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扭曲市場機制的補貼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自去年3月以來,由於國際原油持續上漲,帶動化學肥料原物料及海運費同時上漲,因此國內化學肥料價格也隨之增加。據農委會指出,台肥八月中旬又再宣佈將調高化學肥料售價約9%,讓農民叫苦連天。為因應此一情勢,農委會一方面籲請農民合理化施肥,減低化學肥料的用量,並要獎勵施用有機肥;另一方面卻請財政部將進口肥料關稅由2%調降至1%,同時補貼化學肥料運費每公噸250元,估計可讓每包40公斤的肥料降價10元,降幅約2.5%至5%,所需經費約1億3千多萬元。

農委會不是不知道,施用化學肥料,會造成土壤的酸化,以及河川與地下水的污染,並危害人體的健康;且由於台灣氣候高溫多雨、農耕操作頻繁,因此土壤有機質消耗迅速,而化學肥料的施用並無法補充土壤的有機質含量,致台灣耕地的地力嚴重耗損,因此農委會才會想要獎勵施用有機肥。然而長期以來,由於價格高過化學肥料,致有機肥的推廣實屬不易;故值此化學肥料價格大漲之際,正是有機肥自然崛起的大好時機,可是農委會卻以補貼的方式,來提高化學肥料在市場上的競爭力,這種言行不一的施政,令人不得不懷疑農委會得了精神分裂症。

奇怪的是,像化學肥料這種成本已大幅外部化的產品或設施,卻常能得到政府的慷慨補助與實質推廣;而對環境甚至經濟友善的產品或設施,卻只受到消極的關注。就如焚化爐,其會破壞自然資源、排放數百種毒性物質、產生難以處理的有毒灰渣、且處理成本高昂,若以正常的市場機制,早該被淘汰;然而環保署卻在有其他更好的廢棄物管理方案(指源頭減量、分類回收再利用)的存在下,以補貼地方政府的方式,來鼓勵焚化爐的興建。

補貼是政府推動政策的方式之一,其如有必要,也應用於對整體社會、人民福祉有利的方向。然而觀諸政府的許多補貼,卻常是用在不永續的面向。之所以如此,或許是因為可以取得政府補貼之利益的常是有錢有勢、不知社會責任為何物的某些企業財團。這些本已是龐然大物的財團在補貼的滋養下,不但掏空了國庫,更是惡化了環境、戕害了社會公平正義。這種扭曲市場機制的補貼,已成為我國邁向永續發展的嚴重障礙。若不取消這種惡質補貼,卻奢談有機農業、零廢棄政策,將是緣木求魚。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