍崎泥岩惡地

二.台灣龍崎的泥岩地形是淺山的生物方舟

牛埔里位於台南市與高雄市內門區、田寮區之交界,尤其是龍崎工廠區域內,地形多屬如月世界般之青灰岩地形(又稱泥岩或白堊土,本地則稱海銀土)、山脈縱橫交錯,每逢陰雨,霧氣大量聚集,景色氤氳朦朧。龍崎牛埔地區泥岩(青灰岩)地形,屬於兩百萬年前的上新世地層,屬於深海環境所沈積的海底的泥積土,經造山運動而上升成陸地,再經海進、海退、沈積、沖蝕、風化,形成如今之「青灰岩」之風貌。龍崎牛埔地區泥岩屬古亭坑層最深達4000公尺,泥岩顆粒間膠結性疏鬆,遇雨就順坡流下,形成(雨)蝕溝。泥岩地形因為多變的氣候條件,也創造出多樣的環境,例如光禿山壁、陡峭山脊、沖積的山谷所形成的芒草原、疏林、密林地帶,以牛埔溪為例,就出現全乾燥、潮濕、淺水域或較深水域,涓涓細流有時一小段,然後水流入地下表面乾掉,在下游一點又再冒出。

青灰岩的土壤粉粒多、pH值高、鹽分高和透水性低,能適應生長的植物種類以刺竹、銀合歡、五節芒等為主。在氣候變遷下,當連續豪大雨時,泥塊會一塊塊大小不同地從雨溝和蝕溝崩落而堆積,並會流出大量泥水,時間久了會形成河階平台。在久旱不雨時,泥岩平台會開始龜裂,但地表自然圖案猶如老天爺的天雕,嚴重乾旱時隙裂縫可深達4米。在不停演化後,最後泥岩平台會自然演化成草原,平常是草原,但雨天變成河道。漸漸的草原長高了,變成自然棲地,於是動物自然進來了。

2019021403longchi.jpg2019021404longchi.jpg2019021405longchi.png2019021406longchi.png

台灣龍崎泥岩惡地

台南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晁瑞光從2017年1月起,在牛埔里青灰岩周遭架設自動照相機,設定了幾個以掩埋場預定地外圍的場域做生態調查。場域設定(1)穿過掩埋場預定地的牛埔溪;(2)沖積平原及芒草原;(3)泥岩坡地邊的疏林地;(4)廠房遺址周邊環境。我們拍到許多食蟹獴在山溝活動的畫面。除了食蟹獴,還拍到覓食中的白鼻心、穿山甲、鼬獾、野兔、水鹿與梅花鹿等,鳥類更有大冠鷲、大彎嘴、小彎嘴、翠翼鳩、灰腳秧雞、斐秧雞、棕三趾鶉與竹雞等,因台灣人長期以來被教育成泥岩惡地是草木不生的地方,所以這些生態初探的調查資料,顛覆了我們過去在泥岩惡地的生態認知。

2019021407longchi.png2019021408longchi.png2019021409longchi.png2019021410longchi.png

在全世界大部分的惡地都被劃定為保護區、國家公園或自然文化遺產並成為一大觀光熱點的同時,台灣是否應該思考如何針對這獨特且廣大面積之泥岩惡地,進行相關規劃與保護呢?牛埔里有世界級特殊的月世界泥岩地形,它應是台灣的自然寶藏。這麼漂亮的世界級地景,國家應該規劃成地質公園及自然保留區,而不是拿這世界級自然地景來當掩埋場。


  • 作者: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看守台灣協會 理事。
  • 發表日期:2019年1月14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