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戴奧辛

盼,社會公理尚存

作者: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區大學自然與環境學程召集人)

為照顧中石化安順廠污染地區居民的五年13億生活健康照護計畫,將於99年6月屆滿,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因選舉考量,由地方政府發起連署爭取另一個「五年13億」,直到污染清除為止。環保署於98年12月29日召開第6次跨部會會議同意第2階段補助約7億6,000萬元,為期4年,也就是從民國99年至民國103年。對此計畫個人提出如下之質疑:

一、 居民慰問金每人每月1,814元的正當性何在?

五年13億當初編列約七千萬讓居民全面檢測血液戴戴奧辛,是為了釐清誰是事件中真正的受害者,並作為日後處理的依據。計有2,903位居民檢測血液戴奧辛,然超過政府所訂的高濃度(血液戴奧辛濃度達64皮克以上)共計只有340位,所佔的比率不高,超過半數居民血液戴奧辛在32皮克以下與全球一般人檢測值相當,而今真相已出,為何補助方式與之前一樣?為何血液戴奧辛濃度32皮克以下居民每人每月可領1,814元慰問金與全民健保自付額補助費?社會公平正義何在?

二、提供32皮克以上居民血液戴奧辛複檢與及特殊健康檢查的必要性何在?

環境與健康: 
特定議題: 
社會: 

環保機關應加強能力建置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

高雄縣大寮鄉再傳毒鴨毒魚事件,環保署南區督查大隊在面對媒體質疑為何有養鴨場設在爐渣棄置場時,忍不住說其整個編制只有11人,要管嘉義到高雄,若是民眾沒檢舉,根本無法掌握這些資料。這話確是一語中的,暴露出我國環保機關從中央到地方的最大問題。

所謂徒法不足以自行。記得上次美國矽谷毒物聯盟顧問泰德史密斯來台了解我國的高科技污染問題時指出,我國是「用19世紀的法規在管理21世紀的科技產業」,固然道出了我國環保法規的落後,然而即使這些法規全部改善,而中央與地方的環保主管機關的能力卻未跟著與時俱進,則仍無法有效遏止環境污染行為。

例如,市面上有十萬種左右化學物質,其中有風險危害的不知凡幾,然而環保署毒管處僅公告列管259種,且以每年不到5種的速度針對未列管的潛在毒性化學物質進行評估,且同樣一種化學物質的評估往往又拖了好幾年,以這樣的速度,如何保障國人免於毒化物的威脅?而每公告一種,即相對增加了管理作業,然而環保署中負責毒化物管理的只有區區4人,預算也沒有相應增加,如何確保廠商依法運作及申報?

社會: 

低標整治 毒魚將再現

日期: 
2008/12/22 (週一)

【世界最嚴重的污染 VS世界最草率的整治方案】

受戴奧辛、汞及五氯酚嚴重污染、污染管制區面積廣達36公頃的中石化安順場址(原台鹼安順廠),在經過多年的污染調查後,被司法判定為污染行為人但深表不服的中石化公司終於提出污染整治計畫,刻正由台南市環保局審查中。

由於該場址污染情況複雜,根據該整治計畫書表示「在國際間亦是相當棘手的問題」,然而其規劃的整治方法卻是相當粗糙,荒謬的是,竟有幾位審查委員已對該計畫草案表達支持,使附近居民與關心的環保團體深表憂慮,為免其草率通過而造成二次污染,遺害萬年,綠色陣線協會、看守台灣協會以及中石化安順場址附近居民代表於12月22日聯合召開記者會,希望審查委員能夠審慎把關。

中石化安順場址可約略分成原廠區(15.46公頃,分成五氯酚工廠區與鹼氯工廠區)、單一植被區(4.72公頃)、二等九號道路東側草叢區(1.57公頃,但應為2.76公頃)、以及海水貯存池(14.24公頃)。

