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焚化爐

2年半期間可以再利用的生廚餘卻要丟去燒,桃園市政府不覺得可惜嗎?


2017年9月16日聯合報一篇新聞<桃市不收生廚餘 市民:帶頭增垃圾量>,新聞中表示從今年6月起桃園市清潔隊不收生廚餘,只收熟廚餘,甚至行文給各社區管委會與里長,要求骨頭、葉菜類、果皮不能放入廚餘桶,只能當作一般垃圾。才在不久前,桃園市才喊著轄內僅一座焚化廠,不堪負荷全桃園逐年攀升的垃圾量,預計興建第2座焚化廠1;另一方面又以既存兩座堆肥場容量有限為由,請民眾將可做堆肥的生廚餘當作一般垃圾,不得已送去焚化。這樣的作法無疑是重重打了自己一巴掌。

既存的焚化廠真的無法負荷垃圾量嗎?

環境與健康: 

環團指控台東底渣再利用不合格 呼籲環保署大力推動零廢棄

日期: 
2017/06/22 (週四)



【環保團體聯合聲明稿】

環團指控台東底渣再利用不合格 呼籲環保署大力推動零廢棄

垃圾換廚餘 既減量又互助/垃圾換底渣 只是把燙手山芋丟出去

環保團體看守台灣協會、台灣環保聯盟及其台東分會,與林淑芬立委今日(6月22日)召開記者會,指控台東縣政府並沒有把用外運垃圾換回來的底渣好好再利用,而是以基地填築之名,填在台東污水處理場預定地的綠化區,上面根本沒有任何具有不透水鋪面的工程建設或建築物,下面更不像一般衛生掩埋場有不透水布,如此等於任由底渣被雨水淋洗,進而溶出有害物質污染地下水與海洋。環團更指稱,台東根本沒有多少可安全再利用底渣的合法工程,因此不僅沒資格跟高雄交換底渣,也沒資格啟用焚化廠,唯有力行零廢棄,包括大力推動真正互惠的縣市合作堆肥,不僅可減少垃圾焚化量以及令人頭疼的底渣產生量,又可補充農地土壤肥份,如此方是一舉多得的明智之舉。

我要零廢棄 保護淨水廠 拒絕焚化爐


雲林垃圾因為各縣市焚化廠大收事業廢棄物而去處受限,加上近日有焚化廠歲修而開始堆積;面對這個於近兩年來重複出現之問題,環保署不僅未要求各縣市焚化廠應以收受境內外生活垃圾為優先,反而要求雲林縣政府應重啟環評,以啟用之前因為未考慮林內淨水廠而被最高行政法院判定環評無效的林內焚化廠,置雲林、彰化與嘉義三縣市水源品質於不顧。而雲林縣政府也因為財政壓力而有意配合環保署要求,重啟環評。

林內焚化廠煙囪高度只有六十公尺,所排放廢氣擴散距離短,不僅會污染林內鄉空氣,廢氣中所含戴奧辛與重金屬等毒性物質,也將大部份沈降在林內鄉的優良農地,還有距離該焚化廠不到兩公里的林內淨水廠以及在林內焚化廠十公里範圍內的湖山水庫,污染雲林、彰化與嘉義三縣市的民生用水與灌溉用水,危及我們的食品與飲用水安全。

我們認為,以我國二十四座焚化廠的處理容量24650公噸/日,要處理每日1萬餘噸的生活垃圾,是綽綽有餘,問題是在事業廢棄物,不在雲林縣的生活垃圾。環保署要求啟用處理容量每日600噸的林內焚化廠,而雲林每日外運垃圾焚化量僅250噸(另有40噸目前境內處理),屆時還有300-350噸的容量,是不是要用來處理事業廢棄物,產生更多污染危害?

環境與健康: 

擺脫焚化心態 才有循環經濟


小英政府打著循環經濟口號上台,然而至今端出的政策,卻是大異其趣。今年6月,環保署提送行政院的「建構綠能永續新世代垃圾處理計畫」中,除分6年編列預算補助地方政府進行既有焚化廠延役外,也編列了10億多元預算,打算在澎湖興建一座每日處理百噸的焚化廠,遭到國內外環保團體連署反對,要求立院刪減、凍結預算抵制;近日蘭嶼因為掩埋場於年底爆滿,報導指出其垃圾必須船運至台東,再外運至高雄,運費昂貴,環保署長李應元對此問題的回應竟是呼籲台東縣政府啟用當年錯誤決策下的台東焚化廠;而環保署網站上最近掛上的《環保署長闡述循環經濟理念》宣導短片,搭配的卻是填海造陸的影像,可見其真正用意只是在解決由焚化產生的底渣問題,無關乎循環經濟。這些作為,只見焚化,卻不見循環經濟、零廢棄!

環境與健康: 

我們要真正的零廢棄、循環經濟



【凍結環署預算連署書】

我們要真正的零廢棄、循環經濟
莫讓資源濫用、焚化、假再利用真廢棄的問題 一直研議、延役下去

2016年10月

偷竊未來一部曲——焚化爐底渣藏毒於農地


清水區三美路農地填焚化爐底渣

99年臺中市清水區國姓社區臨海段326地號農地,不法地主假借興建停車場基地回填名義開始回填焚化爐底渣,因為惡臭與不安,當地居民向我們檢舉,100年11月18日與黃淑英立法委員於立法院召開垃圾焚化底渣再利用問題的記者會,抨擊「農地成了底渣掩埋場」。


20160830slag01.jpg

農地埋焚化爐底渣。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廢管處針對該記者會的批評,特提出以下說明: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