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關於TAIA

TAIA (台灣反焚化爐聯盟/ 台灣焚化爐替代方案聯盟)

成立緣起

焚化爐是戴奧辛類化學物質與有害重金屬的主要排放來源,且其證據已罄竹難書。而且全球有許多社區都已證明,對環境較為友善的替代方案是存在的,其不但可以 使廢棄物受到較好的管理,且不會排放毒氣,又可保存有限的資源。這些替代方案,如源頭減量、再使用、回收利用、與堆肥等,在技術上較焚化簡單,且成本較為 便宜;然而,許多政府,包括台灣,卻寧可選擇焚化來讓所有垃圾(其實是資源)立即「消失不見」。

由於我國地狹人稠,工業又高度發展,因此自從1980年代以來,已經愈來愈難找到掩埋場地。因此於1986年,行政院 科技會議決定垃圾「以焚化為主,掩埋 為輔」的處理方針,並把焚化處理列為中長程垃圾處理方法。環保署遂於1990年研訂「台灣地區垃圾資源回收廠興建計畫」,計畫興建公有民營或公有公營的大 型垃圾焚化廠21座;接著又於1996年提出「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垃圾焚化廠推動方案」,計劃以BOO/BOT模式另外興建15座大型垃圾焚化廠(直 到2002年底,這15座焚化爐中有4座因為來自社區居民的強力反對,而被環保署宣佈停建)。

隨著這兩個焚化爐興建計劃的推行,一些關心此議題的環保團體也起而大力宣傳焚化爐的問題,尤其是針對焚化爐預定地的社 區民眾們。例如,在1999年7月, 看守台灣協會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美國的機要資訊中心合作,一起邀請著名的反焚化爐專家紐約聖勞倫斯大學化學系教授柯保羅博士(Dr. Paul Connett)來台,在台北、高雄、台南、台中、新竹、桃園等地舉行13場的演講和座談會,以喚起民眾對焚化爐污染的意識和警覺。逐漸地,幾乎每個縣市 都有反焚化爐團體與社區組織出現,以對抗環保署的焚化政策。

在2002年9月,在由南非約堡高峰會回來後,一些反焚化爐團體及社區組織齊聚台東,成立了「台灣反焚化爐聯盟/台灣焚化爐替代方案聯盟」(TAIA; Taiwan Anti-Incinerators Alliance), 以利彼此的經驗分享、資訊交流、行動聲援、與政策遊說。雖然大家或許以前彼此認識,但從未一起合作。因此第一次的經驗分享是令人振奮的,從那些有焚化爐的社區(如台北與高雄)民眾們的真實故事中,沒有焚化爐的社區民眾們將能更深入地了解焚化的問題。而這將鼓舞更多人更積極地投入,為此議題而努力。

以下為在台東成立時所發表的【東台宣言】。
東台宣言

浩浩大洋兮、萬物之母。其上有島兮、駝育萬民。
涓涓聖水兮、我兒之乳。其內有寶兮、抵禦千疾。
育我養我、怎可荼毒?護我長我、怎忍荼毒!
吾雖蒿庸、眾智可明。吾雖陋鄙、眾志成城。

曾經是福爾摩莎的台灣,現已籠罩在世紀之毒戴奧辛以及許多其他的毒性化學物質中,寶島子民們的健康與生存實已受到極大的威脅。然而這威脅卻不聲不響地潛藏在 環境中,緩緩地奪走人們的健康與後代的生機。而肩負著保衛我們健康的政府官員卻縱容姑息產生這些毒物的劊子手,甚至扮演著幕後元兇的角色。現在,全台唯一 未被污染的淨土,台東,也岌岌可危。

仍然是純潔嬰兒最佳的聖品,母奶,已是世上最毒的食品之一。除了含著原有各種營養物質外,更含著多種由環境入侵的毒性化學物質。可憐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哇哇落地後就遭了這莫名的荼毒。而母子之間的神聖行為,更是遭受了褻瀆。那純潔的笑容,就這麼包容了罪人的無知與貪赧。然而,身為人父人母的我們,想到他們無限可能的未來,怎能不惶惶不安呢?

曾經,這裡的草原上,嘶嘶鹿鳴;曾經,這裡的山林裡,巨木參天。曾經,蝴蝶蜻蜓滿天飛,蟲鳴鳥叫伴人眠。田邊水渠滿文蛤,海中魚兒樂翻飛…有這麼許多許多的美好,我們已無緣以見。然而,在這塊土地上,我們仍可從殘存的美景去想像那曾經多樣而美麗的存在,它們的氣息難道不曾引起您莫名的悸動?我們何忍繼續破壞這如此美好的土地?我們怎忍繼續荼毒這撫育萬物的母親?

我們體認,清淨的土地、空氣與水才是我們永續生存的根本;耗費大地有限的資源,就是奪取我們子孫的生機。我們感受,實踐檢樸的生活雖然會帶來些不便,但是卻為我們帶來身心的健康與良心的安穩。

今天,站在台灣最後一塊淨土的我們,發願把我們深切的體認訴諸行動,護衛我們的母親大地,護衛人類的聖潔奶水。我們雖非聖賢之輩,但我們相信,人民的力量無堅不摧。只要我們堅定目標,齊心向前,總有一日能還我清淨福爾摩莎。

~台灣反焚化爐聯盟/台灣焚化爐替代方案聯盟

2002年9月14日於台東
※本網頁為TAIA網路社群的專用網 頁,只有加入TAIA網路社群的人才能使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