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豈只衛生署官員不知口罩該買幾個!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最近,一位去年初請調回鄉服務的公務員朋友,低垂著氣地出現在我們辦公室,告訴我們他想再返回中央部會服務。回想著去年他告訴我們他可以回鄉一展身手,描繪著推動家鄉觀光事業與有機農業時,眼中閃耀的是不同於現在的熱切光芒。他是個想做事的公僕。

問他這一年來在地方服務的情況,他細微地回說,不曉得是不是他講話不夠清楚,他屬下竟然要他自己寫好公文,再交由他們蓋章。當他以辦事不力、並自請連帶處分,來懲處一位怠惰的下屬時,那位先生竟然暴跳如雷地跟他說,他幹了30年的公務員,從來沒碰過這種事!他並提及有些公務員平常就已官商勾結,找他們去做調查一些事情根本無濟於事。聽聞至此,不禁一嘆!

官僚系統的腐化,加上民意代表的貪婪,令想做好事的人有志難伸,革新的行動也大受阻礙。當我們民間團體整天指著政府大罵特罵時,我們心裡是多麼恨鐵不成鋼,多麼希望那位有決策權的首長,能正視我們所說的問題,並能如草上風般,帶動官僚體系一起去解決問題。但我們看到的部會首長們,最會的就是推托拉,讓問題日復一日地存在,年復一年地惡化。或許這些首長們,也早已一起同流合污了吧?

豈只衛生署官員不知口罩該買幾個,環保署官員至今都不知事業廢棄物一年到底有幾噸,只能推估,而且僅能掌握推估的有害事業廢棄物的60%左右,而讓每年六七十萬噸的有害事業廢棄物流竄全台!
豈只衛生署官員不知口罩該買幾個,苗栗縣政府某衛生官員在面對居民質疑竹南焚化爐的環境影響評估為何沒有考慮到一旁的溼地時,「幽默」地回說:「因為那時還沒有溼地!」難道溼地可在兩三年內形成?

而許多行政官員,在遭到監察院的彈劾後,仍然活躍於政壇,監察院宛若無牙的紙老虎,讓這些官員做了壞事後仍然一副心安理得,而其所造成的傷害能賴著不解決就不解決。比如平鎮市公所在處理垃圾上的違法亂紀,讓深受污染的小老百姓,四處陳情二十年,至今仍無法得到合理的解決;官商勾結嚴重的美濃日友焚化爐嚴重污染鄰里百姓,環保署卻推說無法可管,即使已有法可管,卻用最寬鬆的標準而讓廠商可以茍延殘喘至今,而無視一個個氣喘過敏的小孩於不顧。看到政府在處理SARS的事情,即使無法源也得以緊急命令處理,難道一定要死人才算是緊急嗎?為何環保署長可以為了要讓和平醫院的感染性事業廢棄物順利進入元長日友焚化爐,而展現了如此的魄力;而在面對美濃日友焚化爐的重大污染,卻一副軟弱?看著這些敗類官員的油腔滑調、疏於任事、浪費公帑,甚至還可制定法規,以讓財團合法地搬運國庫,實令人髮指。

環保團體經年累月關懷的核能問題、廢棄物問題、水土保持問題、空水土污染問題,哪一個不是跟龐大官僚體系的腐化、價值扭曲無關?決策者缺乏永續的願景,或忙於作秀,或只顧財團口袋;於下焉者則得過且過,推諉怠惰;若我們人民還抱著看戲的心態,將來還有更多好戲可看。

「憤怒的人組織起來去解決事情,柔弱的人一味沉默則受到欺負。」希望仍是佔社會大多數的良善百姓們,能勇於行動,多參與公共事務,多關心公共議題,以讓公務人員戰戰兢兢地做好事情,否則只有投票的民主,就跟花錢請員工卻不知管理的老闆一樣。這社會的清明與否,絕對是每一個人的責任。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