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假日電影院




who-pays-the-price-movieposter.jpgalbatross-movieposter.jpgtoxicplayground.jpg

【誰在付出代價?電子產品的人類成本】

這部影片是勞工與人權鬥士Heather S. White花了一年時間到中國調查後所製作的。中國工廠的勞動環境不佳,其中許多又使用苯當作溶劑,使得許多勞工因而得了血癌。除了這部影片中所說的,製造電子產品的工廠可能會使用到苯以外,像是油漆、鞋子、玩具等產品的製程,也都可能用到苯。

然而苯也有替代品,如環己烷,並非是不可取代的。只是由於它比較便宜,因此在講求成本的全球供應鏈中成了首選,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在西方國家,可以淘汰苯的製程基本上都已禁止使用苯了,但在中國還沒有,可能我國也還沒有。

1971年,國際勞工組織(ILO)曾通過了一國際公約《苯公約》(Benzene Convention),其中第二條第一項要求:「只要有無害或危害較低的替代品存在,就該用來取代苯或含苯產品。」第四條則要求,「應禁止以苯或含苯產品當作溶劑或稀釋劑,除非該製程的操作環境為密閉系統,或者有其他同等安全的工作方法。」可惜的是,至今只有三十八個國家批准了《苯公約》,所以四十餘年過去,至今還未生效。

影片中的小女孩,雖然訴說的聲音被英語述事者的聲音蓋過了,但仍可聽個大概,非常令人辛酸。當然,不是叫大家什麼東西都不要用,而是希望大家要求各國政府,重視勞工工作環境,淘汰有毒物質的使用;同時我們在買東西時,也要捫心自問,是我們真的需要嗎?還是只是想要?如果是真的必要的消費,則請慎選產品,考量該公司在環境與社會方面的表現。


【信天翁】

太平洋上的中途島(Midway Island),是成千上萬信天翁的繁衍之地,卻因為位處於太平洋垃圾帶,而使其誤食了許多塑膠。死亡的信天翁,胃中塞滿塑膠垃圾的照片,震驚了世人,讓人們意識到海洋塑膠污染的嚴重性。

本片由國際聲譽卓著的藝術家克里斯·喬丹(Chris Jordan)所編寫與執導,他以及本片製作團隊,數次來到中途島,捕捉信天翁美麗身影與可憐遭遇,期望透過影像,帶領世人一起來關心美麗、優雅的信天翁,思考如何減少塑膠濫用,如何做好塑膠回收,為恢復牠們的棲地而努力。

要看中文字幕,請按影片右下角的"CC",會出現字幕選項。本影片的中文字幕,要特別感謝本協會志工:MeeMee Gulu的幫忙


【有毒遊戲場】

2006年,兩位年輕的瑞典學生到智利學電影,因而結識。其中一位是拉爾斯·愛德蒙(Lars Edman),他出生於智利,於六星期大時被瑞典家庭領養;另一位是威廉·喬韓森(William Johansson),出生於瑞典北部的西博滕省(Västerbotten),擁有西班牙學位及一台超8釐米攝影機。

威廉和拉爾斯聽說,智利有一環境污染事件,和謝萊夫特奧(Skellefteå)這個位於瑞典西博滕省東部的市鎮有關;雖然他們的童年都曾在謝萊夫特奧這地方待過,但當時他們並不相識。在智利拍完片後,他們回到瑞典,急著想把這故事分享出去,結果卻被眾人潑了冷水,說這是個老故事,一點都不新鮮。不過,他們沒有放棄,還是想要知道更多,於是結識了萊卡電影公司(Laika Film)的安德烈·亞斯洛克森(Andreas Rocksén)。安德烈鼓勵他們繼續挖下去。

這兩位年輕人於是繼續抽絲剝繭,結果發現有位從礦業巨擘「波立登公司」(Boliden)退休的先生,叫做羅爾夫·斯維德伯格(Rolf Svedberg),曾經在讓這批有毒廢棄物從瑞典輸出的文件上簽名。於是他們說服羅爾夫和他們一起回到智利的阿里卡(Arica),來看看因為他過往的一個決定而受害的人們。

這部影片,原是兩位年輕導演的畢業作品,結果後來促成了北歐有史以來最大的一件跨國公司責任訴訟案。2013年9月,代表707名受害智利人的「阿里卡受害者聯盟」(Arica Victims KB)告上波立登公司,指控該公司於1980年代把他們的熔煉廠污泥倒在阿里卡鎮附近,造成當地居民健康受到傷害。該訴訟案於2017年10月17日開庭,並以本片放映開場。

在1984到1985年間,波立登公司把兩萬噸的煉砷廠污泥賣給智利的一家叫做「普羅美」(Promel)的公司進行處理。結果,這批廢棄物並沒有被處理,貯存場所也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這情形一直延續到1998年。然而,1989年起,這場址附近蓋起了住宅。受害者指出,自從1990年代起,他們社區的居民就遭受多種疾病的嚴厲打擊,包括癌症、流產、皮膚病與呼吸道疾病。醫療檢測指出,他們的血中砷含量相當高。2009年,智利當局判定該地區污染情形依舊,居民必須撤離。

從這案例中,可讓我們反思台灣的許多廢棄物非法棄置場址的土地開發情形,尤其是有害廢棄物非法棄置重災區的高雄大坪頂特定區。該區三千多公頃土地,遭非法棄置的高污染潛勢區共270筆土地,面積達442公頃,其中19%為公有地,81%為私有地。據工研院估計,這270筆土地共埋了1,300萬立方米的廢棄物,如果全部挖出來清理掉,費用將達數百億元。

環保署建議高雄市政府讓這特定區轉型為「綠能中心」,用來種電、設置廢棄物中間處理設施以及做為高雄港倉儲用地,不要住人,但如今該特定區仍規劃了許多住宅區,還有學校及商業區,面積將近該特定區的三分之一。地現在與未來的居民,健康將受到嚴重威脅。

另一方面,由於掩埋場空間日益縮減,政府與民間環保公司都積極要興設新的掩埋場,前者選了龍崎,後者選了馬頭山,都是景觀秀麗、生態豐富的處女地。讓廢棄物住聖山,讓人們住在高污染潛勢區,這是多麼荒謬啊。

另外,這個案例也可讓我們反思事業廢棄物進口管制。環保署把許多金屬含量高於40%的事業廢棄物公告為產業用料,進口完全不用環保機關的許可,邊境把關也不是逐批檢驗。他們認為,產業用料是工廠用來做為原料的,且是買來的,業者不會花錢從國外進貨後,拿去亂丟。但是智利這個案例,讓我們看到買來的廢棄物不見得會被好好處理;何況高雄海關已有案例顯示,有不肖業者以產業用料名義進口焚化爐底渣。因此,產業用料還是要有簡易的許可把關機制,不僅可控管其品質與數量,也有利於環保機關後續的流向查核。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