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許厝分校學童該到何處上課? 看看波帕爾事故帶給我們的啟示


1984年12月2日至3日的夜晚,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在印度波帕爾的一家農藥工廠,發生大量毒氣外洩事故:三十幾噸劇毒的異氰酸甲酯(MIC)彌漫了下風處8公里範圍內的社區,且下風處3-4公里範圍內受影響最為嚴重。據統計,當時波帕爾這個城市總共有80萬人口,其中有20萬人口吸到這劇毒氣體;總共有2萬多人死亡,其中五千多人於兩天內死亡,其他1.5萬人於其後數年內死亡,並約有10萬人左右至今仍遭受慢性病痛的折磨。在媒體關注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是否該遷校之際,這個史上最嚴重的化學工廠意外事故,值得國內決策者、媒體、民意代表與家長們好好省思。1



20170213bhopaldisaster-affected_area.png

圖中紅色區域為波帕爾事故的嚴重影響範圍,其中蘇塔尼亞醫院離災變發生地點有三公里遠。
(圖片來源:Roli Varma, Daya R. Varma, "The Bhopal Disaster of 1984")

在波帕爾災後一年,一篇探討誰該為這起災難負責的文章指出,1975年8月,當地政府才剛公佈了「波帕爾發展計畫」(Bhopal development plan),要求農藥製造工廠等「嫌惡產業」,應該遷移到離該市24公里遠的新工業區。這個新工業區的盛行風向,將把這些產業洩漏的有害氣體,帶離市區。然而,當時的這個命令,並沒有被落實,反而數個月後,這家於1969年即設置在當地的農藥工廠得到了許可,得於該廠製造與貯存劇毒MIC(之前只是進口MIC並於該工廠合成農藥)。2

殷鑑不遠的尚有2015年天津港危險化學品倉庫大爆炸,該事故保守估計造成上百人死亡,近千人受傷,1.5萬戶建築物受損;大爆炸後中國政府也把天津港的各項工業、危險倉儲,遷移到離一般住宅區超過10公里的天津南港工業區。3

反觀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離六輕工業區只有九百公尺遠,不到一公里;而六輕工業區內製程複雜,有六十幾座工廠,近四百根煙囪,設備元件高達 219 萬個,儲槽超過 2,000 座,各種管線的總長度將近 2,000 公里。管線內跑的流體,有的易燃易爆,有的是劇毒(如許厝分校遷校爭議是建中的一級肝癌致癌物氯乙烯,還有像光氣、氫氟酸、氯氣、苯、丁二烯等各式各樣的毒性物質),有的操作溫度高達一千度,壓力高達數十、數百大氣壓,像一顆顆不定時炸彈,滿布危機,若不幸爆炸或大量洩漏而引發連鎖事故,後果可能不下於波帕爾事故與天津大爆炸。六輕員工因為有高薪和福利,而自願賣命暴露於這樣的危險環境下;但親愛的家長、政府官員與民意代表們,您們忍心將無辜學童們,置身在這樣的危險環境下,當六輕工業區的金絲雀,用他們的健康與生命來當作六輕風險指標??

即使是平常,六輕仍有各式各樣的化學物質,從兩百多萬個設備元件還有兩千座儲槽逸散出來,彌漫該工業區周遭地區;或像是世紀之毒戴奧辛、重金屬等物質,從煙囪隨著酸性氣體與細懸浮微粒排放出來,不僅影響鄰近社區,甚至透過食物鏈影響你我的健康。根據雲林縣政府委託台大團隊進行的流行病學調查報告,六輕鄰近鄉鎮,包括麥寮、台西、東勢、四湖、崙背,全癌症發生率在六輕運轉後均顯著升高,顯示六輕污染排放影響範圍可能達十餘公里。

不管是波帕爾等嚴重工安意外所帶來的歷史啟示,或者是顯示六輕平時污染影響範圍的流行病學調查數據,都在在指出為六輕工業區所設置的緩衝區,實在是太過狹窄(根據環保署《特殊性工業區緩衝地帶及空氣品質監測設施設置標準》計算,只要153公尺;而依照六輕的環評要求,作為緩衝的隔離水道儘寬200公尺)。若是比照「波帕爾發展計畫」的24公里,那麼麥寮、台西、東勢、四湖、崙背等鄉鎮居民都得搬家,否則就是六輕工業區得搬到台灣海峽;當然,搬遷費用得由台塑集團來負擔。若是考量搬遷費用實在太過龐大,那麼就請六輕與政府、民眾、環團及真正的學者專家(要排除蛋頭學者)好好坐下來,討論一下六輕工業區的製程有哪些該淘汰(比如引發此次爭議的PVC產業鏈),有哪些製程的規模該縮小,才能減少其平時污染排放與發生工安意外時的影響範圍。

淘汰危險、有害的產業,或縮小其規模,長遠來說對台塑集團是個好事,否則那天遇到天才員工、隕石等不可抗拒之意外,台塑集團可能吃不完兜著走,幾代家業付之一炬。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參考資料:

  1. Roli Varma, Daya R. Varma, "The Bhopal Disaster of 1984"
  2. Robert Reinhold, "DISASTER IN BHOPAL: WHERE DOES BLAME LIE?", January 31, 1985
  3. 轉角國際,〈被遺忘的報導:天津大爆炸,後來呢?〉,2015年12月24日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