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垃圾外交?先掌握確實垃圾回收率,完善垃圾回收系統,建立廚餘處理量能!

日期: 
2017/12/09 (週六)
【揭開垃圾處理天才的真相講座】會後新聞稿

垃圾外交?先掌握確實垃圾回收率,
完善垃圾回收系統,建立廚餘處理量能!

20171209.jpg

垃圾回收率操縱遊戲:垃圾量縮水縮水再縮水!回收量灌水灌水再灌水!

2016年台灣的垃圾回收率高達58%好棒棒!我們還要以垃圾回收站上國際舞台。但如此高回收率真的反映了真實狀況嗎?何以路邊仍可見飲料杯、免洗餐具、便當盒等環保署公告應回收的項目?事實上,垃圾回收率是藉著模糊不清的定義,環保單位又裝傻的手法堆砌起來的。首先是垃圾回收率的分母,環保統計年報中的垃圾清運量其實只涵蓋清潔隊收取的部份,但台灣還有大宗的生活垃圾是由民營業者清除,這部份包括了公寓大廈、公家機關銷毀的文件、公園管理單位的枯枝落葉、清除天然災害廢棄物以及掩埋場活化工程挖出的垃圾,這些都會在焚化廠的營運紀錄裡,但計算垃圾回收率時被刻意忽略。

不只一般廢棄物(生活垃圾),一般「事業」廢棄物(以下簡稱一般事廢)的數字也不乾淨。2013~2015年焚化廠營運紀錄顯示每年收到的一般事廢約220萬噸,但環保署「掌握到」的只有70~86萬噸,其中約37%~46%是員工生活垃圾(這部份在2016年底廢清法修法改認定為一般廢棄物)。那剩下100多萬噸不用申報環保署無法掌握的是什麼,包括公寓大廈生活垃圾、其他不用申報的公司行號、市場或小工廠的廢棄物,這些本質上與生活垃圾無異,有的甚至定義上就是生活垃圾,卻因為由民間清除業者載到焚化廠,被某些縣市排除在垃圾回收率的分母之外。

故事還沒結束,上面一開始提到環保統計年報的垃圾清運量只有清潔隊收取的部份。但是清潔隊收取的垃圾真的都完整呈現嗎?由於清潔隊除了家戶垃圾,還會收取部份商家的廢棄物,而收取的有多少量是一般事廢,多少是生活垃圾,由清潔隊判定。經我們求證,部份鄉鎮市公所在向環保局申報垃圾清運量時,不只是將商家的事廢從清潔隊收取的量扣除,而且會加碼扣除。

再來講分子回收量灌水。上面提到了公寓大廈和機關團體由民營業者清除的垃圾不會被計入垃圾清運量,但另一方面地方環保局又會請列管的社區和機關申報資源回收量,隨著列管社區逐漸增加,回收量也逐年增加,但一般垃圾卻不計入分母,垃圾回收率就這麼輕輕鬆鬆提高了!

回收後真的再利用了嗎?還是拿去焚燒?

逐年衝高的回收量真的有再利用嗎?事實是,近年因美國大量開採頁岩油氣使油價下跌,廢塑膠製成的再生粒料競爭力不如石油製成的塑膠處女料,加上中國不再准許進口廢塑膠,大大限縮台灣廢塑膠回收管道,廢塑膠容器除了寶特瓶以外,其他都沒什麼市場。現在很盛行的生質塑膠PLA 也沒有廠商願意回收處理,這些乏人問津的廢塑膠最後都是拿去焚燒,地方環保局也不會把焚燒的廢塑膠從回收量中扣除!

要解決垃圾回收的問題,必須改善逐漸惡化的回收體質,包括已經扭曲的村里資收站、累死清潔隊員的垃圾收運模式、無法清楚掌握的廢棄物產源與產生量。除了回收體系,最重要的還是源頭減量,看守台灣設計了一套減少一次性飲料杯的模式「回收Web3.0」,希望藉由消費者負擔垃圾處理費的模式,正在遊說地方政府試辦中,並持續調整中。

面對廚餘回收的黑洞,中央和地方仍然牛步

廚餘回收一直存在幾個黑洞,但政府始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經本協會網調結果顯示,有19%民眾說其垃圾是由社區先統一收集,在台北市,這些民眾中有33%表示他們的社區「不收廚餘」或「只收養豬廚餘」,新北市也有22%,桃園市35%,台中市29%,台南市17%,高雄市40%,新竹市43%。

由清潔隊回收的部份,全台大多縣市和鄉鎮市回收時沒有區分養豬和堆肥,回收後多賣給養豬戶,除了不適合養豬的廚餘在回收階段就被視為一般垃圾,賣給養豬業者的廚餘也會有一定比例在前處理階段被丟棄,我們曾詢問某養豬業者,其表示去年收受的廚餘中,平均1公噸仍有70~80公斤要丟棄。再來是菜市場,我們曾走訪過台北市中山區某市場,該市場的民營清除業者也只收養豬廚餘,許多應該堆肥的廚餘被歸類在一般垃圾。以上都是廚餘回收的三不管地帶,但地方或中央卻始終無積極做法。

針對廚餘,環保署今年核定的>只規劃蓋3座總處理量600噸/日的生質能源廠及補助前處理設備,光是3座生質能廠有辦法處理每年大量被焚化的廚餘嗎?以今年通過環評的桃園生質能源中心為例,儘管市府一直對外宣稱屆時生質能廠啟用就能解決廚餘問題,但在環保署的>中提到,規劃廚餘處理量80噸/日,那桃園市被送到焚化廠的廚餘有多少呢?以2016年為例,我們估計桃園市每天有396公噸的廚餘被焚化,遠遠是生質能廠所規劃的4倍,光是桃園市都沒辦法解決了何況是整個台灣。那怎麼辦,要一直蓋生質能源廠嗎?反正納稅人的錢花不完?對於分散式、在地處理的再利用方式如堆肥都沒有具體規劃。同時,運作中的焚化廠有19座預計花費近95億進行延役和升級工作,更新後的焚化廠是要拿來燒廚餘的嗎?

現在各地運作中的堆肥場大多是收多少廚餘做多少堆肥,對自身的處理能量也沒掌握。我們呼籲各地方政府確實盤點回收黑洞的廚餘量,以掌握在廚餘全面回收的狀況下處理量能的需求,並建立足夠、多元、因地制宜的處理量能。網路民調只是個開始,本協會即將進行一連串遊說行動,與中央和地方政府討論出低耗能、符合在地生態、保障第一線清潔隊勞動權益的解決方針。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