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從土壤價值看以風險評估來修正土壤污染管制標準的合理性


近日,環保署召開「推動土壤污染監測及管制標準檢討工作」專家諮詢會議,欲延續以前的思維,單只是考量健康風險評估的計算結果,來制定土壤重金屬污染管制標準,藉此大幅放寬部份重金屬的特定工業區土壤污染管制標準;同時也想要放寬農地的銅鋅污染管制標準。我們期期以為不可,故撰書面意見如下。

一、反對單獨以健康風險評估的角度來定土壤污染管制

  1. 土壤是經由風化作用和生物的活動產生的,地球表面形成1厘米厚的土壤,約需要300年。故土壤是國家的資產也是資源,請以資源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2. 土壤具有的生物多樣性的特性:包括外生菌根、真菌、細菌、線蟲、水熊蟲、彈尾目昆蟲、蟎、線蚓、蚯蚓、蜈蚣、螞蟻、潮蟲亞目、扁蟲和鼴鼠等生物。反對只以人的健康風險評估角度來評估土染的風險性,土壤是所有生物的家。
  3. 每公頃土壤中有15公噸的小蠕蟲( small worms ),7.7公噸的微生物。請說明放寬土染管制標準對生物與微生物的影響。
  4. 風險評估(Risk Assessment)是指在事件發生之後,對於風險事件給人們的生活、生命、財產等各個方面造成的影響和損失進行量化評估的工作。環保署標榜循環經濟理應用更嚴謹加嚴土壤污染管制標準的角度來思考問題。另外以六輕為例,當初六輕建廠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為何現在對周遭居民產生致癌風險?
  5. 環保署規劃案中提到以曝露情境與吸入土壤來評估風險,但以焚化爐底渣為例,環保署說焚化爐底渣經三級三審嚴格控管,但為何會焚化爐底渣被埋到農地與魚塭中?而被檢舉發現時,環保署不測總量來評估附近居民吸入的健康風險,卻以做溶出實驗來逃避居民質疑吸入的風險?顯然環保署在應用風險評估時缺乏合理的一制性?

  6. 2017111301.jpg

    焚化爐底渣細粒料中重金屬濃度都很高

  7. 關於健康風險評估會因採樣點的位置,採樣點的數目,採樣點的深度與檢測的濃度與研究者的心態而深深地影響到結果。以台鹼安順廠為例,當初二等九號道路環保署只做一點採樣數據為279Pg-TEQ/g,於是台南市市政府就核准二等九號道路的興建,後因筆者的檢舉,重新做詳細調查與檢測後,發現該道路受汞與戴奧辛污染,在挖除過程中最深挖除深度達4.7米深,所以可知風險評估本身就存在高度不確定的風險。
  8. 環保署應發揮公權力贏得人民與環保團體的信任,再來談修正土壤管制標準。


2017111302.jpg

二等九號道路受汞與戴奧辛污染

二、農地現存的污染都無法清除,為何要放寬農地的重金屬管制標準?

  1. 以旗山大林水質水量保護區農地被中鋼埋入超過200萬噸的轉爐石與脫硫碴為例,農委會表示該地轉爐石之鉻濃度達702mg/kg,高出土壤污染管制標準(250mg/kg)2.8倍,倘直接回填或混疊於農地,將立即污染該農地及毗連農地土壤。參考工業先進國家煉鋼爐碴資源化近況,轉爐石之資源化用途,包括道路工程、瀝青混凝土、鋼鐵廠再回收使用、填地(非農地)及其它少量應用如水泥、肥料、土壤改良劑等,尚無直接回填於農地之用途。所以依據現行法令規定,煉鋼業之轉爐石、脫硫碴等產品不得回填或堆置於農地。當違法事件發生後,至今環保署並未站在保護土地與水資源的一方,要求中聯爐石清除,環保署如此不負責任,人民與環團怎能相信政府以健康風險評估來放寬土染管制標準的公信力呢?

  2. 2017111303.jpg

    水質水量保護區的農地但環保署不要求清除

  3. 環保署一直想放寬農業用地銅的管制標準(將改為400 mg/kg,原為200 mg/kg)與鋅的土壤管制標準為(將改為900 mg/kg,原為600 mg/kg),依環保署資料顯示,過去曾被公告為控制或整治場址的農地以彰化縣、桃園縣最多,其中銅、鎳污染比例最高,佔五成以上,其次是鋅、鉻。環保署放寬銅與鋅是要減少農地被公告為控制或整治場址嗎?然而環保署更該做的是源頭管理,這些重金屬都已遠遠超過原來土壤重金屬的濃度。
  4. 環保署目前在推動循環經濟,修正畜牧糞尿可作為農地肥分使用規定,現在畜牧業者可全量將產生之畜牧糞尿沼渣沼液作為農地肥分,亦可部分作為農地肥分。然而畜牧糞尿沼渣其污泥成分中Zn含量為4,000-6,000 ppm,Cu含量為590~760 ppm,根據農委會估算若使用量大最快30年會造成農地污染,放寬農地銅與鋅的標準是否也在掩護與延長此政策下,銅與鋅超過土壤管制標準時間?
  5. 在早期的公聽會中,農委會農糧署代表也反對放寬工業區管制,農委會還批環保署,關於銅、鋅農政單位已經努力改善很久,包括將肥料標準逐漸加嚴,環保署卻要放寬,這種做法不但沒有進步還住後退。

