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預警/預防原則

支持環保署第二版「限制含塑膠微粒之化妝品及個人清潔用品製造、輸入及販賣」草案 反對延長銷售緩衝期

日期: 
2017/03/24 (週五)


【環保團體聯合聲明】

支持環保署第二版「限制含塑膠微粒之化妝品及個人清潔用品製造、輸入及販賣」草案 反對延長銷售緩衝期

2017年3月20日環保署召開「限制含塑膠微粒之化妝品及個人清潔用品製造、輸入及販賣」草案公聽會,提出多項政策,我們予以肯定。

社會: 
山林水土: 

許厝分校學童該到何處上課? 看看波帕爾事故帶給我們的啟示


1984年12月2日至3日的夜晚,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在印度波帕爾的一家農藥工廠,發生大量毒氣外洩事故:三十幾噸劇毒的異氰酸甲酯(MIC)彌漫了下風處8公里範圍內的社區,且下風處3-4公里範圍內受影響最為嚴重。據統計,當時波帕爾這個城市總共有80萬人口,其中有20萬人口吸到這劇毒氣體;總共有2萬多人死亡,其中五千多人於兩天內死亡,其他1.5萬人於其後數年內死亡,並約有10萬人左右至今仍遭受慢性病痛的折磨。在媒體關注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是否該遷校之際,這個史上最嚴重的化學工廠意外事故,值得國內決策者、媒體、民意代表與家長們好好省思。1

特定議題: 

化學物質登錄辦法大瑕疵 環保署管不住全臺化學物質

日期: 
2014/12/11 (週四)

環保署發布的「新化學物質及既有化學物質登錄辦法」於今年12月11日正式生效,卻被發現此辦法缺乏把關功能,其中最大瑕疵在於須提交危害與暴露評估的化學物質噸數級距過於寬鬆,不但與國際法規相差百倍之多,也只提列10公噸以上確定會誘發癌症的CMR一級物質才須提交安全評估報告,忽視其它具有生物累積性、急毒性等具有潛在風險並可能污染環境、危害人體的化學物質。讓人不禁質疑登錄辦法是要為民眾把關還是替進口商省下評估成本。

即日起登錄辦法正式上路,凡在臺灣輸入或製造化學物質者,必須依照化學物質特性及噸數,繳交相關物質資料,將作為未來評估、控管依據。但辦法中僅規範製造或輸入超過1000公噸以上的化學物質、及10公噸以上確定會誘發癌症的CMR(Cancinogenic Mutagenic and Reprotoxic, 經過證實確定會致癌、致基因突變、致生殖毒性的化學物質)一級物質,才須提交包括危害評估和暴露評估等安全評估報告。臺灣化學物質使用現況大都是少量但多樣(約9萬多種),放大為1000公噸門檻的結果不僅不符合實際現況,也讓絕大多數的化學物質皆不需附上這二項安全評估報告,如此一來,進口商可以省下高額的評估測試成本,賠上的卻是民眾的安全與環境的健康。

日月無光河川泣、行政院水污修法不容再拖

日期: 
2014/03/12 (週三)

20140312water pollution2 .jpg

水汙法修法聯盟推動民間版本

今天(3/12)上午水污法修法聯盟與林淑芬立委、邱文彥立委、李桐豪立委、周倪安立委於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跨黨派聯合提出當前國內最完備之《水污染防治法》修正草案,一同呼籲政府盡速回應民間修法需求,立即提出行政院版之修法草案。

台灣各地水污染頻發 竟無法可管

2013年底,台灣各地陸續爆發嚴重水污染事件,如高雄日月光埋設暗管偷排廢水、彰化電鍍廠排放有毒電鍍廢水、桃園觀音工業區廢水超標三十倍等,嚴重污染河川,影響地區水體品質,危害公眾健康,引起社會大眾高度關注,凸顯出現行《水污法》有所闕漏,不足以遏止不肖業者僥倖作為。

山林水土: 

過度美化的三價鉻

作者:鍾宇琪/看守台灣協會 助理研究員

我國環保署在12月底祕密召開一場未上網公開時間地點的土污公聽會,這場會議僅用書面邀請石化以及鋼鐵工業代表,環團得知消息後匆忙出席參加,抗議環保署鬆綁工業區土壤污染管制標準。整理「土壤污染管制標準」及「土壤污染監測標準」修正草案的內容,我們發現,工業區的重金屬汞、鎘、鎳、銅的管制標準被拉高5倍,本應好好處理污染的業者,自此之後就可以在土地多排放4倍額度,另外最嚴重的是,鋅和三價鉻則變成完全無管制!《看見台灣》之後我國閣揆曾揚言大力整治污染,但如今環保署卻要從法制上加速土地的污染!

仔細咀嚼環保署公告的草案內容以及此次會議記錄,這個修正草案應該是針對三價鉻而來!而汞、鎘、鎳、銅則是搭了這趟順風車。環保署強調會調高這些重金屬標準,是參考顧問公司提供的顧問報告,而顧問公司則是參考環保署的「健康風險評估模擬系統」來提供建議。根據該模擬系統的健康風險評估,土壤的三價鉻含量在127,000mg/kg以下,對健康的影響是可接受的,因此環保署認為工業區可以不管制三價鉻。與會業者也一直強調三價鉻為人體所需微量元素。然而,三價鉻並沒有安全到工業區可完全不用管制。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