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拆穿歐欣掩埋場的真面目六部曲——偷渡的工程


台南社大在做例行環境空拍紀錄時,發現歐欣掩埋場預定區內出現一條突兀的道路及整地工程,其路旁坡腳有被挖動的痕跡,且牛埔溪之支流有疑似遭土方填埋截流之情形發生,經小組比對歷來空拍照片及套圖,發現這就在掩埋場預定地的範圍,懷疑開發單位未經動工許可就偷跑整地。

水利局與歐欣的回應

根據自由時報3月18日報導:水利局表示,歐欣公司未經核准擅自開挖整地,明顯違反水土保持法相關規定,其道路部分開挖超過計畫範圍,已於今年三月十五日依水保法開罰八萬元,並限期於今年九月卅日前改善完成。如未改善,將再按次分別處罰至改善為止。

歐欣公司聲明指出南區(龍崎廠)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開發案的「水土保持計畫書」,於99年6月10日奉原台南縣政府同意核備,99年9月14日准予核發「水土保持施工許可證」,該公司據以申報開工,進行案內土地水土保持工程,包含整地及臨時防災設施,滯洪沉砂池、便道即為當時施作完成的臨時防災設施。後因許可期限屆期,該公司於102年3月12日繳回水保施工許可證,工程(開發行為)也暫停至今。

歐欣又說為因應去年經莫蘭蒂、梅姬颱風豪雨侵襲,造成前項滯洪沉砂池淤積堵塞、太空袋損壞,及便道沖刷受損、地基流失,而依據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第12條規定,進行水土保持的維護工作,清理滯洪沉砂池淤泥同時更換太空袋並整修便道,以保持良好效果,開挖滯洪沉砂池的淤土用以填入太空袋,為考量土方平衡不自外取棄土,乃自現地山丘取土用以整修便道,土石並未外運。

我們的質疑

針對水利局與歐欣的回應,我們提出如下質疑:

質疑一 : 牛埔溪支流被掩埋


2017032101.jpg2017032102.jpg

圖1. 今年與去年的牛埔溪支流空拍。

空拍結果如上圖,發現去年在規劃設計的沉沙滯洪區已堆放砂包阻擋上游野溪的流動,而在空拍的飛行過程中仍可隱約看見溪水之反光,顯示此河段是有水的。然而今年一月進行的空拍結果卻發現,此支流旁的林相被清除,支流完全被砂土覆蓋。滯洪沉砂池清淤工程應是將滯洪池與支流內之砂石清除或堆置旁邊作為土堤之用,然而此區域卻連支流河道都有被土方填埋與墊高之行為,讓人不禁懷疑此土方從何而來?將此河道墊高的原因?以及此滯洪工程的適法與適切性?


2017032103.jpg

圖2. 右上角可清楚看到填土的落差與溪流痕跡

質疑二 : 施工便道旁數塊區域被剷平

歐欣公司說於102年3月12日已繳回水保施工許可證,工程(開發行為)也暫停至今。

我們發現在之前就已經存在的施工便道,於今年發現其旁邊的泥岩有多處被挖除剷平的痕跡,並將穩定的坡腳截斷,這些整地填土作業水利局有允許嗎?


2017032104.jpg

圖3. 右上角泥岩安定角被截斷整地回填與右下角植被遭砍除



2017032105.jpg2017032106.jpg

圖4. 左右比對多處泥岩被挖除擴大



2017032107.jpg2017032108.jpg

圖5. 為何可進行整地作業與放置施工材料?



2017032109.jpg

圖6. 這樣的工程明顯破壞水土保持,還強稱是水土保持工程?

疑點三:怪手行進軌跡 令人懷疑是否有提早動工之實。

空拍機於去年空拍發現有怪手於山坡上行進並進行作業,其行進軌跡經套疊歐欣公司南區(龍崎廠)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的規劃圖,似乎與掩埋場預定道路(環堤道路)相吻合,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因此強烈懷疑其是否有提早動工之實。


20170321-07map.jpg

圖7. 紅色部分是經套圖後半年來的改變位置點。

由以上種種事實與疑點,我們希望水利局能深入調查,給全體台南市民明確的真相,水利局以道路整地超過範圍處罰八萬未免太輕了?同時復原限期設於今年九月卅日未免太長,也期待台南地檢署能介入調查還真相於民,畢竟這個有害事業廢棄物固化掩埋場是所有台南人的大事。


作者:
  • 張哲維、晁瑞光/台南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
  • 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看完文章後,請幫忙按讚分享: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