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零廢棄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八部曲——遍野雄兵


村里資收站 花拳繡腿 還要加把勁!


20171124fig24.jpg
回收Web3.0,可利用條碼和民眾的手,做到細分類。

當然,我們不必把回收Web3.0的方式,應用到每種東西,因為對於本身有回收價值的東西,不需回收補貼,也會有許多人搶著要。我們只是希望,回收Web3.0能與現行四合一回收體系雙軌並行,解決部份已公告應回收卻不太有人收或者被盜領回收補貼的亂象,甚至像回收Web3.0.3,可從回收垃圾變成回收可重複使用的物品,從源頭避免垃圾產生。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七部曲——有請蜘蛛


如何腳踏實地 朝向零廢棄?

丟臉的事情還沒說完!我們花了一堆納稅錢養公務員,卻忙東忙西做些沒有效益的事情,誰該負責?就是民選首長、議員。不是嗎?公務員這樣做事,他們不該覺得丟臉嗎?尤其是地方議員與首長,必須去看環保官僚如何花錢、做事,或者做事情應該要花多少錢,但他們普遍關注的是自己的選票甚至荷包利益,而沒有為我們的納稅錢把關。選出這樣的政治人物,民眾不覺得丟臉嗎?是不是該好好督促他們負起責任呢?

玻璃瓶巡檢? 何仿試試回收Web3.0,舖下天羅地網!

這些政治人物該注意的,除了前述美化回收率數字的問題之外,還包括環保官員如何面對可回收的東西卻沒人要、被丟得滿地都是的現象。其實解決這問題最有效的,是想辦法提高這些東西的回收價值,或者,換句話說,想辦法讓回收鏈中的每個參與者,都能得到合理報酬。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六部曲——拜託報報


垃圾回收量 這數字怎麼來?

最後,每年四百多萬噸的垃圾回收量,這數字又是怎麼來的?也是大有玄機。基本上,環保署會請各地環保局統計清潔隊、社區、機關、學校的垃圾回收量,於是各地環保局除了會請清潔隊過磅記錄其垃圾回收量外,也會請其列管社區(有設社區回收站的公寓大廈或其他集合住宅)、機關、學校向他們申報垃圾回收量。注意,統計這垃圾回收量時,是看清潔隊、社區、機關與學校等產源的回收量,而非從回收物接收端(回收場或處理廠),去看經過稽核認證的回收量,這也是為何走私進口的廢螢幕,其實並不會衝高我國的垃圾回收率之故。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五部曲——半途而廢


賣不出去 最終燒掉 沒被扣掉的回收量!


20171124fig16.jpg
待價而沽的雜項塑膠。苗栗通宵資源回收貯存場。

持平而論,電子廢棄物非法進口,畢竟是不肖者貪圖不法利益的行為,該丟臉的是他們,不能把責任全賴在環保暑身上;環保署只須把問題講清楚,說明白即可。但有件事,環保署有政策工具,有責任,卻還提不出有效作為:那就是這幾年因為美國大量生產頁岩油、氣,導致油價大跌,使得品質已經較差的塑膠再生料,價格也比不上直接由石油製成的塑膠處女料誘人;再加上過去許多回收價值不高的廢塑膠,太過仰賴中國,而中國近年實施綠籬行動,開始不收洋垃圾,於2013年禁止進口不潔廢塑膠,於2017年底進一步提高得以進口的門檻,包括不准進口未再生為粒料的廢塑膠,也限縮了我國的廢塑膠回收管道。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四部曲——濫竽充數


分子,原來沒有那麼豐滿!

就好像老天安排好,要讓本協會好好了解回收問題般,這故事可還沒完!因為垃圾回收率的分子,也大有問題,除了宜蘭前環保局長所點出的以外!

走私進口 盜領補貼 濫竽充數的回收量!

2015年12月,本協會接到一封緊急來函要求協助。幾天後,我們組團帶著「巴賽爾公約行動網」(Basel Action Network)的執行長老帕,展開了兩天的奇妙旅程。

原來,這個監督電子廢棄物跨國流竄的美國環保團體,從他們的追蹤器上,發現有我國禁止進口的廢液晶螢幕(其含有汞等有害物質,被我國認定為有害廢棄物)走私進來,其最後流向,分別是苗栗與台南兩家有環保署稽核認證人員把關的電子廢棄物處理廠。但中間停留點,則分別在苗栗頭份與台中龍井。

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三部曲——割肉求瘦


生活垃圾中也有一般事業?! 早就扣掉了!而且還可能會加碼扣掉!

20171124fig09.jpg

因此,我們可以了解,焚化廠營運紀錄中的一般事廢進廠量,有某部份其實是生活垃圾;但會不會其營運紀錄中的生活垃圾進廠量,也有某部份是一般事廢,而非僅如環保署當初所提供的簡單答案,只包括清潔隊與其他公務機關、民間清除業者運送進來的生活垃圾呢?

畢竟,不同於台北等大都會,農業縣市可能沒有多少家民間清除業者,因此商家等事業單位廢棄物清除處理,可能還是要仰賴政府清潔隊提供服務。

而這些農業縣市或非直轄縣市的清潔隊,是由鄉鎮市公所負責管理,他們會不會在地方不良政治勢力(這也是令人感到很丟臉的事實之一)壓力下,收了事廢後,卻以生活垃圾名義送到焚化廠呢?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