八里羊肉戴奧辛污染事件的省思

作者:許惠悰〈中國醫藥大學健康風險管理系助理教授,看守台灣協會〉

繼去年彰化縣十一處養鴨場發生戴奧辛污染事件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台北縣也發生了養羊場遭戴奧辛污染事件,戴奧辛污染發生的頻率隨著衛生署藥物食品檢驗局所啟動的「食品中戴奧辛背景值調查計劃」之進行,有持續增加的趨勢。國人似乎將面臨不斷爆發戴奧辛污染事件的威脅,因此對於政府部門與民眾之間,建立正確的戴奧辛污染認知與觀念,乃為處理污染後續事宜上,重要且影響互信基礎很重要的一環。

筆者提出下列淺見,提供各界參考:

1. 台北縣環保局局長鄧嘉基指出,焚化廠煙囪戴奧辛含量檢測的圖譜,與羊肉檢體的戴奧辛圖譜不同,因此排除八里焚化爐為本次事件的污染源。這種說法似乎還需要更多的科學驗證,方能辨明真相。羊肉檢體中的戴奧辛乃經過羊隻經年累月的新陳代謝,不斷的轉變後,方累積儲存於羊體中。換言之,任何一個戴奧辛排放源的圖譜,理論上均很難與該污染源的受體之戴奧辛圖譜相同。鄧局長可以從上風處的著眼點來辨證焚化廠是否為本案的主角,但是如果要以圖譜的論點來說明污染源,則就似乎有點牽強了。對於政府部門進行與民眾之間的風險溝通而言,誇大不實的陳述就犯了大忌,容易使民眾挑出毛病因而導致對於政府處理態度的不信任感。

管制DEHP 更要淘汰PVC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環保署於日前舉行公聽會,意欲對數種毒性化學物質進行管制,這當然是令人肯定的方向,然而細看環保署規劃之管制方式,腳步卻仍稍嫌緩慢。以DEHP(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為例,環保署僅欲將其由幾無管制之第四類毒化物(疑似毒化物),修正為需要許可、登記備查、及核可之第一類毒化物(慢毒性物質)。可以想見,這除了增加廠商之書面資料與一點點行政成本外,對DEHP之市場,幾無多大影響。

DEHP主要做為PVC之塑化劑,是鄰苯二甲酸酯類的一種,具生殖毒性,且在國內各河川底泥中都可檢出。在國際許多環保團體的努力與民眾意識的抬頭下,歐盟將於2006年起禁止DEHP等三種用量最大的鄰苯二甲酸酯類用於玩具;日本也已禁止DEHP用於玩具及與食物接觸的手套。因此,DEHP等鄰苯二甲酸酯類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已逐漸不再是個爭議性的問題,且也存在著一些比較安全的替代品。

新世紀的環境衛生問題:挑戰與其解決之道

作者:吳新評﹝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九月底因有鴨蛋戴奧辛含量超過歐盟管制標準,引起各界對污染源究竟為何的探討;再經由電視與平面媒體大幅報導,民眾也看的霧煞煞。某晚報更有社評以各部會都抱鴨蛋為題,批評相關部會怎麼會不知道由「陸海空」著手詳細查分析養鴨場的土壤、空氣與其附近溪流中戴奧辛濃度,就可以馬上得到答案。其實,早在線西戴奧辛鴨蛋發生時,養鴨場附近各種介質包含飼料、空氣、土壤、樹葉等都已採樣分析戴奧辛,但是鴨蛋中戴奧辛的污染源還是無法確認。這並不是罵各部會就可解決問題,找出答案。

這是科技進步,伴隨著分析儀器與分析方法革命性的躍進所帶來的結果。也是世界先進國家早已面臨,而台灣正在步其後塵,未來台灣必須嚴肅面對的新環境衛生問題。自1990年代,質譜儀技術逐漸普及,並被應運用於環境污染物的分析所延伸的新問題:早期在食物、農作物、畜牧與水產品中,濃度非常低而無法偵測的有害物質,現在都變成可以量得到,並發現在它們生活環境中無所不在,甚至胎兒在母親的腹中時便與它們共存。究竟在體內的這些毒物,加上在每天生活中陸續攝取低量的毒物對人體健康會造成什麼影響?為了維護國人身體健康,究竟要如何來管制這些濃度非常低的毒物呢?這是新的環境衛生問題,這個問題無法藉由單一專長的公共衛生、食品衛生、環境衛生、環境工程科學、流行病學、或毒物學方法解決。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