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人權

野蠻的驕傲

作者:金心/看守台灣協會會員

自9月9日魏德聖導演所拍的「賽德克‧巴萊」電影播放以來,獲得觀眾的熱烈觀看,激起社會上許多回響或省思。基本上這是一齣歷史劇,內容也是較血腥、哀慟,但它似也在測試這個社會對這議題的反應。至目前,各方回響是蠻多元、正面的,並像觸媒一樣引發社會各界很多的連鎖回應,其產生的影響雖然幽微,但就像在人的心田播下一顆種子,作用應還會繼續下去。

最主要的影響,應是對原住民地位、文化的重新省思,甚至重新給予一種尊重與肯定,所謂要「做一個真正的人──勇者」、「有尊嚴的活下去」。對住民地位、文化的尊重,有著多重的意義及功能。事實上,對原住民文化及生存、自治權力的尊重,為邁向永續的重要策略。

原住民族常年生存於山林環境,生於自然、取於自然、倚賴自然;他們與自然環境相互適應,當然也要保護自然,並安之於這種環境。與自然合諧相對待,是他們的文化特色。當原住民為找工作不得不到山下(都市地區,如三鶯橋下)安住時,他們形成社區、勉強自成一族。當我們看著高雄桃源等地區八八水災災民,遷住到政 府所蓋的永久屋的同時,也可聽到他們的吶喊,「我們要如何生活?我們要回到山上…」。

農民集結保護農地

作者:陳曼麗(看守台灣協會監事)

驚動社會的「台灣人民挺農村,717農民夜宿凱道」活動,終於讓政府高層重視。這一波運動,在農民怒吼得不到政府善意回應,終於走到總統府,從卑微到高調,農民跨出自己的農地,伸張自己的權益。

台灣土地很小,土地不會再長,所以在人增多的情況,土地越顯得珍貴。農地的使用,許多人虎視眈眈。早期,農地只限於自耕農才可以買賣,現在消除禁令,任何人都可以買農地,於是農地上不見農作物,反倒長出很多房子。

社會: 

由權力三面向來解析警民衝突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陳雲林來台,發生了嚴重警民衝突事件,一群大學生也發起了靜坐抗議活動,從十一月六日開始,在行政院前靜坐。為了表達對於他們訴求的認同,我和一些朋友也參加了學生的靜坐。隔天傍晚,我們在行政院門口被抬上了警備車,這是我生平的第一次經驗,相信其他參與者大概也都與我一樣。為什麼我和許多朋友要參加這一次的抗議活動?它不是一個「非法」的集會嗎?知識份子應當是相當「理性」的,怎麼會去參加非法的集會呢?我以為經由權力三個面向的解析,可以讓我們更清楚的來掌握整個事件的全貌,並瞭解問題的核心。

權力第一個面向假定所有民眾都具有公平參與的權力,民眾倘若有著不滿,可以由個人直接來表達,或是透過他們所選出的民意代表,來代為表示意見,因此,社會上每一個人都有平等的參與機會,沒有人會被排除在外。既然如此,那麼民眾就不應走上街頭,甚至於與警察有所對抗。另外,權力的第一個面向也特別強調,在權力的運作過程中,我們所要著重的僅是在於那些看得見的行為(如警民流血衝突),至於那些看不見的制度結構及意識型態都不是要考量的對象。

永續發展與人權

作者:林文印(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永續發展涵蓋環境、社會、經濟三大面向,也必須同時守護世代內與世代間的公平正義。人類活動對永續發展的影響,不管是三大面向或是時空軸向,都必須一起考量,因為它們彼此牽連互賴。一些企業開始將生態效率、綠色供應鏈、企業社會責任的概念納入企業的生產與行銷,是值得期待的方向;然而維護人權責任的發展,或是將企業體暨成員於公民社會能力的培養上,還是相當落後於環保法規與綠色認證的遵循。而人權及公民社會,都是屬於永續發展社會面向的重要內涵。

企業的永續發展不均衡,國家的永續發展又何嘗不是?台灣是一個基體相對小的國家,因此受到內外條件變動的影響,時間比較快、幅度也比較大。由於全球化及政黨輪替的牽動,台灣正處於一個顯著的變遷期。對外是在美國、日本、中國等強權網絡中的槓桿鍵結戰略佈局的調整消長,對內是既得利益者與權力核心族群的重新組合,這些對台灣環境、社會、經濟的永續發展,以及世代內與世代間的公平正義,都有極大的影響。這些影響對在權力資源的金字塔結構中下層民眾各種人權品質是否劣化,尤其是值得關切的衡量指標。

環境日的省思

作者:陳曼麗﹝看守台灣協會﹞

我們的環境有變得比較好嗎?

1962年美國的瑞秋卡森女士出版「寂靜的春天」。她提出化學物品的泛濫使用,使得大地生態遭受破壞,在春天裡,再也不能聽到輕脆的鳥鳴聲,於是,寂靜在春天裡擴散開來。瑞秋卡森的呼籲如暮鼓晨鐘,敲響疼惜環境的每一個人心。在1990年起「地球日」活動不斷的延伸到地球的每一個角落。

1972年6月5日至16日,聯合國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召開「人類環境會議」,以「地球只有一個」為號召。這是第一個全球規模的環境會議,通過「人類環境宣言」列舉二十六項原則,成為其後世界環境保護制度的基礎。其第一原則即是:「人類擁有自由、平等與足夠生活條件之基本權利,其所處環境之品質必須容許生活之尊嚴與福祉。人們也有為自身及後代子孫而保護、改善其環境之莊嚴責任。任何助長種族隔離、種族歧視、殖民或其他形式的壓迫及外國統治等之政策,應受譴責且必須消除。」

由上觀之,環境權是人權的一部份。人類對於生活、後代、種族、國家主權都應有權利。台灣是世界的一份子,在環境人權上自是不能置身事外。1987年台灣環境保護署成立,而到2002年我們才有「環境基本法」,明訂6月5日是「台灣環境日。」

環評 夢魘?投資 回饋?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研究員﹞

近來兩則關於中油八輕與台塑大煉鋼廠投資案的新聞映入眼簾,相當刺眼。一則標題為「環評 石化業夢魘」,是以開發單位的立場寫的,另一則標題為「中油台塑擬赴雲林設廠 縣府要求敲定回饋內容」,則是報導縣府對這兩個開發案的心態。

任何的開發案,如果是對環境有影響之虞的,按理均需經過環境影響評估,「以減輕對環境造成不良之影響,藉以達到環境保護之目的。」任何投資開發行為對經濟體固然會帶來利益,然而這利益可能是短暫的,尤其當其以犧牲環境來換取開發利益時。而環境是生存的根本,當生態環境失去其維持人類生存的功能後,再繁榮的經濟體也將毀於一旦。因此環評實是民主社會能夠永續發展的一個重要濾網,透過此過濾掉對環境不利的開發案,同時可讓業者不浪擲手上資金,這是對所有利益相關者皆有利的程序,為何視之為夢壓呢?若所有業者皆如中油台塑為了追逐短暫利益而規避環評,那才是全民的夢魘!

環境與健康: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