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食品安全

真的安嗎?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在環保團體與媒體的壓力下,衛生署於5月24日晚間公佈了92年度的鮮奶中戴奧辛含量檢驗結果。這些檢驗結果公佈後,當然影響了民眾的選擇,因此被衛署點名其產品戴奧辛含量稍高的統一與東海紛紛召開記者會,強調其產品的安全;這種制約式的反應並不出環保團體、甚至大部分民眾的意料之外,然而我們希望說法如出一轍的衛署與統一、東海,能夠面對問題根源,提出能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案,而不是掩飾真相企圖愚弄已不易受到愚弄的民眾,否則長久以後,大家都將淪為受害者,無一是贏家。

您買的保鮮膜安全嗎?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保鮮膜是許多家庭經常使用的產品,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採購時有注意到其材質。據筆者調查,目前市面上的保鮮膜所使用的材質包括聚乙烯(PE)、聚氯乙烯(PVC)、聚二氯乙烯(PVDC)等等,這其中聚氯乙烯與聚二氯乙烯等兩種材質,在廢棄處理時是比較有害的,而且在使用時,對身體健康也恐有不利影響。

聚氯乙烯被綠色和平組織稱為毒塑膠,理由是在其生命週期的每一階段,從生產製造、產品使用到廢棄處理,都會產生污染或毒害。比如聚氯乙烯的單體氯乙烯,即為已知的致癌物;而在製造氯乙烯時,也會伴隨著世紀之毒戴奧辛的產生;另外在其廢棄時若以焚化處理,由於聚氯乙烯分子本身為含有氯的碳氫化合物,因此極易產生戴奧辛與大量的鹽酸氣體。其中鹽酸氣體除了會使焚化設備腐蝕外,若不幸未被空氣污染防治設施攔住而從煙囪逸出,對焚化爐週遭的農作物與人體健康將產生立即性的衝擊。證諸許多焚化廠附近農作物極易枯萎,即可能是受到鹽酸氣體的影響。

面對資源枯竭的年代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走在大賣場,我們總是會因貨架上琳琅滿目的商品與食品,而誤以為這是個不虞匱乏、資源豐盛的時代。而台灣幾十年來的經濟榮景,更讓許多人以為過這種好日子是應當的。在我們日常生活與提供我們維生服務的生態系統之間,隔著一層機能健全的都市糖衣,讓我們感受不到事實的真相:由於生態環境的破壞,用以維持人們生存的許多資源已逐漸枯竭,加上全球人口的暴增,其實我們隨時都有可能面臨生存危機。糖衣隨時可破,只要維繫糖衣的資源取得不再能夠滿足我們的消費速度。更甚者,這層糖衣即使不破,也因人們不當使用毒性化學物質,而變成一層危害生機的毒糖衣。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正視兒童飲食安全的問題

作者:鄭益明﹝看守台灣執行長﹞

家都同意我國的環境污染已達到難以忍受的程度,不僅是長期經濟發展所遺留下的後遺症,更是政府在規範污染管制未能對症下藥的表徵。更可議的是到目前為止,政府遲遲未公佈食品和飲用水中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尤其是戴奧辛/夫喃)的管制標準,形成食品和飲用水中這類污染物無法可管的窘境。國際組織及各國政府都費盡心思去管制戴奧辛的產生和擴散,甚至對不可避免會產生戴奧辛的設備加以管制,以阻絕戴奧辛透過各種管道,特別是食物鏈,進入人體,而危害大眾的健康。

然而,何其無奈,現在我們的下一代卻打從娘胎就要承受難以言輕的環境荷爾蒙的傷害。這些累積在母體的環境荷爾蒙正是透過食物鏈進入母體,而後長期累積在母體,待母體懷孕後進入胎兒體內。如果說這是必然無可避免的風險,那麼我們是否更有責任去保護我門下一代生長的環境,包括自然環境中的空氣和水、土,以及賴以成長的食物,以免受環境荷爾蒙的污染?

中國如何照顧台灣

作者:周晉澄﹝台灣大學副教授、看守台灣理事﹞。原文亦刊登於台灣立報看守台灣專欄。

中國肺病SARS突然間從中國冒出,不過我們並不知道SARS到底在中國已經存在多久了,或是究竟有多少人感染了SARS,或是已經有多少中國人死於SARS。這就如天安門事件般,到底那一晚北京死了多少人,還是有多少人失蹤了一樣。當然,現在我們都知道,也許說全世界都知道,中國肺病SARS已經讓全世界共享了。喔,不!也許還有很多中國人認為SARS是境外移入中國的。您不相信嗎?幾年後,中國的歷史就有可能這樣記載,如果中國還是這麼的神秘的話,就正如中國說天安門事件沒有死人般。

中國境內到底有多少可怕的疾病,我們實在不知道。何況中國也不跟你講。不過全世界都聽到了,中國副總理吳儀說中國一直在照顧台灣。當然,中國照顧的巨細靡遺,好的東西像SARS一樣,一定要分享。過去的口蹄疫就是最好的例子。很可能很多人都忘了,中國好心送了口蹄疫給台灣,短短半年內竟然有四百萬頭豬隻斷魂,而且從那時候開始,台灣每年都少收了數百億的外匯。您說,中國是不是一直在照顧台灣?當然是,而且我相信,如果給他更多的機會,相信中國會更全心全力的照顧台灣。比如說,狂犬病、禽流感……,將有收不完的好處。

基因改造食品與強制標示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研究員﹞

2003年1月1日,除了塑膠袋限用政策開始第二階段外,還有一個不起眼卻攸關人民知的權利與食品安全的法令悄悄生效,那就是衛生署於2001年2月公告的「以基因改造黃豆及基因改造玉米為原料之食品標示事宜」中的「第一階段」強制標示生效了。

我國的玉米與黃豆幾乎全由國外進口,其中又以美國為大宗,而美國正是生產基因改造食品的主要國家。據農委會一份非正式的估計,國內目前進口的黃豆有五成為基因改造,進口的玉米為三成。然而在2002年(含)以前,並未強制標示。

基因改造食品,在推動者的口中冠冕堂皇,他們說可以解決飢荒、降低農藥的使用量。然而基改作物的產量並未增加多少,有些反而減少。而降低農藥使用則是一個幌子。因為一些由農藥公司轉型的生技公司,生產能抗除草劑的黃豆或玉米的種子,但是只能抵抗其所生產的農藥,因此農夫須向同一家公司購買種子與農藥,這等於用基改作物來保證其農藥的銷路。同時,這些抗除草劑與抗蟲的基改作物,可能使雜草與昆蟲更快發展出抗藥性,而使得農藥的功能失效,其結果是農藥用量的增加、或者改用更毒的農藥。這不僅造成生態平衡的破壞,對消費者而言,更是一大健康風險。而基因改造食品本身,對健康的影響仍未可知。

環境與健康: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