三、特定工業區重金屬的分區管理

  1. 環保署需先公布所有工業區內各工廠歷年來重金屬的檢測資料,來做為政策研究之參考,同時也應公佈工業區廢水流入河川後,各河川底泥長期變動數據,若只考慮放寬特定工業區的重金屬總量標準,只會加重河川底泥汙染,進而影響到海洋生物的食用安全。
  2. 齊柏林導演「看見台灣」影片,從中看到桃園觀音海岸藻礁被污染的事實,桃園觀音工業區是由經濟部工業局所管理的工業區,根據檢驗報告顯示,廢水污染超標最高到30倍,而樹林溪水質差,主要是觀音工業區污水處理廠放流水水質不佳所致,該工業區經常違反水污染防治法,主要違規項目包括放流水水質不合格、繞流排放等。主因是觀音工業區污水聯合處理設施之前處理功能不足,無法有效處理現有納管工廠產生的廢水,加上如有納管工廠之廢水未經妥為前處理,污水廠處理負荷就突增,導致處理後的廢水水質無法維持穩定及達到放流水標準,筆者到達廢水排放口5分鐘後,原看到黃褐色廢水竟然變成清水。由此可知核心問題在於經濟部工業局加強輔導廠商做好廢水源頭管理工作,來共同維護河川與海域之水質,而非放寬工業區的土壤管制標準。

  3. 2017111304.jpg

    經濟部工業局的觀音工業區經常偷排廢水



    2017111305.jpg

    觀音工業區長期廢酸偷排導致藻礁死亡

  4. 台灣河川底泥污染重金屬汙染以銅與鋅最嚴重,環團發現通宵以北水域沿岸的野蚵大都是綠牡蠣既銅污染嚴重,環保署針對桃園海岸竹圍漁港北側、老街溪北側涼亭、永安漁港港內等8個點進行野蚵銅含量快篩檢測,最高是老街溪北側涼亭野蚵含銅3,859ppm,最低是小飯壢溪口北岸1,996ppm。由此可知桃園海岸底棲生物如野蚵、花蛤、珠螺等,可能都已產生食用上有問題,在這些問題未解決之前當然不得放寬工業區的土壤管制標準。

  5. 2017111306.jpg

    綠牡蠣。圖片來源:潘忠政

  6. 大園工業區有兩百一十四家廠商,其中半數以上為金屬、電子與化學材料產業,都可能排放含銅、鋅等重金屬廢水,造成大園工業區海岸石蚵有多項重金屬高含量。

四、土壤管制標準項目增訂評估

  1. 我國工業界雖然使用了許多種化學物質,但環保署對於土壤的重金屬汙染,卻只管制了8種重金屬,相較於加拿大的19種、荷蘭的18種,以及許多其他先進國家,管制的重金屬項目很少。
  2. 現在土壤重金屬檢測會測到電子業常使用的金屬如銣、鈦、鎢、鋇、釩、鍶、鋇等元素,濃度高達幾千PPm,而這些金屬因環保署未列管,變成土壤中不確定的污染物質,環保署應研究增訂於土壤管制標準中。
  3. 2005年3月彰化線西、伸港爆發戴奧辛毒鴨蛋事件,當時最嚴重的黃明和養鴨場表土戴奧辛32.6pg-TEQ/g、水池底泥7.5pg-TEQ/g、黃槿葉子上的戴奧辛117pg-TEQ/g。2009年大寮再度發生戴奧辛鴨事件,一般鴨子需養5個月再賣到市面上,此養鴨場的鴨子只養3個月,鴨肉戴奧辛含量已是可食用標準的5倍,然環保署檢測該場址土壤戴奧辛只88pg-TEQ/g,遠低於環保署所定的台灣土壤戴奧辛管制標準1000pg-TEQ/g,查外國如瑞典與荷蘭對農、漁、牧用途規定的標準為10 pg-TEQ/g。環保署應優先修訂之。


2017111307.jpg

土壤戴奧辛只88pg-TEQ/g,卻養出戴奧辛鴨

五、結論:

  1. 當環保署不願修訂農、漁、牧土壤戴奧辛管制標準來保障人民食的安全時,卻要討論以風險評估來檢討重金屬的土壤管制標準與以特定工業區重金屬的分區管理的概念來放寬工業區的土壤管制標準時,只會讓人民產生更大的疑慮。
  2. 地球表面形成1厘米厚的土壤,約需要300年。故土壤是國家的資產也是資源,我們應以更高的角度去衡量土壤的價值。
  3. 土壤與河川底泥污染是一體的,當台灣河川底泥重金屬汙染嚴重,在其問題未解決之前,環保署不得用風險評估的簡式論述,以切豆腐的方式,來放寬特定工業區的土壤管制標準。
  4. 環保署應先修改廢清法46條之二,內容為:事業負責人或相關人員未依本法規定之方式貯存、清除、處理或再利用廢棄物,致污染環境。環保署應刪除最後這五個字(致污染環境),這法律漏洞是造成台灣目前非法者棄置與土地污染的主因(因台灣溶出實驗標準寬鬆,導致污染環境難以認定)。面對問題有效解決問題,贏得環團與人民的信任,才是未來修改土壤管制標準的良機。

作者: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