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看見台灣 更要看見真相】重金屬大補丸 桃園綠石蚵傲視香山綠牡蠣

日期: 
2014/05/26 (週一)

20140525greenoyster_singwu_stonetidalweir.jpg

圖:桃園新屋石滬區綠石蚵/潘忠政 攝

台灣西部水域汙染有多嚴重?環保署水質監測是否有發揮功效?看守台灣協會、綠色陣線協會、桃園在地聯盟與立法委員田秋堇、林淑芬今天聯合召開記者會,公佈西海岸野生石蚵重金屬汙染初步調查報告;該報告結果指出,沿岸具有重大工業活動或事業廢棄物的水體,重金屬汙染均相當嚴重,尤以桃園為最:在桃園大園工業區海岸與永安漁港的石蚵,分別有8、9項重金屬含量名列前三名;而高雄、彰化、苗栗、雲林等有重大工業汙染來源的地方,亦不容忽視,須密切觀察;整體而言,台灣西海岸汙染可能較過往嚴重,因為桃園大園工業區海岸所檢測的石蚵銅含量,為1998年香山綠牡蠣銅含量最高值的1.4倍,也是目前文獻記載最高的數值。與會人士呼籲環署與當地政府應該展現積極作為,除加強工業廢水排放監督、提升廢棄物處理處置技術水準與強化廢棄物流向管制外,更應進行放流水總量管制,限縮汙染性工業活動規模;同時行政院應積極修法,整合水污法與下水道法,並強化其效力,同時提升放流水與水體水質標準,避免沿海生態日漸枯竭。

詭異的石蚵

負責此次野生石蚵採集的黃俊男先生說,他之前曾徒步環島旅行,發現我國西部海岸除了常常充斥各種廢棄物外,許多野生石蚵顏色也極不正常,除了呈現各種綠色外,還有黃褐色、墨黑色等異常顏色,在與長期關注食品安全與環境污染的看守台灣協會、綠色陣線協會與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吳焜裕教授討論及合作下,於今年初完成西部42處河口或海岸石蚵的採集(每處採集20-30隻),並由吳焜裕教授委託經過認証的全國公正檢驗公司根據食品藥物管理署公告的方法檢測12種重金屬。在經費限制下,從中選取包括北部5處、中部5處、南部4處共14處進行檢驗。

數據會說話

結果發現,在桃園大園工業區海岸的石蚵重金屬污染相當嚴重,於鉛、銅、鋅、鐵等項目拿下第1,鎳、鎘、汞、鎵等項目也拿到2、3名,桃園永安漁港亦不遑多讓,除了汞、鎵拿下第1外,另有7項名列2、3名;和其他國家的研究相比,西海岸野生石蚵的鋅和銅汙染都較大部分國家來得嚴重許多,顯示台灣的銅鋅汙染相當嚴重;若根據WHO/FAO、美國環保署、加拿大環境部每日容許攝取量(TDI)來計算這些石蚵的食用風險,在假設沿海居民平均體重60公斤、長期平均的石蚵日攝取量為50克等前提條件下,計算危害商數(THQ),結果顯示除了曾文溪口外,其他採樣點的石蚵皆不適食用;即使每日只吃20克,則仍有桃園大園工業區、永安漁港、彰化番雅溝、高雄蚵仔寮、鳳鼻頭漁港、雲林台子漁港等地石蚵不適食用(後面三者在合格邊緣,仍不建議食用)。另外,雲林台子漁港的石蚵鎘含量,超過歐盟食品安全標準(1ppm)。

西海岸水體環境持續惡化

再以本次調查和過往研究資料的比較,以瞭解國內汙染是否有惡化趨勢,結果顯示銅、鋅的汙染有明顯惡化的趨勢,鉛亦有惡化的情形,比如桃園大園工業區海岸所檢測的石蚵銅、鋅含量,分別是1998年香山綠牡蠣(為2001年媒體熱炒之綠牡蠣事件主角)銅、鋅含量最高值的1.4倍與2.45倍。所幸,野生石蚵食用者少,而且民眾可從石蚵顏色正常與否自行判斷食用與否,但是這樣的水體環境,對於我們食品安全與生態健康的影響會是如何,令人不敢想像,畢竟大海裡不只有石蚵。

環署水質監測無法有效發揮預警功效

雖然只檢驗了部份地區的部份污染物,但結果令人心驚,而且也印證了肉眼觀察的結果:即使環署的水質檢測數據合格,不健康的環境,就是不會有健康的生態。比如這次有九處採樣點鄰近有環署水質測站的十一條河川。根據這些河川近十年來的水質測站資料,水質重金屬含量大都合格,除流經大園工業區的老街溪與流經永安漁港的銅含量超過水體水質標準的次數較多外,其他重金屬含量的合格率都接近百分之百;然而根據我們的檢測結果,不適合食用的野生石蚵則接近百分之九十三(以平均日攝取量50克計)。這表示環署水質監測無法有效發揮預警功效,畢竟環署對水體重金屬含量的檢測,每季只檢測一次,也就是一年365天只能反映4個短暫時間點的水質,而且無法反映這些重金屬在環境、生態中的累積情形。而會過濾水中物質、在體內累積重金屬的石蚵,成了最佳的水質監測生態指標。

