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 Taiwan Watch

關心環境 尊重生命 看守台灣 永續家園

要求立院刪除環保署補助台東焚化廠整建啟用預算 連署書

日期: 
2019/10/14 (週一)


在中央祭出加碼補助4.2億否則追回之前補助9.99億的威逼利誘下,台東縣政府決定撥出1.43億元配合款啟用本來打算轉型的台東垃圾焚化廠。這將使該縣未來垃圾處理長期仰賴焚化,不利於源頭減量與回收再利用,違反蔡英文總統循環經濟政策,同時產生更多令人頭疼的底渣與飛灰。

台東縣每日需要處理的垃圾量,僅90噸,遠遠不及於台東焚化廠的設計處理量(300噸/日),台東縣府未來必須想方設法餵飽這焚化廠,包括挖除掩埋場可燃舊垃圾來燒,調度外縣市垃圾來燒,如此還會積極推動源頭減量與回收再利用嗎?反觀,這4.2億若能用來協助台東縣強化垃圾分類收集所需要的人力與設施,把垃圾中三成多的廚餘拿出來堆肥或厭氧發酵,須處理垃圾量就剩下每日60噸,如果再把公告應回收卻沒有被回收的東西好好回收,則須處理垃圾量就所剩無幾了。而且,即使有垃圾要處理,也有比焚化更好的處理方式。

為落實環保署的零廢棄政策與蔡英文總統循環經濟政策,我們要求刪除環保署補助台東縣政府整建啟用台東廠的4.2億元經費,同時凍結「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中「焚化廠升級整備」預算,解凍條件如下:

  1. 承諾往後也不得補助台東與雲林啟用焚化廠;不要求也不協助無焚化廠縣市興建焚化廠。
  2. 以明列代碼方式明確規定下列不適燃廢棄物(汽車粉碎殘餘物、掩埋場活化挖除垃圾、廢塑膠混合物、紙渣、土資場篩分後的營建廢棄物、污水處理場污泥、PVC塑膠廠下腳料)不得進入焚化廠,並要求改採可實質削減其鹵素含量的非焚化處理技術。對於這些不適燃廢棄物,若無獨立代碼者,給予獨立代碼,以利管制。
  3. 修訂《一般廢棄物清除處理費徵收辦法》,取消垃圾費隨水費徵收的選項,或者於該辦法中規定都會區垃圾費必須採取隨袋徵收方式;另外,要求各縣市政府每年定期提報成本細項資料,由環保署訂定公告各縣市垃圾費費率基準,並要求各縣市政府所訂定之費率,不得低於該基準。
  4. 強化「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中廚餘能資源化之目標、經費與期程:去年中國非洲豬瘟爆發,我國深受威脅,為避免非洲豬瘟入侵,未來廚餘不養豬幾乎已是各界共識。因此本計畫必須把過往養豬廚餘(包括餐廳廚餘)的數量納入考量,規劃必要設施與興設期程。
  5. 提出具體計畫,以五年內取代目前垃圾沿線收集模式為目標,補助各縣市政府設置及操作營運有專人管理的社區回收站與路邊回收亭,以及購買足夠的回收車輛與機具。
  6. 提出具體計畫,以每兩年免洗餐具(包含免洗杯具)與其他一次用物品(購物袋、吸管、包裝、飲料容器)減量百分之二十為目標,並以離島地區、觀光風景區、夜市商圈、軌道運輸場站為優先,以強制及補助措施輔導商家改變商業模式,實施裸賣及不提供免洗餐具與其他一次用物品(達成方式可包括產品重複裝填以及協助設置可重複清洗餐具租賃服務系統)。計畫中並應要求接受補助之商家,即使未來該補助措施中止,也不得回復使用免洗餐具及其他一次用物品。
  7. 於半年內以法規命令或行政規則要求政府部門與公私立學校以身作則,所舉辦與委辦之室內外活動,不得提供各類材質免洗餐具與其他一次用物品。

以上訴求之理由詳述如下:

