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們從SARS看到什麼?

作者:鄭益明﹝看守台灣執行長﹞

我國SARS的疫情擴大,已折損了5位醫護人員為了救人而受害的悲劇,而目前仍無跡象顯示疫情已受到控制。何以SARS會在被認為醫衛建設不錯的我國也肆無忌憚的橫行?猶記得在今年三月三十一日即將接任疾病管制局的蘇益仁警告說:「台灣的SARS疫情將如壓力鍋悶爆開來」。果如其言,短短的一個多月,疫情就遍佈全國,幾乎在一夕之間擊潰了我國耽於安逸毫無危機意識的社會,,也揭開了普遍存在的官場醜態和人性弱點。

首先,我們不得不質疑我國官僚體系的行政能力。至今各種政策仍奉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末端處理思考,未能有前端管理和宏觀的整合思考模式,以至於從中國和香港發生SARS疫情擴大之時,未立刻啟動預警和預防的管制措施,防止境外和境內的疫情擴散。同時根據媒體報導,衛生署竟然連全國醫療院所的口罩需求量,都無法精確估計;另外在追加500億防疫預算的編列上,竟然還出現在國難和財政拮据之時,許多單位仍為掌握資源供己役使而浮濫編列的情形。這些一一顯示我國官僚體制仍充斥著結構性的問題,行政革新似乎仍未貫徹,還有待繼續努力。

再者,我們的社會普遍存在著「我不會那麼倒霉」,因而從未規劃如何處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的社會風險。打從發生SARS疫情開始,除了醫療體系和個人隱瞞相關資訊外,主其事的醫政單位也為了意識型態和自我防衛而耗費精力於鬥爭,並未意識到人類毫無認識的大敵壓境,即將重擊我們毫無危機管理的幼稚民主社會。我們看到病例通報、院內隔離區、及轉院的規劃和管理等,毫無章法,幾乎可以用雜亂無章來形容,更不用談有任何預警和預防的機制了。甚至最近和平醫院轉型為SARS專責醫院的決策,「草率、不負責任」當之無愧。SARS這種仍在我們認識之外的變異病毒,何時人類能夠掌控都還是個問號,怎麼可以把病患集中在毫無隔離帶的市區醫院,足見我國所謂的菁英官僚仍停留在過去「穩定和安全」的社會意識中,完全不具現代風險性社會的危機意識。

這次SARS橫掃全國,曝露過去忽視基礎資料建構的弊病。要是過去能夠建立像個人安全資料的國家個人病歷資料庫、防疫管制資料等基礎資料庫,那麼或許就可以防杜絕病患就醫時未告知而疏於防範的傳染事件。傷害已造成,經驗是否會被重視而成為殷鑑,就考驗著政府和人民的智慧。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