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焚化爐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九部曲——實事求是


全面盤點國內欠缺回收處理設施,把資源真正循環利用!

但前述兩個作法,還必須要其他配套,才能有效地把資源循環回經濟體內——就是國內要有相對應的回收處理設施,同時也要具備再生產品的市場,不能老是仰賴中國或其他國家,或者是賣不出去,就乾脆不回收,比如說生廚餘。


20171124fig30.jpg
廚餘堆肥量自2012年後逐年下滑。

廚餘可製成堆肥,或以厭氧消化法產生沼氣發電,技術均已相當成熟。但由於各縣市政府產製的堆肥,以往都是免費送給農民,所投入成本都仰賴環保署補助,因此自從環保署於2012年停止補助各縣市政府從事廚餘堆肥後,許多地方就乾脆不收了,把這寶貴的資源送到焚化爐燒掉,廚餘堆肥量也逐年下滑至今。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八部曲——遍野雄兵


村里資收站 花拳繡腿 還要加把勁!


20171124fig24.jpg
回收Web3.0,可利用條碼和民眾的手,做到細分類。

當然,我們不必把回收Web3.0的方式,應用到每種東西,因為對於本身有回收價值的東西,不需回收補貼,也會有許多人搶著要。我們只是希望,回收Web3.0能與現行四合一回收體系雙軌並行,解決部份已公告應回收卻不太有人收或者被盜領回收補貼的亂象,甚至像回收Web3.0.3,可從回收垃圾變成回收可重複使用的物品,從源頭避免垃圾產生。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五部曲——半途而廢


賣不出去 最終燒掉 沒被扣掉的回收量!


20171124fig16.jpg
待價而沽的雜項塑膠。苗栗通宵資源回收貯存場。

持平而論,電子廢棄物非法進口,畢竟是不肖者貪圖不法利益的行為,該丟臉的是他們,不能把責任全賴在環保暑身上;環保署只須把問題講清楚,說明白即可。但有件事,環保署有政策工具,有責任,卻還提不出有效作為:那就是這幾年因為美國大量生產頁岩油、氣,導致油價大跌,使得品質已經較差的塑膠再生料,價格也比不上直接由石油製成的塑膠處女料誘人;再加上過去許多回收價值不高的廢塑膠,太過仰賴中國,而中國近年實施綠籬行動,開始不收洋垃圾,於2013年禁止進口不潔廢塑膠,於2017年底進一步提高得以進口的門檻,包括不准進口未再生為粒料的廢塑膠,也限縮了我國的廢塑膠回收管道。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三部曲——割肉求瘦


生活垃圾中也有一般事業?! 早就扣掉了!而且還可能會加碼扣掉!

20171124fig09.jpg

因此,我們可以了解,焚化廠營運紀錄中的一般事廢進廠量,有某部份其實是生活垃圾;但會不會其營運紀錄中的生活垃圾進廠量,也有某部份是一般事廢,而非僅如環保署當初所提供的簡單答案,只包括清潔隊與其他公務機關、民間清除業者運送進來的生活垃圾呢?

畢竟,不同於台北等大都會,農業縣市可能沒有多少家民間清除業者,因此商家等事業單位廢棄物清除處理,可能還是要仰賴政府清潔隊提供服務。

而這些農業縣市或非直轄縣市的清潔隊,是由鄉鎮市公所負責管理,他們會不會在地方不良政治勢力(這也是令人感到很丟臉的事實之一)壓力下,收了事廢後,卻以生活垃圾名義送到焚化廠呢?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二部曲——眼不見為淨


垃圾焚化廠收受的一般事業 遠高於事廢焚化處理申報量?

2015年初,高雄市因為外縣市政府長期積欠垃圾焚化處理費不還,加上為了反映成本,把外縣市垃圾焚化處理費用調漲到每公噸2,307元,外縣市事業廢棄物處理費則調漲到每公噸2,200元,造成事業廢棄物往中部回流,至此引發了假性垃圾危機,垃圾大戰新聞頻傳。(參見:〈積欠1億8千萬處理費 高雄要停燒7縣市垃圾〉,自由時報,2015.08.26。

為釐清我國其實並不缺乏焚化設施,只是缺乏適當調度,我們於當年整理了一些資料。結果我們再度把不同來源資料比對,又意外發現了一個奇怪數字:從環保署「事業廢棄物申報及管理資訊系統」找到的事業廢棄物焚化處理申報量,每年也不過120-140萬噸左右,而且這個量還包括有害廢棄物及其他送到事業廢棄物焚化廠的焚化量,所以送到垃圾焚化廠的量,應該比這個量還要少;但垃圾焚化廠營運紀錄卻說,他們收到了220萬噸的一般事業廢棄物(以下簡稱「一般事廢」)。(參見:〈中部垃圾危機大解密——兼論環保署應有作為〉,看守台灣,2015.10.18。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首部曲——初揭面紗


真是太丟臉了!真是太丟臉了!這個事實說出來,你一定會感到丟臉,政府官員更該感到丟臉,挖個地洞躲進去!這種感覺,就好像偷偷看到一位人人羨豔的美女,在夜深人靜時,摘下了那理應無法摘下的臉皮。她丟臉,我們則一方面嚇破膽,另一方面又感到失落、沮喪,還有被騙、受傷的感覺,可是五味雜陳呢!


20171124fig01.jpg
台灣,垃圾處理天才??

其實這不是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但他們大概覺得太丟臉了,羞於啟齒,悶不坑聲。但這個事實不戳破,他們的氣球就會越吹越大,我們之前面臨的假性危機,到頭來就會變成真正的危機。我們必須讓社會大眾和高喊循環經濟的政治人物知道。

但要說清楚這個事實,可是說來話長啊!該從何說起呢?就讓我們從2016年《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開始吧!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