石蚵汙染主要來自工業活動與事業廢棄物

統計分析結果亦支持,石蚵重金屬汙染主要來自工業活動,畜牧與民生廢水的貢獻度較低。而且,以這次石蚵中有八項重金屬含量名列前茅的桃園大園工業區為例,該工業區有214家廠商,其中一半以上為金屬、電子與化學材料等產業,皆是可能排放銅、鋅等重金屬者。根據桃縣環保局說法,該區內未納管事業放流水及某些不肖廠商不定時偷排廢水,影響了流經該工業區的老街溪溪水品質。另如,彰化番仔溝附近的電鍍業,使得其石蚵的鎳、鉻、鋅、鎘等金屬含量名列前茅。除了工業活動外,事業廢棄物的處置或非法棄置,可能也是重要污染源,比如沒有其他明顯工業污染源的雲林台子漁港採樣點附近遭人棄置不明事業廢棄物,其石蚵鎘、鉛、鉻含量也偏高;又如多項重金屬排名中上的高雄鳳鼻頭漁港,緊鄰高雄南星計畫區,而該區為高雄縣政府以爐碴、電石碴、焚化爐底碴填海造陸的地方。吳焜裕教授說,工廠日夜排放廢水到大海,而重金屬又無法被生物分解,放任的結果,會是如何?顯而易見!

桃園拔頭籌 在地人要求工業放流水總量管制

對於桃園在此次調查報告中拔得頭籌,長期致力要求桃縣府正視工業廢水汙染、保護藻礁與河川的桃園在地聯盟潘忠政老師表示相當感傷。藻礁是無節珊瑚藻為主的藻類,經由鈣化作用沉積碳酸鈣所建造之礁體,在全世界極為少見。桃園有27公里的藻礁海岸地形,現在僅剩下觀音鄉至新屋鄉之間的4.5公里海岸尚有存活的造礁藻類,其減少原因正是放縱無度的工業活動。日前潘老師透過媒體指出,桃園海岸疑似遭到重金屬汙染及觀新藻礁沿岸滿佈綠石蚵,桃園縣政府卻發文回應說,「根據92年至103年第1季的海域監測結果,桃園海岸水質的重金屬成分每年都符合乙類海域水質標準值,並未超標及有健康風險,民眾絕對可以安心。」然而這份調查報告的數據明確指出,當地海域水質,已經影響到生態與食品安全,連綠石蚵都快要撐不住。縣府不應再掩飾問題,而是要採取有效對策,加強執法,包括依據水污法第九條規定,進行放流水總量管制,限縮汙染性工業活動規模;並應在重金屬汙染嚴重地區豎立警示牌,勸導民眾勿捕捉或撿拾近海底棲動物為食,以保障人民身體健康(桃園海岸還有不少民眾會撿珠螺、抓螃蟹、挖海瓜子為食)。

下水道法架空水污法 工業區內業者有防護罩

離大園工業區不遠、廢水汙染也是很嚴重的觀音工業區則還存在一個問題。由於汙水處理廠設備老舊,容量日漸不足,無法處理工業區內日益複雜、龐大的廢水。全台有29座老舊工業區,可能會有類似問題。然而政府卻為了拼經濟,而不敢對區內工廠廢水排放量做限制,只能放任無法處理至符合規定的放流水汙染河川海域。加上工業區內業者其廢水若有納入區內廢水處理廠處理,則其廢水排放至專用下水道的管制,是根據內政部主管的《下水道法》,而非《水污法》。根據《下水道法》,業者必須將其工業廢水前處理至符合工業區管理局所定之下水水質標準時,方得排入連接廢水處理廠的專用下水道,但若不符合標準時儘處分一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罰則比令人詬病的《水污法》還要輕。而《下水道法》賦予工業區管理局查驗業者廢水排放情形的權限,又較《水污法》有限,可以想見工業區內業者若居心不良,想要成本外部化,則工業區管理局將抓不勝抓,而業者即使被抓到,代價也不高;同時這將加重老舊汙水處理廠的負荷,更無法將放流水處理至符合法規規定,而讓操作工業區廢水處理廠的工業區管理局或其委辦機構代不良業者受過。綠色陣線協會林長茂理事感慨道,雖然我們有政府,但感覺好像是無政府!

針對這些問題,與會的田秋堇、林淑芬委員表示,有必要透過修法解決。民間版《水汙法》修法草案已經透過她們送入立院成案,但政院版卻遲遲未提出。她們呼籲,行政院應儘速提出修法版本,最好能整合《水污法》與《下水道法》,強化其效力,同時提升放流水與水體水質標準,避免沿海生態日漸枯竭。


  • 與會團體:看守台灣協會、綠色陣線協會、桃園在地聯盟
  • 出席者:吳焜裕(看守台灣協會理事長、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林長茂(綠色陣線協會常務理事)、潘忠政(桃園在地聯盟)、田秋堇委員、林淑芬委員、黃俊男(熱血青年)、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秘書長)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