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食品安全

莫拿全民健康當籌碼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

中國毒奶粉事件引起了大家對於奶製品安全的恐慌,對於竟然有人喪心病狂到將根本不能吃的石化塑料加到人們日常飲食中,感到不可思議。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衛生署日前竟將原本要求不得檢出三聚氰胺的標準改成2.5ppm,在引起喧然大波並換了一個衛生署長後,才又改口為含糊的只要檢驗「合格」即標明未檢出,而後再宣布需為可以檢驗到ppb水準的LCMass儀器未檢出,方為大眾所接受。

然而,仍有不少聲音認為,目前的標準太嚴,原因是許多奶製品在生產過程中會遭到容器或農藥中所含或分解產生的三聚氰胺污染,包括衛生署官員日前在為 2.5ppm標準辯解時,也採此說法。然而這種說法大有問題,首先,現在很少有塑膠容器是以美耐皿製成,連這些食品公司的產品包裝,也均非美耐皿材質。即使酪農以美耐皿容器裝鮮乳,在常溫下,其單體三聚氰胺也不太會溶出,而送到食品加工廠後,其管線設備更不太可能用美耐皿為材質,因此塑膠容器會造成奶製品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只有當消費者以美耐皿的杯碗盛裝熱騰騰的奶品時,才有可能發生。

社會: 
環境與健康: 

檢驗標準政治學

作者/徐銘謙(看守台灣協會研究員)

上個月底,台灣因為從狂牛症疫區美國進口帶骨牛肉,被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列為與美加同級的疫區,衛生署的官員先是批評只分疫區、非疫區,分級並不適當。而後強調通過進口的牛肉,是「經過科學評估與專業審查」的,接著說:「十五歲開始,每天吃一百零三公克,連續吃七十年,要到五百歲才會發病」。

前幾天美國進口的豬肉含有「瘦肉精」,也就是beta 乙型受體素,讓豬長期服用只長瘦肉不生肥肉,這次進口的豬肉有兩批被驗出含量零點一五到零點三ppb不等的瘦肉精。衛生署竟準備要會同農委會研商,以美國可以容許五十ppb,台灣完全禁止是不合理的,準備改變台灣的瘦肉精含量標準。並且說:「瘦肉精每天食用超過六十七微克,民眾才會有心悸情形,但一般不會吃到這麼高的量」。

無獨有偶的,不只肉類有台灣、美國檢驗標準不同調的問題,最近引起麵粉等民生物資價格飆漲的小麥存量不足(事實上全球暖化造成的乾旱是小麥價格上漲的關鍵因素),因為先後從美國進口的九千噸跟六千七百噸小麥,皆被驗出含有零點六四ppm的「馬拉松」農藥,被海關依超過標準扣留,不准進口。此時媒體皆以美國標準為八ppm,高分貝施壓政府應放寬標準,讓小麥順利進口,以免缺糧。美國在台協會、美國小麥工會與麵粉工業同業公會正在協商,即將放寬標準。

環境與健康: 

食因性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的風險意識

作者:周晉澄,台灣大學獸醫學系教授,看守台灣協會理事長。

新興傳染病:食因性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症

最近美國發生食因性出血性大腸桿菌(O157型大腸桿菌)感染症,至少有四百個人出現相關不適的症狀,且有死亡病例報告。這個事件認為可能與食用遭受到病源菌污染的菠菜有關,生產地水源有病源菌長期污染的可能;另外,本次被認為生產這些食物的產銷是屬於有機生產方式,是不是使用了帶有活性病菌的有機肥而致污染食材、土地與水源;甚至地下水,亦是值得注意的。

O157型大腸桿菌自1982年首次爆發食物中毒案件後,於世界各地傳出相當多起的中毒案例,世界衛生組織將之歸為新興傳染病。該菌會吸附於人體腸道,分泌毒素,攻擊腸黏膜及血管內皮細胞,造成出血性大腸炎、溶血性尿毒症候群與血栓性血小板缺乏紫斑症等重症。牛隻被認為是保菌者,感染菌體牛隻並不會出現症狀,但卻會自糞便排菌。未煮熟的牛肉製品是過去最重要的感染來源,尤其是速食漢堡店所用的碎牛肉。此乃由於牛隻糞便污染屠肉,再經牛絞肉、牛肉片等方式感染消費者。另外,滅菌不完善之牛乳、未經氯消毒的自來水、誤飲污染的湖水、蘋果汁、蔬菜等都曾被證實是感染源。

美國的因應模式

環境與健康: 

