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官僚失職 滲眉埤遭嚴重汙染

日期: 
2015/02/09 (週一)

記者會照片

石門水庫有效蓄水量已不到五成,水位拉警報!春節後桃園市必將進入第二階段限水。在水情吃緊情況下,寶貴水資源卻頻受污染。位於桃園大園鄉與蘆竹鄉交界20公頃的滲眉埤,過去是周邊120公頃農田主要灌溉水源,桃園市環保局發現業者可能將廢酸溶液和含戴奧辛的灰渣,直接倒進滲眉埤,才造成池水和底泥的重金屬污染。

台南社大團隊調查發現,滲眉埤底泥受到銅、鋅、鎳、鎘等重金屬嚴重汙染。台南社大、綠色陣線協會、看守台灣協會等環保團體及立委林淑芬、周倪安委員今天召開記者會公佈民間檢測數據,並要求桃園市環保局,應立即採取強力作為,不要再縱容污染行為人,同時公佈其去年採樣檢測結果,劃定污染管制區,設立警告標示與圍籬,並於釐清案情後儘速採取整治作為。

綠色陣線協會常務理事林長茂指出,滲眉埤原為附近農田灌溉水源,然2001年緊鄰其上游不遠處卻設立了一座中小型事業廢棄物焚化廠,營運者原名為坤業公司,後更名為宇鴻公司,為領有許可的事業廢棄物清除、處理業者。直到去年(2014年)3月,該焚化廠所謂的「員工生活廢水」,一直都直接排放到滲眉埤,導致埤塘成為一攤黑色死水,2009年並曾發生3萬尾池魚一夜之間暴斃,引起居民群起激憤。去年7月3日,該公司因為「涉嫌從民國九十五年起收受強鹼、強酸等廢棄物,違法排放到工廠外圍溝渠,再流入水利會所有、大園鄉的滲眉埤,還將灰渣倒入埤塘」等事由,遭到桃園地檢署搜查;桃園環保局也緊跟著於7月10日採取聯合稽查行動,除發現該公司申報不實,違法堆置廢棄物外,也「針對環境變化的可疑區域、宇鴻公司廠內雨水溝及廠外水路、埤塘、灌溉渠道及農田,運用XRF光譜分析儀,篩選污染潛勢區域進行採樣和污染物分析比對污染源追蹤」,並表示將俟檢驗結果出爐,再採取相關強制作為,「並不排除撤照。」然而半年過去,也換了一個新首長,但該焚化廠仍然照常運作,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台南社大團隊於滲眉埤檢測時所拍攝照片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黃煥彰副教授與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於今年1月12日夥同當地居民前往檢測。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以手持XRF分析儀,從距該廠四、五百公尺處的地點進入滲眉埤,並往該廠員工廢水放流口方向,沿路採樣檢測,結果發現,表層5-10公分以內的土壤,銅含量都超過農地土壤污染管制標準,有2-3倍者,有6-7倍者,有數十倍者,並在鄰近該焚化廠員工廢水放流口處,測到最高值,其中銅、鋅、鎳、鎘的檢測最高值分別超過底泥品質指標938倍、64倍、19倍、24倍,或農地土壤管制標準的735倍、40倍、7倍、12倍。中華醫事科技大學黃煥彰副教質疑去年7月環保局就已經採樣,應該早已掌握污染情形,是否有受戴奧辛污染?為何遲遲未採取任何作為?滲眉埤污染,宇鴻公司涉嫌最大,環保局也發現具體違規事實,為何卻重重舉起,輕輕放下?對於發現該廠申報數據與清點數量有極大差異,「甚至有部分已經開具妥善處理證明文件的廢液,仍存在廠內未處理」,卻只處最低罰款6萬元?根據《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二條子法《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管理辦法》規定,「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申報不實或於業務上作成之文書為虛偽記載者」,「得撤銷或廢止其許可證。」為何環保局不依此規定,撤銷或廢止其許可證,拔此地方上污染毒瘤?為何至今未劃定污染管制區,未設立警告標示與圍籬,未採取積極的整治作為?