  1. 台東垃圾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還大有可為:
  • 台東每日須處理垃圾量為90噸,其中還有三分之一是廚餘,且台東已自費設置一座日處理量28噸的廚餘快速醱酵廠,已完工試車,即將正式運轉,如能採取配套措施讓民眾把更多的廚餘分出來,須處理垃圾量將可減到60噸左右。
  • 台東(與許多其他縣市)的垃圾收集是採沿線收集模式,回收物統統混在一起,分類品質並不佳,清潔隊也沒有太多時間要求民眾確實做好分類,因此回收成果還有大幅提升空間。
  1. 整修老舊爛爐經費高昂,而且遠水救不了近火:
  • 台東廠保養維護並不佳,若要啟用,必須進行大規模整建,不僅花大錢(所需費用5.63億元相當於當初台東廠BOO合約中機電設備工程經費12.5億元的45%),也頗為耗時。
  • 根據「臺東縣廢棄物能資源中心效能提升計畫」,台東廠整建計畫需時兩年半,2022年下半年才能正式運轉開始處理垃圾,因此這兩三年台東掩埋場垃圾堆積情形,若只寄望焚化爐整建啟用而未有其他對策,將只會更加惡化。
  • 根據環保署「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有最多焚化廠進行延役整建工程而致全國垃圾焚化處理量能最為緊迫的階段,正是從今年開始到2022年這段期間;2023年後,焚化處理量能將大增至每日19,555噸/日以上,將比目前焚化處理量高出1,761噸/日,等於多出5.87座台東焚化廠,這還是未計算到台東焚化廠啟用的情況,屆時各地焚化廠到處搶垃圾燒的歷史又將重演。因此,以總體觀點來看,這5.63億等於是白花了!
  1. 台東廠若啟用,將抑制台東(甚至其他縣市)往零廢棄、循環經濟政策方向努力:
  • 台東廠設計日處理量300噸(共兩個爐子,各150噸/日),即便只運作一爐也遠高於台東目前每日須處理垃圾量90噸,一旦啟用,台東縣府未來煩惱的是要到哪裡找垃圾餵飽這座焚化廠,不會有心思於源頭減量與分類回收。
  • 根據「臺東縣廢棄物能資源中心效能提升計畫」,台東縣府為了餵飽這座焚化廠,不僅要把這幾年堆置垃圾拿去燒,也要把可堆肥的風災樹葉(5噸/日)拿去燒,同時還有以生物質為主的市場垃圾(10噸/日)及農業廢棄物(15噸/日),而每日從家戶及其他產源收集來的垃圾量則規劃在90噸/日左右,完全沒有考慮廚餘快速醱酵廠運轉後的效應;此外,更要把掩埋場裡的老舊垃圾挖出來燒,平均每日20噸,佔比不低。
  1. 挖老舊垃圾燒,焚化污染更嚴重:
  • 掩埋場活化垃圾雖然已經過篩分處理,但還是會沾黏不少砂土,篩分設備難以震落分離,整體熱值相當低,而且不好燒,不僅會導致爐內溫度降低,也會造成燃燒不完全的後果,結果就是產生更多污染,包括戴奧辛;加上其氯含量又比較高,燃燒產生的酸性氣體(氯化氫)以及金屬氯化物,會導致爐管更快鏽蝕,而頻頻破管停爐。
  • 據學者研究,焚化廠起爐階段排出的戴奧辛等污染物,相當正常操作兩個月甚至半年的排放量。
  • 而燃燒掩埋場活化垃圾與廢車粉碎殘餘物等不適燃廢棄物,會讓焚化廠常常破管而需要頻繁起停爐,造成更大的污染排放;因此掩埋場老舊垃圾挖除後應徹底強化分選、回收再利用機制,搭配最適非焚化處理技術,不該慣性地送入焚化爐,以保護台東好空氣。
  1. 應制止焚化廠收受不適燃廢棄物,不花一毛錢解決垃圾處理危機:
  • 全國焚化設計處理量能其實相當充足,近年之所以頻頻發生垃圾堆置危機,乃是因為部份縣市焚化廠收受處理不適燃廢棄物,導致頻頻破管停爐,焚化處理量能大幅降低之故;爐子老舊及延役整修並非重要因素。比如日處理量高達1800噸的高雄南區廠,2017年停爐64次,2018年停爐59次,等於周周都有停爐,除了造成嚴重污染排放外,也導致全國焚化處理量能緊繃。
  • 這些不適燃廢棄物包括汽車粉碎殘餘物、掩埋場活化挖除垃圾、廢塑膠混合物、紙渣、土資場篩分後的營建廢棄物、污水處理場污泥、PVC塑膠廠下腳料。
  • 環保署應明令禁止這些不適燃廢棄物進入垃圾焚化廠,要求改採其他非焚化技術,如此將不花一毛錢,就可解決這幾年來縈繞不去的垃圾處理危機。不應讓這些不適燃廢棄物繼續享受相對便宜的焚化處理費用,而任其把該付出的代價轉由環境與社會承擔。
  1. 焚化空污比帳面數字多,能源效率奇差無比:
  • 焚化廠處理的垃圾組成複雜、變異性大,且多多少少都含有氯,也未像燃煤火力發電廠將煤炭預先處理成粉狀,因此即使送入過量空氣,燃燒時還是很難達到完全燃燒狀態,除了會產生戴奧辛外,積灰、結渣情形也較一般工業鍋爐嚴重,熱效率相當差,目前全國24座垃圾焚化廠淨能源效率最佳者也不過18.44%,遠低於燃煤火力發電廠的33%。
  • 雖然焚化廠帳面上的戴奧辛與重金屬排放數據都合乎空污標準;但事實上,戴奧辛一年只檢測一兩次,每次採樣六小時左右,無法代表焚化廠一年的排放量。根據比利時要求焚化廠安裝戴奧辛連續採樣設備的實測結果,焚化廠實際的戴奧辛排放量,是由人工採樣檢測結果推估排放量的30-50倍。對於有著優良環境生態,且大力推廣有機農業與觀光發展的台東而言,這樣的污染排放是難以承受的。
