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SARS與感染性事業廢棄物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SARS疫情的蔓延,讓我們體會到了生命的無常與可貴。然而對疫情的恐懼,卻也造成了一些過度的反應,如和平醫院的感染性事業廢棄物送抵雲林日友醫療廢棄物焚化廠而引起當地居民的抗爭(其實這事件的背後實乃肇因於日友焚化廠平時的惡名昭彰,容後再述)。感染性事業廢棄物並不可怕,只要經過良好的包裝隔離與殺菌處理後,大部分即與一般廢棄物無異。如果因為恐懼而使其無法即時處理,並因而堆積在醫院內部,反而造成更大的風險。

然而此事件更暴露了政策的問題。感染性事業廢棄物之所以需要特別處理,主要是因為具有感染性,其實其垃圾成分基本上並不是相當特殊的。因此只要能夠滅菌的方法,都應加以考慮。目前國外在處理感染性事業廢棄物的方法包括使用蒸汽高溫滅菌或微波高溫滅菌等,而焚化則因其會排放戴奧辛與重金屬而危害環境與人體健康,已逐漸遭到淘汰。然而我國的法令仍要求以焚化為主,致衍生種種問題。

目前我國將感染性事業廢棄物區分為10類,其中僅4類允許使用高溫滅菌方式處理,其餘6類,約佔感染性事業廢棄物總量的70-85%,則一律要求以焚化處理。因此現在大部分醫院為了方便,而將所有感染性事業廢棄物以焚化處理,鮮少採用高溫滅菌者。有些醫院是於院內設置焚化爐自行處理,有些則是幾家醫院共同設置焚化爐聯合處理,有些則是委由代處理業者如日友焚化廠來處理。

由於感染性事業廢棄物量並不大,一般約為醫院產生的所有事業廢棄物的15%左右,因此若醫院自行或聯合設置時,其焚化爐通常都很小,污染防治設備簡陋,而醫院通常非專業出身,其操作人員常常是訓練不足。因此在設備不良、操作失調、再加上醫療廢棄物中高含量的氯(來自於聚氯乙烯塑膠),與廢棄物量小而無法連續操作所導致的頻繁的起停爐,故其排放出的戴奧辛污染相當可怕。尤其設置在院內這樣的人口密集區,更對人體健康造成重大影響。然而依照我國的環評法,這些小型醫療廢棄物焚化爐的設置通常不需環評,是以造成醫院這種應該是救人的地方,反而成為害人的毒性物質來源的這樣突兀景象。

如高雄長庚醫院後方就有一座小型焚化爐,煙囪奇矮(設計不良),若無人指點根本就不知那裡有一座焚化爐。據附近居民表示,其常於深夜偷排黑煙(操作失調)。而這樣的一座污染設備的附近,就有大高雄的飲水來源澄清湖、兩所學校、以及一座棒球場,更不用說密集的住宅區了。

如若醫院委外處理,則通常會出現長途運送的現象,如此次和平醫院事件。長途運送增加了車輛翻覆的機率,徒增感染源擴散的風險。而受委託的處理廠理論上應該較為專業,但是其排放的污染仍常受附近居民詬病,如此次事件中的日友焚化廠。這是因為聚氯乙烯塑膠實在是不能以焚化處理的;再者則是廠商為了降低營運成本而隨意操作,而這在環保單位的不作為(疏於監督管制)與不痛不癢的懲罰條例下,更是無法無天。另外,這些代處理廠的選址在我國粗糙的環評制度下,也常常選在不當的地方,如日友焚化廠的附近就有一所學校。而醫院在成本的考量下,選了這種廠商,等於是花錢免責,並將污染委外輸出。

如果採用高溫滅菌的設備,則由於其幾乎不會產生污染,操作技術簡單,因此可於院內設置。滅菌後的廢棄物可以再利用或者掩埋,因其量小並不會對掩埋場造成多大負荷。因此建議環保署與衛生署,應該開放感染性事業廢棄物的高溫滅菌處理,不過應對該技術的設備規格與操作要求應謹慎規劃,並輔以適切的教育訓練與強力監督,並禁止焚化聚氯乙烯等不當材質,如此方能不枉SARS給我們的教訓。不要只會作秀,而無視於問題的存在,否則即使消滅了SARS,卻讓全民感染了更多、影響更為全面的戴奧辛。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