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台鹼安順廠失去真相的依法判決二部曲——法官認為停止五氯酚鈉生產這樣就好了?



前言

2017年8月11日台南地方法院二審宣判,判決經濟部不須負國家賠償的責任,其中之一理由如下: 「經濟部裁撤台鹼安順廠,起因於汞汙染而與戴奧辛無關,經濟部既裁撤台鹼安順廠,台鹼安順廠不再停止生產五氯酚鈉,戴奧辛汙染情形因此停止繼續擴大,經濟部之公務人員並無不法之侵害行為可言。吳信等人主張經濟部應負國賠法第2條2項前段之國賠責任,為無理由」。

這樣的論述,顯然與2003年監察院對經濟部的糾正文有天壤之別,更遠離常民一般的常識。監察院該糾正文明述: 「經濟部無視法令並輕忽污染行為人、國營事業等多重主管機關職責,任令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台南市安順廠之污染,持續惡化、擴大迄難以處理,肇致環境嚴重破壞並損及民眾健康,行事消極怠慢,洵有重大違失。」

司法,應該貼近事實真相,更不該與常識脫節!

台鹼安順廠汞與戴奧辛汙染歷史

台鹼安順廠為1942年(明治17年)由日本鐘淵曹達株式會社強租民地所興建,生產燒鹼、鹽酸和液氯,亦是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工廠;台灣光復後於1946年經政府派員修復,並更名為台灣製鹼公司台南廠,於當年12月25日開工生產,1951年更名為台灣鹼業公司安順廠,台鹼安順廠並於1964試製成功五氯酚鈉,1969年實施五氯酚增產計畫,並興建當時號稱東亞最大可日產四公噸的五氯酚鈉工廠,台鹼公司主要產品才轉至五氯酚,以外銷日本為主。1979年,台鹼公司在環保與經濟因素的考量下,於當年六月停止五氯酚工廠生產,並封存了近5000公斤五氯酚於廠區內。五氯酚的製程中會產生更具毒性的副產品——戴奧辛。戴奧辛不溶於水,為脂溶性物質,可透過食物鏈持續累積。

五氯酚鈉工廠是經濟部核准興建的!

《台鹼安順廠失去真相的依法判決首部曲——經濟部是台鹼的股東嗎?》一文中所提,1967年12月2日台灣鹼業有限公司直接發給經濟部的文件顯示,將使用該年度超額盈餘370萬元於五氯酚鈉工廠建廠,而這建廠案顯然是由經濟部核准。文中亦敘述五氯酚鈉工廠建廠總經費為460萬元,並預計五氯酚鈉工廠建廠後1.27年即可回收所有投資金額。所以經濟部是五氯酚鈉工廠建廠的主控者,而五氯酚鈉工廠就是造成戴奧辛汙染的元兇。

被隱藏的秘密,受害的身體

20170826taiwancaustic01.jpg

五氯酚為白色結晶體,五氯酚鈉為淡黃色粉末,劇毒可溶於水,主要應用於農藥及木材防腐劑。五氯酚的製程中會產生更具毒性的副產品戴奧辛,戴奧辛不溶於水,為脂溶性物質,可透過食物鏈持續累積體內不易排除,根據醫學上報導戴奧辛易造成牙齒缺陷、免疫系統不健全、內分泌系統失衡、生殖系統異常、心血管疾病與糖尿病等各疾病,並會導致各種癌症。

五氯酚鈉在產製過程中對現場工作人員產生極大傷害,員工不但衣服容易腐爛,身上更長出麻子般的痣(如右文件);而後者,正是員工受五氯酚與戴奧辛毒害引起「氯痤瘡」的典型證據。

氯痤瘡(Chloracne),由氯、氯酚、多氯聯苯與戴奧辛等導致的痤瘡。發部位在臉部、耳輪、耳後、頸、肩、手臂、胸部、腹部甚至陰囊。皮疹初起時呈小粉刺狀或囊狀,以後發展為硬囊狀隆腫,有些還可能化膿。損傷開始時出現小囊,類似粉刺和痤瘡的小膿泡。氯痤瘡在某些方面與一般痤瘡不同,前者皮膚乾燥,後者常含較多油脂。氯痤瘡的丘疹為非炎症型,而一般痤瘡則常伴炎症損傷。形成氯痤瘡所需的接觸時間主要與工作條件有關,可以從數周至約一年不等就可能產生氯痤瘡。

20170826taiwancaustic02.jpg

據筆者訪談當時附近養殖業業主林停諸先生口述,當時五氯酚污染確實對附近養殖業造成很大的傷害,因漁塭四周土壤及底泥會長出五氯酚鈉的白色刺針狀晶體,造成虱目魚上唇內縮,下唇外張。同時魚鰭與魚尾逐漸產生破洞,最後虱目魚因無法游水導致翻肚死亡。在台灣,一般人血液戴奧辛濃度平均值為20 pg WHO-TEQ/g lipid下,其本人與二位兄長,夫婦6人血液戴奧辛濃度平均值高達262 pg WHO-TEQ/g lipid。同時,如右所附文件可知,每逢雨季,台鹼安順廠的廢酸池,容易產生溢流造成附近漁民飼養的魚大量死亡。