  1. 焚化灰渣令人頭疼,台東沒能力處理:
  • 焚化底渣雖然可再利用,但因為會溶出重金屬,PH值也相當高,再利用時必須避免與雨水及地下水接觸。必須要有適當的公共工程,才能確保其再利用不致污染環境。然而適當的公共工程不是天天都有,焚化底渣卻是天天產生,在去化不良情形下,過去幾年常聽聞底渣被違法回填到農地、漁塭,包括台東2017年從高雄拿回的底渣,都被發現回填到太平溪出海口旁的綠地。即使時常大興土木的縣市,底渣都有消化不良問題,何況台東?
  • 含有超標重金屬與戴奧辛、被認定為有害廢棄物的焚化飛灰,必須穩定化或固化,然後送到掩埋場專區掩埋。但掩埋場日趨飽和,台東也面臨同樣問題,未來要埋哪裡?還是要再花大錢興建昂貴、耗能的高溫熔融設施?即使有地方掩埋,未來也可能成為環境污染來源,不利台東有機農業發展;畢竟掩埋場不透水布用久一定會破漏(原因諸如設計與管理缺失、地層變動、不均勻沉陷),無法長久阻擋有毒滲出水下滲污染土壤與地下水;另外飛灰固化物或穩定化物會風化碎裂,大雨來時,淋洗這些有毒物質的雨水,將帶出重金屬甚至其風化碎裂的粉粒,然後溢流污染周遭環境。
  1. 應透過零廢棄社會工程,加上最適非焚化處理技術,擺脫焚化:
  • 日本上勝町透過專人管理的社區回收站,三年內垃圾回收率即增加到80%左右。台東如能大力推動有專人管理的社區回收站、路邊回收亭,以及輔導鼓勵商家實施裸賣以及不提供一次用物品,三年內必然有成,屆時必須處理的垃圾量可能低到每日20-40噸左右,根本不需要啟用焚化廠。
  • 這類零廢棄社會工程,需要的是綿密的規劃與廣泛、坦誠的溝通,或許勞心勞力,但都不難,只在有無決心、魄力與毅力而已;且不像台東焚化廠整修啟用方案,三年內還不能發揮效用,五年後要到處找垃圾來燒,同時還製造了底渣與飛灰的問題。
  • 這樣的社會工程,不僅可以提升環境品質,更可透過社區回收站或路邊回收亭的管理專人,對全民進行長期、不間斷的資源回收教育,將能實實在在地提升民眾素養,同時還能創造許多對環境友善、對社會有益的工作機會。
  • 透過這樣的社會工程,無法回收的垃圾將所剩無幾,這些無法回收的垃圾可再分類,並視其材質特性採取最適處理方式。比如一些沒有回收價值且非PVC的廢塑膠,則可燃料化或單體化;而含鹵素的可燃垃圾,包括前述不適燃廢棄物,則可採取能實質削減鹵素與重金屬的處理技術,比如水熱碳化技術,將廢棄物轉成均質與低氯含量的碳化燃料。
  • 這類的技術,或許比焚化稍貴,但將能實質削減廢棄物有害特性,而不像焚化不單只是把有毒物質濃縮、更製造出戴奧辛等世紀之毒。有焚化、掩埋這些便宜行事的技術存在,這些「適材適所」的處理技術將難以生存。

連署團體:

看守台灣協會、台東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西海岸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南市水資源保育聯盟、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桃園在地聯盟、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台灣永續聯盟、台南社區大學、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草山生態文史聯盟、陽光三葉草自然生態村、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台東分會、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大地旅人環境工作室、荒野保護協會、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台東縣野鳥學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綠色消費者基金會、彰化醫療界聯盟、打碗花農場、台東公民監督聯盟、江湖開放工作室、綠色和平基金會、海湧工作室、海洋公民基金會、環境法律人協會、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台灣生態學會、臺中市牛罵頭文化協進會、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爭好氣聯盟、美濃愛鄉協進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會、雲林縣平原社區大學、綠色陣線協會、守護宜蘭工作坊

日期:2019年10月14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