當地居民以及菓林里里長陳錫達都抱怨,去年3月,桃園農田水利會實施水排分離,蓋了一條水溝,把該廠原本排入滲眉埤的廢水引到兩公里外的社區溝渠內,曾有一段時間,一到晚上就臭到睡不著覺,溝渠內的生態也都死光了,至該廠放流口查看,還發現其排放廢水還冒著煙。

陳錫達里長強烈質疑桃園市農田水利會與環保局在宇鴻前身坤業申請設廠時就已嚴重瀆職;包括(1)違反水利法:由於該廠土地位處灌溉水池上游處,且緊鄰埤塘進水口,由於埤塘上游水道將經過該處理場,有遭處理場之汙水影響之虞,已違反水利法第六十條規定。更令人髮指的是,該廠興辦事業計劃審查意見中,農田水利會竟以另一個埤塘,張冠李戴作為該廠實際緊鄰之滲眉埤塘,而指稱該埤塘「未有灌溉設施亦未規劃灌溉」。而桃園縣環保局也未實地查證,使其矇混過關,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此廠商與桃園縣政府沒有互相勾結之虞。(2)未依法變更地目:拿出地圖一看,便知道此焚化廠四周均為農地環繞。由於該廠土地原屬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若欲變更,根據「農地釋出方案」,必須徵得行政院農委會同意。然而桃園縣政府卻未依規定送請農委會審查,即逕行同意變更。另依據當時《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凡垃圾處理場超出兩公頃,就必須送由內政部區域計劃委員會審議。在受駁回之後,該業者為了迴避審議,僅申請其擁有四塊土地中兩塊共1.9709公頃(恰好少於兩公頃),以規避內政部審議。於是,在業者逃法律漏洞,縣府又未能把關下,讓這焚化廠成為這大片農田中的汙染毒瘤,顯然為地方包庇之最佳範例。

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質疑,桃園環保局許可宇鴻收受之廢棄物大有問題,為何連廢酸、廢鹼、混合廢液、廢顯影液、廢石綿墊圈...都可以送到焚化爐燒?環保局到底有沒有依據專業在審查其許可申請文件?這些東西的來源為何?熱值多高?含有那些有害物質?根據香港的規定,耐高溫的石綿不能送至焚化爐,為何桃園環保局可以允許廢石綿焚化處理?

眾與會人士呼籲,曾於去年帶頭抗議的新任桃園市長鄭文燦,應好好檢視宇鴻與滲眉埤污染案,該撤照就撤照,不要再縱容污染行為人,讓這顆毒瘤繼續危害地方民眾健康與污染環境生態。同時公佈去年7月以來的採樣檢測結果,劃定污染管制區,設立警告標示與圍籬,並於釐清案情後儘速採取整治作為。


  • 聯合聲明團體:菓林里自救會、台南社區大學、看守台灣協會、綠色陣線協會
  • 感謝台南社大團隊提供檢測數據、照片與影片。
  • 後記:官僚失職,滲眉變滲銅,還有滲其他重金屬,連福壽螺也不敵。滲眉埤的最大汙染行為人是前身為坤業的宇鴻公司,經營一座事業廢棄物焚化廠,有兩個爐子,一個燒固態廢棄物,一個燒液態廢棄物。當年的桃園縣政府還和他們簽了一個不明不白的合約,號稱是桃園縣的事業廢棄物焚化處理示範廠,結果看看他們在示範怎麼把收來的廢棄物不處理,直接倒到滲眉埤,把飛灰和其他液體廢棄物混合,倒到滲眉埤,前幾年還以違約為由把桃園縣政府告上仲裁庭,要他們賠款幾千萬,因為宇鴻認為桃園縣政府沒有履行合約中簽的「盡量協助取得事業廢棄物」的承諾。十幾年來,桃園縣政府曾於2006年揚言要把該廠煙囪拆掉(因為煙囪高度違反飛航安全),於2014年揚言要徹照(因為申報不實等種種不符合廢清法的行為),結果都是重重舉起,輕輕放下;該抓去關的違規行為,只以行政罰的最輕罰款了事,還許可他們收受有些根本不適合焚化處理的廢棄物。這背後的政商關係,盤根錯結,需要全民拿放大鏡檢視,需要炙熱陽光,讓他們不再能夠偷雞摸狗。
相關新聞報導: 
其他背景資訊: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