下面兩份文件也可知,台鹼安順廠生產過程產生的廢酸來源有二,其一來自廢氯水(每日約25噸污泥水及5噸灰渣),其二為五氯酚廢酸(每日約60噸),而且是以每月外放方式將廢酸直接排入海水蓄水池,而戴奧辛的特性是容易吸附於細浮微粒,偷排與沉降是該工廠常發生的情事,也因此海水蓄水池的底泥受到嚴重汞與戴奧辛污染,導致海水蓄水池所有生物其汞與戴奧辛含量皆超過可食用標準,經由食物鏈汞與戴奧辛進入了人體,而這才是居民受害最核心的問題,所以法官論述的經濟部既裁撤台鹼安順廠,台鹼安順廠不再停止生產五氯酚鈉,戴奧辛汙染情形因此停止繼續擴大,實論述錯誤且嚴重背離事實。


20170826taiwancaustic04.jpg20170826taiwancaustic03.jpg


排水溝內的土壤戴奧辛含量是世界紀錄

中石化台鹼安順廠受戴奧辛、汞及五氯酚嚴重污染、污染管制區面積廣達37公頃,污染土方總計高達51萬噸。2004年土壤汞檢測值最高值達9,550ppm,戴奧辛檢測值更飆高至64,100,000 pg-TEQ/g,而戴奧辛污染主要為八氯-戴奧辛(OCDD)。

20170826taiwancaustic05.jpg

事件的禍源在於海水蓄水池

台鹼安順廠的貯水池緊鄰著鹿耳門溪出海口,海水清澈透明,海產豐富多元,附近居民常利用假日閒暇來此垂釣、網撈,當地有10戶人家,長期以來靠捕捉貯水池的魚蝦過生活。戴奧辛與汞同時污染了台鹼公司13.5公頃的蓄水池與附近河川,貯水池底泥戴奧辛含量目前最高值達6,220 pg-TEQ/g 。2002年發現當地居民血液中戴奧辛含量偏高,主因為長期食用蓄水池的魚。

20170826taiwancaustic06.jpg
  • 1981年12月30日台灣省水污染防治所第7096號密件文,即提到最近於顯宮鹽場貯水池捕獲魚類一批,其中已檢測的十二條吳郭魚含水銀量均超過可食限界(400ppb),請加強派人巡察,切實嚴禁捕魚,貯水池引水處加設阻網以防外游致遭誤捕食用,文中更提及貯水池污泥應即進行訂定清除計畫。
  • 1995年在清華大學凌永健教授學生宋德高先生的博士學位論文中首次檢測出貯水池的7條14公分的吳郭魚戴奧辛含量竟高達247 pg-TEQ/g (乾重),是世界衛生組織所規定4 pg WHO-TEQ/g的60倍,遠高於環保署1997年及1998年間調查淡水河、頭前溪及朴子溪魚類、範圍在0.06~0.15 pg-TEQ /g的戴奧辛含量。而所捕獲魚隻均屬幼魚,當變成魚時毒性將增加3倍,所以此區所生存魚類已受到嚴重污染。
  • 2001年成功大學環境微量毒物中心主任李俊璋教授測到貯水池吳郭魚戴奧辛含量為8.2~12 pg TEQ/g。
  • 2002年李俊璋教授於其所主持的台灣地區八座垃圾焚化廠附近居民血液戴奧辛濃度資料建立研究計畫,發現鹿耳里與顯宮里受檢居民血液戴奧辛含量平圴值達50 pg-TEQ/g,是一般正常水準的2.5倍。這兩地區當時共有17個人檢測其中4個人血液偏高,最高值為197pg-WHO TEQ/g,但這些數據遭環保署避重就輕的刻意隱瞞。
  • 2002年8月15日由長期在當地做田野調查的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透過壹週刊揭發此嚴重污染事件。證實台鹼安順廠排出的化學物質戴奧辛與汞污染了台鹼蓄水池的底泥,並經由食物鏈累積到各種水生生物,人因食用這些被污染的魚、蝦而血液中戴奧辛質偏高進而影響到身體健康。
  • 2003年8月20日政府第一次在當地召開說明會,明確告知中石化台鹼安順廠附近土壤、河川底泥遭汞與戴奧辛污染,並透過食物鏈影響到人的健康。
  • 2004年成功大學環境微量毒物中心主任李俊璋教授測到貯水池不同魚類肌肉戴奧辛含量草蝦58.1 pg-TEQ/g lipid、螃蟹91.4 pg-TEQ/g lipid、環球海鰶 123.0 (肝臟 223.0 ) pg-TEQ/g lipid、虱目魚27.9 (肝臟 201.0 ) pg-TEQ/g lipid、吳郭魚15.7 (肝臟39.6 ) pg-TEQ/g lipid、大鱗鯔魚56.5(肝臟178.0 ) pg-TEQ/g lipid(目前台灣魚肉戴奧辛含量標準定為4 pg-TEQ/g lipid),由此可知越底棲的生物,其戴奧辛含量越高。根據當時筆者田野調查,長期以來靠捕捉貯水池魚蝦生活的7人,血液戴奧辛濃度平均值高達497 pg WHO-TEQ/g lipid,是事件最大的受害者,其次是週遭27公頃漁塭的養殖戶。
  • 2012年中石化公司針對貯水池9種不同魚、蝦與蟹進行採樣分析,結果9種不同的肉類檢測體肉戴奧辛與汞,100%皆超過可食用標準,其中海鰱戴奧辛高達212 pg-TEQ/g lipid、汞亦達5.68ppm。

戴奧辛與汞的汙染,並不會被細菌所分解,而本事件最核心的問題在於13.5公頃的海水蓄水池底泥遭到長期嚴重的偷排,底泥遭汙染後導致生物體受到汙染,附近居民誰食用最多海水蓄水池的海產,誰體內血液戴奧辛濃度含量就高。

如果造成土地汙染與傷害人民健康的真正兇手依法可以免責,這是法律人的恥辱與怠惰。


作者: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