八里羊肉戴奧辛污染事件的省思

作者:許惠悰〈中國醫藥大學健康風險管理系助理教授,看守台灣協會〉

繼去年彰化縣十一處養鴨場發生戴奧辛污染事件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台北縣也發生了養羊場遭戴奧辛污染事件,戴奧辛污染發生的頻率隨著衛生署藥物食品檢驗局所啟動的「食品中戴奧辛背景值調查計劃」之進行,有持續增加的趨勢。國人似乎將面臨不斷爆發戴奧辛污染事件的威脅,因此對於政府部門與民眾之間,建立正確的戴奧辛污染認知與觀念,乃為處理污染後續事宜上,重要且影響互信基礎很重要的一環。

筆者提出下列淺見,提供各界參考:

1. 台北縣環保局局長鄧嘉基指出,焚化廠煙囪戴奧辛含量檢測的圖譜,與羊肉檢體的戴奧辛圖譜不同,因此排除八里焚化爐為本次事件的污染源。這種說法似乎還需要更多的科學驗證,方能辨明真相。羊肉檢體中的戴奧辛乃經過羊隻經年累月的新陳代謝,不斷的轉變後,方累積儲存於羊體中。換言之,任何一個戴奧辛排放源的圖譜,理論上均很難與該污染源的受體之戴奧辛圖譜相同。鄧局長可以從上風處的著眼點來辨證焚化廠是否為本案的主角,但是如果要以圖譜的論點來說明污染源,則就似乎有點牽強了。對於政府部門進行與民眾之間的風險溝通而言,誇大不實的陳述就犯了大忌,容易使民眾挑出毛病因而導致對於政府處理態度的不信任感。

建構台灣社會的「食物鏈」互信

許惠悰,中國醫藥大學風險管理系

過去農業社會時代,台灣人相互見面時的問候語為:「甲飽?」從某個程度來講,當時有得吃似乎是台灣人追求的人生目標。所以,如果有得吃而且能夠吃飽,在那個窮困的年代中已經是生活中最高的境界了。現在,人民的生活水準提高了非常多,過去的人所在意的是否吃得飽,在絕大多數的台灣人中已經不復存在了。現在的人所關心與介意的已經轉變為是否能夠吃的健康、吃的營養、以及吃的安全。

但是,在整體社會邁向繁榮與進步的過程中,最近幾年卻也發生了一些受人矚目的事件:包括狂牛症、禽流感、基因改造食品、鎘米污染事件、戴奧辛鴨蛋污染事件、食品添加防腐劑、高冷蔬菜殘留高濃度殺蟲劑、牡蠣中含高濃度的砷、死豬肉等,每個重大的事件皆與人類賴以維生的飲食連結起來。換言之,生活中的攝食行為所產生的健康風險,已經成為人類必須慎重面對的議題。

從社會學的觀點來看,吃的健康與安全之建構是人類互信的表現。要達到這樣的目標,食品的生產者與製造者要本於良心,管理的政府部門要盡心,如此消費者才能在消費的過程中買到安心,而社會也在這個過程中建立人與人間互信的基礎。一旦這種互信的關係遭受破壞,則社會將面臨嚴重的瓦解。因此,建立食品從生產到消費間互信的食物鏈關係,乃政府單位責無旁貸的工作。

環境與健康: 

新世紀的環境衛生問題:挑戰與其解決之道

作者:吳新評﹝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九月底因有鴨蛋戴奧辛含量超過歐盟管制標準,引起各界對污染源究竟為何的探討;再經由電視與平面媒體大幅報導,民眾也看的霧煞煞。某晚報更有社評以各部會都抱鴨蛋為題,批評相關部會怎麼會不知道由「陸海空」著手詳細查分析養鴨場的土壤、空氣與其附近溪流中戴奧辛濃度,就可以馬上得到答案。其實,早在線西戴奧辛鴨蛋發生時,養鴨場附近各種介質包含飼料、空氣、土壤、樹葉等都已採樣分析戴奧辛,但是鴨蛋中戴奧辛的污染源還是無法確認。這並不是罵各部會就可解決問題,找出答案。

這是科技進步,伴隨著分析儀器與分析方法革命性的躍進所帶來的結果。也是世界先進國家早已面臨,而台灣正在步其後塵,未來台灣必須嚴肅面對的新環境衛生問題。自1990年代,質譜儀技術逐漸普及,並被應運用於環境污染物的分析所延伸的新問題:早期在食物、農作物、畜牧與水產品中,濃度非常低而無法偵測的有害物質,現在都變成可以量得到,並發現在它們生活環境中無所不在,甚至胎兒在母親的腹中時便與它們共存。究竟在體內的這些毒物,加上在每天生活中陸續攝取低量的毒物對人體健康會造成什麼影響?為了維護國人身體健康,究竟要如何來管制這些濃度非常低的毒物呢?這是新的環境衛生問題,這個問題無法藉由單一專長的公共衛生、食品衛生、環境衛生、環境工程科學、流行病學、或毒物學方法解決。

頁面

環境與健康

山林水土

氣候與能源

社會

經濟

特定議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